©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9

 

打开中国电视史,通常男女主角需要住店时,全国的客栈都只会剩下一个房间。

 

张晓波完全没在怕的。

 

搞笑了,我又不是女主角,老子无所畏惧!

 

何瀚跟前台毫无语言障碍地沟通了几句,然后解释。

 

“她说这里就剩下双人套房了。”

 

“哦。”

 

张晓波冷静掏卡,满不在乎地嘀咕一句。

 

“反正我又听不懂。”

 

这句话何瀚听懂了,他似乎发觉了什么有趣的误会,强忍笑意,保持淡定。

 

“那我订一间?”

 

呵,真是要被他的明知故问打败了!

 

“你还想订两间啊。”

 

“如果你需要的话……也可以,不过我很意外,你居然这么想跟我住一个房间。”

 

张晓波差点噎死,“你说什么鬼话。”

 

何瀚满脸无辜,两手一摊,“我问过你了,这可是你自己的要求。”

 

哇靠,当面就敢不认账,当我是聋的?

 

张晓波凶神恶煞地撸起袖子,“跟我耍心眼儿?明明是你说!”

 

他猛然卡壳了,等等,仿佛有哪里不对。

 

何瀚笑得春暖花开,“我说就剩下双人套房了,有哪里不对吗?”

 

妈,妈的!

 

张晓波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他刚刚是脑子进水了吗?何瀚哪个字表示只有一间房了!

 

果然不能用他的脑子思考,这个臭流氓,活活把人带猥琐了。

 

而何瀚霸占了张晓波的身体后,战斗力简直成百上千倍暴涨。

 

他用非常平易近人,善解人意的语气说:“既然你没这个意思,那我订两间房好了。”

 

张晓波心想,两个大男人特地要两间双人套房,这不摆明了心里有鬼吗?你个资本家只晓得烧钱,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传统美德呢!

 

“不用麻烦了,一间就一间。”

 

何瀚的眼神从头到脚,缓缓扫过,意有所指地问:“你不会,不方便?”

 

张晓波下意识抬头挺胸,自信一笑,“大家都是男人,有什么不方便的,再说,我心疼钱不行吗?”

 

可以可以,何瀚无fuck说,并热烈欢迎张晓波和他同床共枕。

 

他好像做了个特别愚蠢的决定。

 

张晓波洗完澡,站在镜子前,狠狠掐了一把大腿。

 

何瀚的脸因疼痛而扭曲,眼带泪花,可怜巴巴。

 

这他妈的,通过自虐才能找回场子,跟谁说理去!

 

没做好心理准备之前,他都不敢踏出浴室。

 

对于蜜月圣地的酒店,张晓波就不该抱有任何幻想。

 

关于这点何瀚的解释是……这还需要解释?不是他故意捣乱就是天意了!

 

想我后海一霸什么风浪没经历过,难道住个蜜月套房就节操不保?美得你,有本事正面对刚,看谁刚得过谁!

 

来啊,互相伤害啊!

 

张晓波把心一横,气势汹汹地跨上战场。

 

咦,人呢?

 

整间房充斥着暧昧柔和的光线,严重影响视觉。

 

某种意义上,张晓波绝对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哦不,男孩。

 

从他简单粗暴拒绝何瀚的示爱这点,已经完全体现出他的爱情观比常人清奇了好几个度。

 

谁都想得到爱情,谁都怕失去爱情。

 

干脆不得到,也不必害怕失去了。

 

但不可否认,未曾得到过,就永远无法知晓它会腐烂,还是盛放。

 

张晓波仍是那个倔强的,固执的,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小炮儿。

 

何瀚能有多爱?不过是新鲜感作祟,只要态度再坚决一点,他一定很快放弃的。

 

该死!

 

要不是又交换了身体,张晓波分明可以忍住不去找他,眼看要忘记他了,谁知功亏一篑,命运再次纠缠。

 

可恶,难道就没办法换回来吗?

 

换回来……

 

他灵光乍现,想起上一次,在酒吧里,他们接吻后就换了回来。

 

张晓波整个人都兴奋了,对对对,这招肯定能行!

 

何瀚正悠哉地倒在躺椅上欣赏一片漆黑的海面,忽然被连拖带拽,直起身子,目睹自己那张脸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撞了过来。

 

吓得他赶紧捂嘴。

 

估计世上也没几个人有被自己强吻的经历吧。

 

哦,张晓波应该算是第一个。

 

何瀚真诚地向他道歉。

 

但场景拉回此刻,他只是惊魂未定地问了一句,“你要干什么?”

 

张晓波满脸急切,“换回来啊!”

 

要是没这句,还以为他终于兽性大发了呢。

 

何瀚大概明白缘由,推开他慢条斯理地坐在床上,“请不要尝试这些没有科学根据的事。”

 

张晓波嗤笑,指着他,又指了指自己,“咱俩这叫有科学根据?上次怎么换回来的你也看到了,亲一下不会少块肉!”

 

说着,猛扑过去压倒何瀚,当然没能得逞,就被他使巧力翻身制服,不禁气恼地大叫。

 

“你不想换回来吗!”

 

“不想。”

 

张晓波愣住了,断断续续“你”了半天,才色厉内荏地拔高音量。

 

“那你等着破产吧!”

 

“嗯,我等着。”

 

张晓波憋红了脸,气急败坏地骂他,“自私!”

 

何瀚竟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我就是这么自私,我就是不放你逍遥自在,你什么时候接受我,我们就什么时候换回来。”

 

张晓波恨得磨牙,“你是不是有病?”

 

何瀚认真地点点头,“是,我有病,你可要好好照顾我。”

 

“好……好,算你有种!”

 

张晓波挥舞着手脚挣开他的压制,冷哼一声,“这是你自找的,走着瞧吧,看谁熬得过谁!”

 

说罢反身倒下,整个人重重砸进床垫里。

 

气愤得像一只掏不到蜂蜜的过气棕熊。




热度: 149 评论: 22
评论(22)
热度(149)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