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20


秦朗的这个夜晚过得相当刺激。

 

呃,当然不是某种不可描述的刺激。

 

今天下午张晓波急火火地出门,就算去疯狂扫货这会儿也该回来了。

 

总不可能大半夜的还在沙滩上和哪个美眉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吧。

 

以秦朗对他的了解,他应该干不出这样的事儿。

 

怎么说呢,语言是硬伤。

 

那么现在的问题相当严重。

 

他可别是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弄丢了,何瀚知道还不把他大卸八块?

 

还好秦朗团队向导认识这里的地头蛇,上头有人事情就好办了,警局很给面子地连夜定位,在白金岛度假村发现了张晓波的身份信息。

 

我靠,绑架!绝对是绑架!

 

张晓波一个连howare you都说不清楚的人,能大老远跑到白金岛?

 

秦朗以警匪片的直觉,振臂一呼,率领队伍千里奔袭,誓要救嫂子于水火。

 

这个……绑匪用人质的身份信息开房,不觉得有哪里不对吗骚年?

 

秦朗大概是想着人命关天吧,毕竟,谁他妈知道何瀚那个工作狂会跑到马尔代夫!

 

酒店领班明显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刷卡开了房门后淡定离场。

 

一队警员猛虎下山般扑进房间,十几把枪瞬间对准了床上唯二两个犯罪嫌疑人。

 

画面劲爆程度堪比扫黄现场。

 

张晓波当场惊醒,抄起被子蒙住作案工具,并十分男人地大喝一声。

 

“好汉饶命!”

 

秦朗听到这宛如天籁的声音,吓得腿一软。

 

“哥……哥?”

 

传说中的不法分子,居然是何瀚?

 

面对这个残酷的真相,他不仅吓成了咯咯叫的小公鸡,还有一种强烈的,被做成蜜汁手撕鸡的预感。

 

“那啥,误,误会,哥,我那不是担心……原来是你啊,嘿嘿嘿,我这试戏呢!他们都是群众演员,你们忙!你们忙,我就不打扰了。”

 

多新鲜,人家过个二人世界,被搞得跟捉奸在床似的。

 

秦朗的内心在哭泣,像个受气小媳妇儿,委委屈屈地为他们清场。

 

留下两个人在床上相对懵逼。

 

张晓波懒洋洋地往下一倒,嘀咕一句,“没听说他要拍戏啊。”

 

何瀚忽然说:“我昨天急着出来,忘了告诉他,没想到,他竟然大张旗鼓地找了过来,他还真是,关心你啊。”

 

最后几个字,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张晓波凉凉地瞥他,“人家不是怕我被人贩子卖了吗。”

 

何瀚笑了笑,“也只有我这个人贩子会漂洋过海来卖你。”

 

张晓波冲他勾勾手指,“我现在卖你一个吻,要不要?”

 

他神色不变,认真思考了几秒,问:“能不能按揭?我先还半个,剩下的分十次还你看怎么样。”

 

张晓波顿时拉下脸,你个资本家,真打算搞持久战是吧?

 

“抠死你算了!”

 

他终于看明白了,何瀚的态度极其坚定,威逼利诱毫不屈服,恐怕暂时是没办法换回来的。

 

老实说,他这样坚持,虽然无赖了些,但也挺让人动容。

 

张晓波一直以为,何瀚最看重的就是他的事业了,他这个人工作又拼又追求完美,难怪人家是成功人士呢。

 

现在他却发现,这个人狠起来,是真的狠。

 

幼稚而任性地,像是那种充满耐心的邪恶熊孩子。

 

守着裂开缝隙的蚕蛹,残忍地一刀剪开,不顾无数个日夜喂养的辛苦,毁掉了它飞翔的希望。

 

何瀚说互不干涉,就整整一个月没来公司了。

 

美其名曰,尊重他的决定。

 

尊重你大爷!

 

张晓波每天对着一知半解的文件,烦得想拿头撞墙。

 

甚至忍不住怀疑,何瀚该不会是故意躲清闲的吧!

 

都这个地步了,他依然没有将一切彻底抛开的决心。

 

说到底,张晓波还是舍不得何瀚的心血。

 

操,老子什么时候才能硬气点儿!

 

他快被自己的心软打败了。

 

再一想,何瀚是不是就吃准自己会心软呢?他在这里畏首畏尾,在何瀚眼里,八成又是自己对他余情未了的铁证。

 

唉,谁说不是呢。

 

“哥!”

 

何慕扯着大嗓门亮相。

 

张晓波极其镇定地翻开一份报表装逼,人家正在思考人生,他来凑什么热闹嘛!

 

“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何慕扑在桌前双手盖住纸张,“你还有心情工作?大事不妙啊,母亲大人盯上你了我的哥!”

 

见他就差没在脸上画两个问号,何慕急得跺脚,“你不是最反对她给你安排相亲吗?据可靠消息,今天她亲自出马来逮你,还不赶紧跑路?”

 

何瀚也有被逼婚的一天?

 

张晓波在心里豹笑,笑完了,又有些说不出的酸味。

 

“怕什么,之前不都没成,跑就没必要了吧。”

 

“是条汉子。”

 

何慕给他比了个赞,“之前那些你说不喜欢妈也就不管了,但这次,哼哼,你知道是谁吗?”

 

张晓波还真不知道,“谁啊。”

 

他凑过来挤眉弄眼,“谢姿奇回来了,你们大学不是,那啥啥么?咱妈前段时间正好碰到她,这下可不得了,你还是早点想辙吧。”

 

那啥啥?那啥是什么意思?亲了还是睡了?不要遮遮掩掩的把话说清楚好伐!

 

张晓波突然有种自己被绿了的感觉。

 

不行,这样的情况很危险,看吧,藕断丝连的女主角都出现了,何瀚终究是要结婚生子的。

 

他们,这个时代虽然不能说是惊世骇俗,但只要家长稍微封建一点点,古板一点点,固执一点点,很明显捞不到什么大团圆结局。

 

如果说原来还抱着些小打小闹的态度,此刻的他,就像实心的铁球,一旦扔进海里,再也捡不回来了。

 

“有什么好想的,我都一把年纪了,随他们吧。”

 

何慕有些语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何瀚认命的模样。

 

屈服之下,深埋着波涛万千。

 

他小心翼翼地问:“那晓波怎么办?”

 

“我和他,不可能的。”

 

何慕真不想信他的鬼话。

 

马尔代夫的事秦朗都告诉自己了,不可能你还漂洋过海去睡人家,好一个拔X无情的渣男。

 

张晓波可没工夫理会他的想法,因为他们的母亲大人已经上门来逮人了。

 

“小瀚小慕,你们都在,太好了!来,跟妈咪走吧。”

 

何慕后背一凉,忙狗腿地上前,“妈咪,现在还没下班呢。”

 

张晓波本来心情非常沉重,可是听到何瀚的昵称……导演,请允许我笑场五分钟。

 

李婉青当然不是那种跳广场舞的中老年大妈,按照套路,此时出现的应该是个封建大家长。

 

“小瀚,这我就要批评你了,哪家的老板还像你这样亲力亲为累死累活的,妈妈千叮咛万嘱咐,要劳逸结合,你就是不听!小心我罚你半年不许工作。”

 

张晓波表示她说得挺有道理的,但,该说何瀚不愧是她亲生的?

 

你见过那家的封建大家长鼓励孩砸不务正业?

 

瞧这说撂就撂的霸气,看来自己才是乡巴佬,人家跨国贸易大老板的作息你瞎操心个什么劲儿!

 

这妈看上去也不像是棒打鸳鸯的邪恶势力。

 

大概是她的老母亲滤镜太重了吧,何瀚再怎么高贵冷艳都是她眼里的小饱饱。

 

张晓波差点就被和蔼可亲的表象迷惑了呢。





热度: 122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122)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