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恒温


*rps*



 

@William威廉陈伟霆:等不到归人,但是等到了我的小师弟。[哈哈]

 

 

趁着拍摄间隙,李易峰摸到手机,习惯性地打算清掉一堆垃圾弹窗。

然后,他的眼球就被这位微博用户牢牢抓住了。

不是高仿吧?真的不是高仿吗!

宇宙告诉李易峰,他的关注列表里只此一家,别无分号。

脑子有些懵,手指头一抖,点开微博附带的图片,看清后,放松地吁了一声。

还好不是裸照。

画面中两人举杯对着镜头,不过,李易峰拿的不是酒,是香飘飘牛乳茶!

陈伟霆则上道地举着康师傅绿茶,仿佛一个品牌间友好合作交流的大型安利现场。

李易峰没来由心虚了,这波互打广告会不会做得太明显了一点?拍的时候哪会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但自己拍着乐是一回事儿,昭告天下就不一样了。

今天可是古剑三周年,他也在酝酿着要不要发些纪念,结果陈伟霆要搞事居然不提前告诉他,太过分了!

李易峰是个胜负欲极强的年轻人,平时八竿子打不着都能强行尬聊,今天这种场合怎么能输?

没等他开始反击,棚里就催了起来,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先放一边。

 

一天的工作结束时,太阳已经回家了,而他还奔波在路上。

李易峰窝在座椅里,又点开了陈伟霆那条微博,果然评论炸成了一片好靓的烟发。

想想也挺奇怪的,三年前这个时候,他们还能随心所欲地互相转发评论,没想到今天,他连个沙发都抢不到了。

 

诶,这好像不是公开恋情吧,沙发什么就算了,怕人不知道他俩好吗?

李易峰翻了几页评论,突然看到有人高唱。

 

@越苏某:此一赞,再无人能撼动陈聚聚的霸主地位。

 

底下附和声响成一片。

 

他强忍手痒的冲动,心说,孩儿们,别高兴太早,待会儿就让你们知道,爸爸还是两个好。

微信提示有新消息,威廉发来一条语音。

李易峰调低了音量,凑在耳边,“峰峰我收工啦。”

他没有意识到,听见对方的声音,身体已先于意识扬起唇角。

有什么好笑的呢?他也不知道。

 

“我在路上了,有点堵车。”

说完,又忍不住抗议一声,“你早上发微博都不跟我说,害我前排都被她们抢走了。”

陈伟霆贴着听筒,耳际酥颤,透过无线讯号两端共振。

李易峰跟他说话的语调向来是懒懒的,软软的,很缓,很奶。

他一直觉得自己的国语还不算最好,可十分神奇地,每次和李易峰聊天,他都突然说话很溜,好像立马能考普通话了一样。

 

“那你也发一条吧,换我来抢前排。”

李易峰胳膊撑在窗框上,半张脸压着手背,无情地拒绝了他。

“不要,我才不像你这么乱来。”

陈伟霆委屈地瘪嘴,“屠苏不理大师兄,大师兄好伤心。”

李易峰手都麻了,“威廉锅,你把这句话发微博,肯定能电倒一大片。”

他兴致勃勃的语调踩着电波穿过来,轻快得像一只小蜜蜂。

“有道理沃,那你有没有被我电到?”

 

有——也不能告诉你。

李易峰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空气又不导电的,我怎么可能会被电到呢。”

 

通常口是心非的时候,人们都会试图转移话题,比如李老师给我们示范的这样。

“合照这么多,你为什么选那张?”

“我觉得那张很帅啊。”

敢情并没有特殊含义吗?

李易峰此刻的感觉就像拼死拼活做了一道阅读理解,然后作者说,不用理解,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一股热浪涌进车厢,激得他回神,正对上陈伟霆一口晃眼的白牙,幽暗中发光,暖烘烘地挤到身边坐下。

李易峰扔了件外套给他,车里的空调还是有点凉的。

“穿上吧,一身汗别蹭我了。”

陈伟霆老老实实地披好,人高马大的汉子并着膝盖端坐,那叫一个乖巧。

“坐那么远干嘛啦,过来点。”

这会儿又不嫌弃了,陈伟霆果断挪近他,“峰峰我是真的觉得你很帅沃。”

 

“傻子。”

李易峰无奈地笑笑,“算啦,不管你发哪张,效果都是一样的,除非不带我咯。”

“不行!”陈伟霆一脸认真,略显急切地说,“怎么可以没有屠苏呢?不行不行。”

李易峰忽然手握拳伸到他嘴边,郑重地清了清嗓子。

“陈伟霆先生我能采访一下你吗,对于粉丝封你为越苏圈第一大手你有何感想。”

陈伟霆秒切领奖模式,热泪盈眶地说:“今天拿到这个荣誉很开心,在这里要感谢我的家人,朋友,谢谢支持我的粉丝,我一定会再接再厉,不辜负大家对我的期待。”

李易峰脸上的笑纹都憋不住了,话筒刚要移开,他又一把握住手腕,掌心热力激射,蒸腾滚烫,而不具有侵略性,像是那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温度,贴着肌肤蔓延。

“对不起,我还没说完。其实尼易峰也跟我一样,非常感谢大家的喜爱与支持。”

李易峰睁圆了眼,“我可什么也没做。”

陈伟霆一副抓到小辫子的神情,很费劲似的回想,“啊,好像有个人的书里写了,fall in love……”

李易峰下意识捂住他的嘴,耳根红红,呼吸急促,如同暗恋被人戳破的窘迫。又有些类似于,喜欢的人正在读他的情书,心慌慌,期待而忐忑。

“你看那个干嘛?”

“唔……”

陈伟霆似乎想回答,唇瓣柔柔蹭着掌心,眼里漾出一抹笑意,仿佛发觉了他迟钝的反应。

李易峰假装很淡定,收了手,蓦地想起什么似的,“诶,你买哪个版本?”

陈伟霆瞬间天塌脸,“我只买到明信片的,抢不过你的粉丝。”

李易峰哭笑不得,“我一个大活人在你旁边,你早说我不就送你了。”

 

他骨子里仍是谦逊害羞的,随笔这种东西,自觉艺术含量不高,也没想着送人。

陈伟霆看就看了,反正他又没表白,还怕看?

李易峰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再次“巧妙”地避开这个话题。

“你还说我啊,上次我生日,你当着全国人民送祝福诶,我怎么比得过你。”

“你不也夸我是成功人士了吗?我觉得还是你的难度更大一点。”

李易峰成功被他带弯思路,对哦,他好歹能说是给唱歌铺垫,自己完全是顺嘴就秃噜出来了。

当时真的满脑子都是陈伟霆啊。

李易峰严肃地批评了自己的堕落,忽然眼前一亮。

“那是你先给两人行重新编舞的,还有最后的字幕,陈聚聚,这回你可没话说了吧。”

陈伟霆当然有话说,“我是为了舞台效果嘛。”

效果的确很好,一男一女翩翩起舞,生怕别人不知道大师兄对屠苏的感情吗?

 

李易峰眼看堵车都要堵到地老天荒了,毫不犹豫地翻起了旧账。

“拍诛仙的时候也是你先来探我班的。”

然后出门还拉起外衣嘚瑟,搞得他都要以为两个人真有时间酿酿酱酱,别说粉丝了。

可紧接着李易峰就不甘示弱地探了回去,据围观的粉丝描述说很有大佬出巡的气场。

咦,岂不是又一人一次打平了?

记忆中似乎每次都是他们一起搞事,不亦乐乎,还真如陈伟霆所说。

军功章有我的一半,也有你的一半。

 

“哇,你说这么久的事,那我也要想想。”

陈伟霆这种情况下话就说得非常溜了,“拍活色生香的时候,你不是说吻戏也OK的吗?”

李易峰挠挠脸,想起当时他们在讨论几场体现主角性格的戏,导演问他们有什么不能接受的。

陈伟霆说都可以,他就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我没问题啊,吻戏也OK的。

 

然后他们真拍了吻戏,不是借位,货真价实的吻哦!

李易峰记得那时自己为了缓解尴尬,当然是怕陈伟霆尴尬,还一副老油条的样子安慰他。

“现在年轻人都玩得很开,大家随随便便就好了嘛,等下你别紧张啊,我可是嚼了炫迈的。”

陈伟霆又不是荧幕初吻,不过,鉴于他一片好心,也就看破不说破了。

结果到最后紧张的仿佛是李易峰。

第一遍时,导演就在监视器后喊,“峰峰借位太明显了!”

 

还能怎么办?来真的呗。

 

李易峰记不得那天NG了几次,为了方便导演找角度,还得维持亲吻的姿势。

画面真是,不忍直视啊。

从前那些吻戏的经验完全没派上用场,这是兄弟情诶!难道上来就法式舌吻吗?

陈伟霆发现他脸颊红扑扑的,不断舔唇,舌尖忽隐忽现。心里好像猫爪子在挠,斜靠在座椅上,眼光深邃。

“峰峰,你在想什么?”

李易峰仍在状况外,望过来时,不禁被他火热的目光盯得微微战栗。

 

“我没有在想吻戏。”

 

事实证明,脱口而出的一般都是大实话。

 

李易峰挫败地盯着他的酒窝,莫名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访问。

“威廉,你说我大部分东西你都知道?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两个人瘫在一起,坐没坐相,肩并着肩,脑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轻碰撞。

陈伟霆顶了顶他的一头乱毛,低声,笃定,“我确实知道。”

李易峰似乎睡着了,鼻翼哼出轻巧的气声,好像傲娇地否认,又好像认同了他的话。

陈伟霆也闭着眼,任由身体放松,偏往他的方向。

拐过弯道,那么凑巧的离心力,按着他们,朝彼此接近。

李易峰一定睡得很沉,但他知道,他站的cp发糖了,咂咂嘴,满满的都是糖呢。

 

纪念日的尾声他们总算约上了饭,李易峰才想起自己还什么都没发。

陈伟霆十分事不关己地给他夹了一块辣子鸡。

“峰峰别玩啦,先吃饭吧。”

李易峰嚼着鸡肉,小脑瓜一转,默默点开相机。

“威廉哥我还要。”

陈伟霆能怎么办?当然是给他夹了。


终于,在这个特殊的日子,他心满意足地发了微博。

 

 

@李易峰:师兄,我回……阿翔,你怎么了阿翔!

 




end


瞎几把写,甜不过正主_(:зゝ∠)_



标签:霆峰
热度: 436 评论: 34
评论(34)
热度(436)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