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寂寞深庭

年下



02


 

毕忠良挑的房子地段好,独院独户,就算是夫妻两个,住着也极合适的。

 

夜里十点,街面上便没什么行人。

 

“地方简陋了些,跟花园洋房不能比。”陈深下车,去后箱提出行李,“砰”地扣上车盖,“好在离极司菲尔路近,肯定不会迟到。”

 

程霆从他手中接过皮箱,徐碧城拢拢肩上卷发,笑问:“老师的家也在附近?”

 

他只轻描淡写一句,“我不住福煦路。”

 

单身汉的住处,不必打听那么清楚。

 

徐碧城也没有非要知道,互相道了别,两人目不斜视地进屋。



 

上海是孤岛,总有人千辛万苦进来,踏进这囚笼,成了一具没有情感的躯壳。

 

人怎么可能没有情感?可偏偏这样,才能活下去。

 

陈深心里虚构了一个温暖的庭园,他想,等战争结束了,这里会住着他的哥哥,嫂子,侄子,所有的亲人。

 

在此之前,这里,唯他一人。

 

窗棂萦绕着迷离昏黄,如千万烟火人家,陈深不知是嘴里吐出的烟雾刺了眼,还是呛了肺,浅浅地咳。

 

烟头闪两下,扔到地上踩灭。

 

程霆。

 

将两个字颠来倒去,他发现,自己轻而易举就想起了他当年的模样。

 

 

 

当时的夜,似乎更沉一些。

 

 

年轻学生总有许多千奇百怪的理由,大晚上来回折腾。

 

躲角落里说悄悄话,没人反对。只是干柴烈火的,有伤风化就不好了。

 

陈深边打哈欠,心里觉得,都那么说了,谁还会明知故犯去当随时被逮住的野鸳鸯。

 

草丛突然有了悉索动静。

 

他调亮电筒,往那儿一照,“自己出来。”

 

暗道,没准是个贼呢。

 

偷到军校来,也算艺高人胆大。

 

周围草丛多,但地势平坦一览无遗,跑是别想了。

 

那人乖乖出来,捂着眼睛,露出英挺的鼻子,俊秀薄唇。

 

陈深一看,很好,没有雌的,不在风纪准则上,属于可以教育的类型,清清嗓子,“一万字检讨。”

 

他就叫了,“我是隔壁的!”

 

“来找女朋友?”

 

他愣了一下,语气有些虚,“如果是可以不写吗?”

 

陈深差点笑了,一本正经地说:“可以。”恶趣味地接上一句,“让她过来领人吧。”

 

他立马说不出话,犹豫片刻,拿开手,强光射过来,不免眯着眼,却仍顽强地辨认陈深的方向。

 

“老师,其实……我是来追求你的!”

 

这叫什么,这就叫正宗的睁着眼说瞎话。

 

陈深没再拿电筒照他,挺帅一小伙子,再逗就傻了。

 

 

 

程霆眼前一晃一晃的光斑,几乎没看清对面人长什么模样,只发觉那好听的声音居高临下,仿佛站在跟前。

 

“既然如此,检讨就免了。”

 

 

 

“改写一万字情书吧。”

 

 

 

 

 

徐碧城指节轻扣桌面,发出沉闷笃笃声,娇嗔一声。

 

“想什么呢?跟你说话呢。”

 

程霆回过神,像是累极了,放松地呼出郁气,“工作上的事。”

 

捏着铅笔,笔锋流畅地在白纸上写下两个字。

 

陈深。

 

划至尽处,深深一点,控制不住地牵出一道多余线条,突兀梗在光滑纸面。

 

徐碧城挑眉,写下,“他看穿了?”

 

看穿,倒是不要紧。看穿的同时,拆穿他们,这才符合一个汉奸的身份。

 

陈深会不会是军统的暗线?

 

有可能。

 

但他们不敢赌。

 

 

徐碧城不敢,因为她对陈深的了解,仅限于优秀的教官,心软的男人。

 

 

可对程霆来说,无论汉奸,还是军统,好像都脱不开为敌二字。






热度: 145 评论: 17
评论(17)
热度(14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