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3


 

陈深今天难得没有迟到。

 

太阳依然是从东边出来的,扁头打着哈欠,走廊里碰见他,立马昂首挺胸,热情招呼。

 

“头儿!”

 

然后美滋滋捧着钞票去给他买早点。

 

 

陈深走到会议室门口,身后传来娇声呼唤。

 

“陈队长。”

 

标准的上海甜姐儿,柳美娜脸颊透出薄红,身段玲珑,踩着小细跟哒哒近前。

 

“你好长时间没在处里和我们一起吃饭啦,这下抓到你,可跑不了了。”

 

 

陈深微笑着,食指抵唇摆了副悄声的架势,正是女人最爱的风流气。

 

“小心老毕听墙角,我连个懒觉都睡不成。”

 

 

说话间,陆续有人来了。

 

 

柳美娜回身一瞧,登时笑容满面道:“程先生,程太太,你们也来了呀。”瞥见手中食盒,眼波流转,“说起来这么久了,大家也没坐过一张桌子。今儿倒巧,也让我们看看程太太这么贤惠的夫人都准备了什么美味佳肴。”

 

 

美丽的女人总是对同类保持警惕,哪怕名花有主。

 

 

徐碧城自然地挑了背对着门的位置坐下,姣好的容颜显出些羞涩。

 

“我手艺不好,只能委屈丈夫吃早点摊子了。”

 

程霆端出两碗豆腐脑,浑然一副体贴好丈夫模样,“吃外头的也好,省得劳累。”

 

 

有人就琢磨,换了谁,谁敢让李默群的外甥女劳累?

 

 

彼此默契地笑笑,表示理解。

 

 

 

 

柳美娜不甘寂寞地点评,“哎呀,你们一个吃咸的,一个吃甜的,都能过到一块儿去,真是缘分不浅。”

 

 

椅子微挪了挪,转脸献殷勤,“陈队长,你爱吃的生煎,尝尝?”

 

陈深抬手婉拒美人恩,忽一眼见刘二宝匆匆从门外走过,目光若有似无地在程霆和徐碧城身上停顿,而后飞速走开。

 

 

“扁头那小子就回来了,我得留着肚子。”

 

 

好容易糊弄过去,柳美娜还有另外的事磨他。

 

“说好给我剪头发,你别忘了。”

 

 

“忘不了。”

 

 

她那里叽叽喳喳,气氛倒也活跃。

 

 

 

 

陈深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站了几秒,方向一转,脚步带风地走进毕忠良办公室。

 

余光发现,刘二宝果然正哈着腰向毕忠良汇报什么。

 

他没有理会两人的注视,从容往沙发上一坐。

 

 

毕忠良撇撇手指,刘二宝就低着头出去。他端起搪瓷碗,也过去坐下,呷了口温热黄酒。

 

“看人家夫妻恩爱,吃醋了?”

 

 

陈深便显得有些没好气,“敢情绿帽子不是戴在你头上。”

 

 

“我特意打发他们做闲职,你勤快点,多出几个任务,眼不见心自然不烦。”

 

 

他闻言坐直了,脸色也正经起来,“那我就去南京路执行任务吧,请领导拨一些经费。”

 

伸手要钱。

 

毕忠良倒是掏得爽快,“又找你米高梅的相好,什么时候带回来?”

 

 

他慢吞吞点着钞票,每当这个时候,装装耳聋还挺有效的。

 

 

“我是躲了,你打算一直晾着那两个?”

 

 

李默群恐怕不想看到亲信被闲置。

 

 

 

毕忠良忽然神秘一笑,压低声音说:“刚收到的风,军统有动作了。”

 

 

陈深想,大概是刘二宝汇报的。

 

 

 

“军统特工秘密潜入上海,代号‘新月’。”

 

 

“任务呢?”

 

“不知道。”

 

 

陈深卸了口气,似真似假地嫌弃,“这样的消息都能知道,还差那一点吗?”

 

心却是渐渐沉了,宰相的情报,是真的。

 

 

如果不能把这些深度潜伏的钉子拔出来,他的身份,迟早会暴露。

 

更有不知多少革命工作者,面临比死亡更残酷的威胁。

 

 

 

毕忠良语气轻松,“大不了,各关口重点监视来沪女性。”

 

 

“你怎么确定是女人?”陈深脱口而出,玩笑般,“万一是男人?”

 

 

 

一个代号,是不可能分辨男女的。

 

 

 

但陈深依然害怕,就算军统,他也不希望暴露在鹰爪下。

 

 

毕忠良却饱含深意看他一眼,“可以是女人,就够了。”

 

 

 

 

陈深猛然有种逃离座位的冲动,脸上适时摆出无懈可击的神色。

 

 

“你是说……”

 

 

“他李默群的亲戚是军统特工,我倒要看他在76号还有什么威信。”

 

 

 

毕忠良似乎只是想利用这件事,痛击李默群。

 

 

徐碧城有什么身份不重要。

 

 

她和程霆或许是政治婚姻,谁能保证,她能反抗家里一次,还能反抗第二次?

 

 

 

有可能她真心实意地投奔李默群,那么程霆,会是同样的想法吗?

 

 

 

 

陈深不愿相信,他爱的人,背叛了国家,背叛了民族。

 

 



以下脑补


徐碧城——倪妮

柳美娜——宋轶

李小男——周迅


老福特真好,可以做梦





热度: 107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107)
  1. 凌无妖微风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