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4


 

毕忠良暂时还动不了徐碧城。

 

 

一个正经纳了投名状的,投奔光明的前国党人士。

 

 

 

这大棒下去,就怕那些同样出身的兔死狐悲,生出别的心思来。

 

所以,他得有个详细计划。

 

 

陈深只好照常去米高梅出任务。

 

 

侍者按惯例为他开一瓶格瓦斯,邻座的椅子,总是空得不长。

 

 

 

李小男今天穿了一身香槟色旗袍,松松挽着同色披肩,上臂纤白丰盈,笼在温暖色调里,润着琥珀似的光芒。

 

 

她笑声爽朗,仿佛无忧无虑的精灵,朝阳生长的鲜花。

 

陈深向往如她一般的洒脱,因为他的潇洒,只是伪装。

 

 

 

李小男刚刚结束一舞,额际汗珠沾着微屈的卷发,像她手中的伏特加一样火辣十足。

 

“这回可不是来抓人的吧。”

 

陈深投降似的,透出些无奈。

 

宰相暴露那天她正好在米高梅过生日,场面弄得十分难看,为了这,她发了好大的火,对他也没好语气。

 

 

“我连枪都不敢开,抓什么人。”

 

 

李小男淡淡一笑:“有时候,我真想不通,你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

 

 

 

陈深无辜地眨眨眼,“你也说了,是混的。我呢,能混一天是一天。”

 

 

她脸色终于松动,眸光微闪,却越过他投往门口。

 

 

陈深跟着侧过身,他都想感慨一句阴魂不散。

 

 

 

程霆身着黑白细纹外套,胸前口袋里静静躺着一直鲜艳欲滴的红玫瑰。

 

两人目光相触,谁也没有躲开。出于同事的身份,双方会合了。

 

 

“带着老婆出来玩的男人,可不多见。”

 

 

陈深抿了一口格瓦斯,语气调侃。

 

李小男对他们点头示意,眼神在红花上定了会儿。

 

 

“好漂亮的玫瑰。”

 

 

程霆浅笑着摘下来,递给她。

 

 

“是蔷薇。”

 

 

 

陈深莫名觉得心里发堵,轻咳一声,颇有些教育的口吻,“当着夫人,怎么能送花给别的女人。”

 

 

徐碧城大度笑笑,“我们之间不讲究这些。”

 

 

 

李小男不动声色地白了他一眼,干脆拉着他进舞池。

 

 

“你什么时候管起别人的家务事了。”

 

陈深嘴角微撇,“你猜。”

 

 

“那位女士,是你的老情人。”她显得胸有成竹。

 

 

“你不猜那个男人是我的老情人?”

 

没来由地,说了这么句话。

 

 

李小男好像也觉得是玩笑,反过来取笑他,“想不到,连男人都是你的裙下之臣。”

 

 

 

话音刚落,便一个轻盈的旋身,交换舞伴。

 

 

正巧是徐碧城搭上了他。

 

 

陈深因为李小男那句话,心绪波动,脸色竟然渐渐柔和,与平日大不相同。

 

 

徐碧城长了个心眼,试探:“李小姐是老师的女朋友?”

 

 

他定定神,自然无比道:“我还有许多女朋友,改天介绍你们认识。”

 

 

两个人说的大约不是一码事。

 

但徐碧城不大信,她发现陈深的眼睛频频转向一个方向,不看李小男,难道看程霆吗?

 

 

 

两方道了别,她迫不及待对程霆说了自己的猜测。

 

 

他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拳头暗自攥紧,复又松开。

 

“还是不要牵连无辜的人。”

 

 

徐碧城倒赞同,他们将汉奸名单传回重庆时,不久就接到了等待军统飓风队行动的指令。

 

 

同时下发了暗杀名单,陈深赫然在列。

 

 

 

说明他绝对不是党国的人了。

 

 

她有些惋惜,可真正动手时,却不会犹豫。

 

 

而当下的重心,是在李默群身上。

 

他们已计划好在李默群生日宴当晚进行锄奸行动。

 

 

作为目前最有分量的亲信,徐碧城盛装出席,就连程霆,也被他带在身边见客。

 

 

 

也好,越是这样,越是方便动手。

 

 

毕忠良和陈深当然也在场,陈深还被不大不小地为难了一番。

 

“要么喝酒,要么,滚出去。”

 

 

虽说被他借滚苹果讨个吉利,也是李默群无意砸了自己的场子,才容他蒙混过关。

 

 

毕忠良带人上一旁坐下,暗暗张望片刻,勾起嘴角对他说。

 

 

“瞧着,好戏来了。”

 

 

 

陈深不明就里,只见李默群面前忽地多了个穿和服的女人,汉语颇为流利。

 

 

“我代表影佐先生,向李君道贺。”

 

 

李默群似乎从来没有在他们面前笑得这么,真心。

 

 

不如讨好贴切。

 

 

“南造云子小姐大驾光临,是鄙人的荣幸。”

 

 

南造云子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客气两句,带着护兵走了。

 


程霆见李默群神色不好,就说,“舅舅,那女人什么来头?”

 

其实心里有了些底,毕竟,她更为闻名的,是廖雅权这个名字。

 

 

他很快恢复镇定,“她,是随时取代我的人。”

 

程霆便露出担忧的神情,“难道,他们不信任您?”


李默群掏出手帕擦了一把汗,随意丟在桌上。

 

 

“你知道,古代战场上,士兵往往驱赶敌国百姓为前锋攻城。在他们找到像我这么了解军统的中国人之前,肯定希望我活着。”

 

他拍着程霆的肩,重如千钧,稍显蛊惑的口吻说,“没有我,你们就要在日本人手下讨生活,毕忠良?哼,他也自身难保。”

 

 

李默群强调着自己的重要性,意在让他们夫妻死心塌地为他卖命。




程霆却听出了深意。

 


 

程霆带着徐碧城到露台,说出了他的想法,总结出一句话。

 

 

“现在还不是时候。”

 

徐碧城听出满身冷汗,他们的目标是归零计划,如果李默群死了,导致他们被排斥在76号权力圈外,那么一切将毫无意义。


 

砰!

 


焰火表演,意味着死神降临。

 


烟花绚烂,五彩光芒接连闪耀,她轻颤一下,抬头望向璀璨美丽的夜空,红唇微动。

 

 

 

“可是……来不及了!”







热度: 100 评论: 4
评论(4)
热度(100)
  1. 凌无妖微风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