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5



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给足李默群脸面,这场宴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所以他并不吝展示自己的亲和力,表演一场盛大烟火,与民同乐。

 

 

陈深不大爱看这些花花绿绿的闪光,在或真或假鼓掌称赞的人群中显得不以为然。

 

无趣地移开目光,偏巧,对上斜刺里一道难以忽略的视线。

 

程霆没有躲避,坦率而深邃,那双眼,像是淬情抹毒的匕首,刺中他的心脏。

 

 

陈深几乎要忘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滋味。

 

 

仿佛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依旧属于恋人的缠绵缱绻,饱含爱意的万语千言,眷恋不舍,如烟云雾罩着满腔离愁别绪。

 

 

 

 

他笑得真好看。

 

 

 

 

陈深第二次见他,还是在那草丛边。

 

 

电筒光束不客气地从头照到尾,“猫上瘾了是不是?”

 

 

程霆真挚地递上信封,字正腔圆,“我来交检讨。”

 

陈深心里嘀咕,我怎么就不信呢。

 

 

薄薄一层,手指捻了捻,没有厚实的感觉。

 

由于光线问题,他并未发现信封颜色不对。

 

 

标准英文书信格式,陈深看到诸如“亲爱的陈先生”此类字眼,就明白这不是一份正经的检讨。

 

 

从篇幅上看,这家伙大约是第一次写情书。引用了莎翁诗句,字里行间小心隐匿着朦胧爱意。

 

一封情书就能打动他,那他也太好追了。

 

陈深摩挲着落款大写的字母C,算他聪明,没有明目张胆地把名字写上去。

 

 

“不好意思。”

 

 

 

“我数学不太好,这有一万字吗?”

 

 

 

程霆蓦地松了口气,扬起笑脸,眸光狡黠而忐忑,“我还没写完……”

 

 

陈深觉得现在的小鬼真是成精了。

 

 

 

凭这个借口,程霆动不动就翻墙过来,猫在草丛里蹲他。

 

 

陈深有心罢工,可思前想后,终是怕他让别人发现。

 

说不清心里的感受,年轻人一时冲动,或许冷着他就自己放弃了呢。

 

 

 

只是当草丛里不见人影,又涌上了青梅未落的酸涩。

 

 

“老师。”墙头上的人小声呼喊。

 

 

陈深装作若无其事,好像盯着草丛发呆的不是他,假模假样地清清嗓子。

 

 

“坐那么高,不怕掉下来。”

 

 

程霆嘿嘿一笑,“今天我自己来的,下去就翻不过来了。”没忙着拿信,兜里摸出个口琴,献宝似的。

 

“学了首曲子,你听。”

 

 

 

陈深仰望墙上专注的男孩,其实面容不甚清晰,眉目间的温柔却融入乐曲,携着月光缓缓淌进心田。

 

有什么破土而出。

 

 

程霆叫了好几声,他才回过神,不禁羞赧,摸了摸鼻子:“听起来像是苏联那边的调子。”

 

陈深的反应令他有些雀跃,又惊奇于他的敏锐。

 

“确实是苏联同学教的,听说叫《贝加尔湖》。”

 

他了然地点点头,“外国的歌曲多是些山啊水的,譬如《蓝色多瑙河》,这贝加尔湖想来是苏联一处景致了。”

 

“曲子这样动听,我倒想去那里看看。”

 

说完突然吭哧了半晌,其实还想问,你愿意陪我吗?

 

 

 

陈深后退一步,“脖子都酸了,下来。”

 

 

程霆愣愣地答应,身体自觉跃下墙头,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脚步一个踉跄,将面前的人扑倒在地。

 

 

咫尺相对,两人都有少许错愕。

 

 

维持着暧昧姿势,一些话也没了出口的必要。

 

 

程霆感觉,胸膛里像是钉了面挂钟,指针有规律前进,等待着,期待着那个特别的时刻。

 

 

“老师,等我写完,你,你可以跟我交往吗?”

 

 

“不行。”

 

 

陈深揪起他瘪下的脸颊,毫不客气地一拉。

 

 

“我现在就想跟你交往。”

 

 

 

 

草率的开始,草率的结束。

 

 

陈深招惹了他,最后也离开了他。

 

程霆不该这么对他笑,让他所有防线,所有伪装都变得不堪一击。

 

 

 

 

夹杂在烟火轰鸣中,子弹划破夜空的动静微不足道,酒店门前悬挂的灯牌发出刺耳断裂声。

 

人群有一瞬间寂静,第二声枪响便清晰起来。

 

灯牌吊柱彻底被打断,哗啦摔在地面,飞溅的碎片叫人躲闪不及。

 

毕忠良大喊一声,“有埋伏!保护李主任!”

 

四周的高地狙击点已经清理过,加上消音器,他们并不曾发觉这是军统声东击西的计谋,只以为杀手混进了人群。

 

李默群身边护卫立刻被推搡的众人淹没,毕竟危险面前,人人都想着躲避。

 

 

军统的敢死队正在此时趁乱出手。

 

 

有来无回的冒险,因此没想着遮掩,枪口对准李默群,自己也暴露在灯光下。

 

 

一通乱响。

 

 

李默群安然无恙,程霆却倒下了。

 

是的,行动既已无法停止,不如就转为彻底取得对方信任的苦肉计。

 

 

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

 

 

 

陈深耳边嗡乱,眼前几乎晕眩,脑海里不断盘旋着李默群的高声指挥,徐碧城的哭泣,还有毕忠良虚情假意的安慰。

 

 

 

他在想,程霆不该这么对他笑的。











热度: 119 评论: 17
评论(17)
热度(119)
  1. 愿你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微风吹过夏天 转载了此文字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