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同归》[隐凡/ABO]

【番外】

吃我一记大肉粽!(๑•̀ㅂ•́)و✧


 

世人皆传,鬼厉心狠手毒,行事狠辣,但凡出手非死即伤,无人不知其残暴,无人不知其冷血。

世人偏只会传,却连鬼厉究竟是圆是方都不得而知,无数自诩正道的义士将他的声威捧得甚嚣尘上,也不过是欲拿他作扬名的踏脚石,到头来误了自身性命,只得算咎由自取,技不如人了。

那侥幸逃得性命的,自然怀恨在心,越发把他形容得青面獠牙,三头六臂,恨不能生啖人肉,渴饮鲜血。弄得人人畏惧,每常借了他的名号来吓唬顽皮的孩童,渐也能止小儿夜啼,倒因此在人间颇有凶名,被那人云亦云的谣传塑造得危险而神秘。

就连田埂边上的放牛娃都听过家里老子娘念叨鬼厉如何如何,山野村妇能有多少见识?怕只以为那是山精鬼魅一流,端得忌讳。

放牛娃小孩子家,最是大胆不过,极爱听些俺老孙之类的神话传说,鬼厉若有个妖样还好,牛头马面的,傻子见了也知道躲。可他那小脑瓜子亦是不曾想过,鬼厉若人模人样地站在跟前,又该当如何哩?

他近来见许多锦衣华服,手持利器的人出入山林,心里早就痒痒了,好容易觑个空儿,不顾父母耳提面命,将自家老牛赶到一处,悄悄摸进山里。

村里都说那些人都是有大神通的,从什么山什么派下来,村民只知他们衣着不凡,就差没把人当神仙供起来了,又因皆是淳朴之辈,待他们十分客气宽厚,殷勤周到。

放牛娃约莫猜到他们是来行侠仗义的,虽说这山平时人迹罕至,也未听说过有何不妥,但保不齐哪块石头修炼成精了呢?不是话本折子戏,现成的斩妖除魔,他还能不看个新鲜?

可惜,他再大胆,也不敢胡闹狠了,在丛林边缘徘徊一阵,只听山中空寂,并无打斗之声,不由惴惴,害怕进去了迷路便再走不出来,很是犹豫。

原处转了几圈,放牛娃正犯难,无意间瞥到不远处山脚的水潭边站着个黑袍人,顿时有了主意,蹬蹬跑过去站在他身后一脸兴奋。

“大侠!你也是来抓妖怪的吗?”

那人一袭玄衣,青丝如瀑及腰,透出缎面般的光泽柔顺,闻言回身,一对乌眸黑黢黢地缀在干净的面容上,深邃不见底。

放牛娃见他眉目平和,沉静内敛,倒不像往常那些侠士带着高高在上的傲慢,爱答不理的,胆子不免大了几分,兴致盎然地眨着眼,“可不可以告诉我,你们下次来抓妖怪是什么时候?”

那人瞧他活泼伶俐的模样,竟露了一丝软和的笑意,“我是鬼厉。”

放牛娃没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原要再接再厉,但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说的话,也不禁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张口结舌。

鬼厉依然温温柔柔地笑,听他挣扎了半晌才吭吭哧哧地开口,“真的?你不要仗着我是小孩子就骗我,你真是那个鬼厉?”

“鬼厉便是鬼厉,世上又何来第二个鬼厉。”

他微偏着头,俯身注视着放牛娃的双眼,“小孩儿,你怕不怕我?”

放牛娃搔了搔脑袋,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最后面带纠结,干脆说,“我应该怕你的,但是,我觉得,你并不可怕啊。”

鬼厉轻轻摸着他发顶的小辫子,温声道,“你很好,多少人惧怕我,可你不怕,说明,你比他们有出息。”

放牛娃看他好声好气的,倒像个邻家大哥哥,遂嘻嘻一笑,“你也很好,你肯同我好好说话,你比那些大侠好多了。”

他目光一凝,随意道,“但我是坏人,大侠都要杀我呢。”

放牛娃只知他看起来和常人没两样,难免有些着急,拉着他的衣摆说道,“那你赶紧走呀!”

鬼厉不禁捏了捏他的脸,“傻小子。”

放牛娃见他始终不曾展露了不得的神通,还当传说都是哄人的,他只是个普通人,何况是好是坏,他一个孩子自是见着什么就是什么,当下拍拍胸脯正气凛然道,“放心吧,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鬼厉失笑地摇摇头,忽然滑下广袖,捏着一支糖人递过去。

“小兄弟,给你谢仪。”

放牛娃难得吃几回糖,自忖帮他保守了行踪已是很了不起了,又不算是白得的,便乐滋滋地收下,欢天喜地告别了他,蹦蹦跳跳下山去了。

他站在山坡,越过树影枝桠,眺望山下村落升起的阵阵炊烟,田里的农人劳累而满足地踏上了归途,千家灯火,总有一盏属于他。

鬼厉徐徐转身,一步仿佛踏尽沧海桑田,他像是迷失了方向,却又无比坚定地前行,穿行在丛林参差间。

夜深了,他的灯火还在前方守候。

简朴的纸窗缝隙中透出一丝温馨烛光,他按在木门上,慢慢推开,披一段暖黄,似乎洗去身上暗夜归来的痕迹,刹那间变换了寻常的粗布麻衣,屋中同样妆扮的人笑吟吟地迎上来。

“你回来了。”

鬼厉细细凝视着他的容颜,神色越发温柔,是面对任何人时截然不同的一种轻松,惬意。

他虽未做声,丁隐也不以为杵,径自揽了他入内,好似对待宝物般珍重,柔声道,“累了几日,我给你备了热水,好生松快一番。”

说着,便掂了他的腰带轻轻一扯,两片衣襟散开,鬼厉扶着木桶边沿,热气熏蒸手背,几乎熨烫到了心底,忍不住抬眼水光潋滟地瞥过去。


======领粽上车(* ̄ω ̄)



热度: 337 评论: 46
评论(46)
热度(337)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