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3.0

江洋发誓,他有生之年从未加过这么久的油,好像身体被掏空。

总算座架开足了马力,把人也带的精神振奋,正准备兜出去浪一圈,就差苏星宇了。

他坐在烧包拉风的保时捷中等了小十分钟,方圆百米内行人的注目礼都快将他盯出个洞,苏星宇却始终没有出现。

什么意思?

我被抛弃了?

江洋有点方,难道他拿的剧本不是领着男主角开车兜风鲜花美酒策马奔腾相爱相杀日久生情五十度X?

老子信了你的邪。

他就算没有这些花花肠子,也不信苏星宇不告而别了,他和他最后倔强硬是停在原地等到太阳落山。

在目送走第二百五十个杵在车前拍照的路人之后,江洋生无可恋地想,还有比他二百五的二百五吗?

他只能默默祈祷苏星宇不要在别人面前露出原形,不把人萌死也会把人吓死的。

江洋不甘心地照着后视镜,摸了摸嘴边的胡茬,他看起来有那么猥琐可怕么?

可惜,狐狸已经跑了,时间仓促,也没来得及甩个定踪符啥的,又感应不到他的三脚猫修为,只得强忍住四处张贴寻狐启示的冲动,心情低落地回了家。

你我本无缘,靠谁花钱都没用。

江洋回归文明社会,就如度假归来一般,除了络绎不绝的友人轰炸问候,还有一大摞工作阴魂不散,如饥似渴地朝他招手。

唉,烦!

鉴于不久前遭遇到疑似嫌弃的对待,让他不可避免地产生了消极怠工的思想。

江洋部门的员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他这段时间周身时刻弥漫着低八度的气压,足以令接近的人虎躯一震,私下也就控制不住热火朝天地聊起了八卦。

江哥最近脾气不好诶!

大概到了更年期吧!

难道丢了狗?

搞不好是股票绿了?

我看是帽子绿了!

……

上班时间讨论八卦的员工都该吊起来用小皮鞭抽完了做风干腊肉!

江洋怒而掀桌,像一只狂暴的河东狮咆哮着,在心中。

他可是个有涵养的捉妖师,怎么会和这些愚蠢的人类计较呢呵呵……

都塌麻狗带吧!

揉面似的抹了一把自己的脸,胡须扎手,看来该找时间刮刮了,年轻人记性不好,也该找时间削削了。

咔哒一声。

员工们不约而同注视着那扇缓缓开启的门,仿佛能看见门缝中涌出了一道耀眼的光芒,镶在高大的身影边上。

那一刻,人们终于回想起了一度被魔鬼监制支配的恐惧,以及残酷压榨劳力的过往。

“干活!”

江洋一声嘶吼,所有工作人员瞬间都跟小鸡仔似的,乖巧无比地跟在他屁股后面乱转,假装自己很忙碌。

虽然脆弱的小心脏不大想接受被嫌弃的事实,但苏星宇要不是主动离开,就是被人勾搭走了,这狐狸应该能分清好坏吧?可千万别给人骗去做皮草!

江洋只是个捉妖师,说实话做不做皮草和他也没多大关系,他爱心泛滥是一回事,要是为了个认识一天的小妖精弄得天翻地覆,那他就可以去拍穷摇剧了。

X萍!你居然不辞而别!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想想酱婶儿的模式,还挺爽,看到有人能比他更智障他也就放心了。

江天师这个绝情的人啊,前一秒还被人家萌得死去活来,结果现在说不管就不管了。

我告诉你厚!这种人通常只有一个下场,活该打光棍儿!

百年老光棍江洋根本不care,还充满干劲地接了一单大活,预备转战横国影视基地,打造一部仙侠巨制。

真是关公门前耍大刀,对于江洋这种既吃过猪肉又见过猪跑的,把控现在这种纯靠特效的场面那是溜到飞起。

实战经验哪家强?快上佘山找江洋!

曾经在朝真观挂单,连饭都吃不饱的江道士哪里想过他的技能还能这么用!感恩的心,感谢社会!

在此之前,这部剧的消息一公布,江洋就接到了无数的饭局邀请,今天试图塞一个当红艺人,明天强势安利后期团队,靠之!他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吗?

他历来可只奉行一个标准,饭,照吃。事儿,滚蛋!

就是这么欠打,没办法,人家可是成功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先驱,这些后来的小朋友哪儿玩得过他!

要说求人办事并不只有请吃饭,然而熟悉他脾气的朋友都知道,答应吃饭喝酒是给你面子,唱歌泡吧就别想了,做个大保健什么的更是自取灭亡。

一切企图破坏他童男之身的都是阶级敌人!

就这臭脾气反而愈没人敢招他,照样争着请吃饭,愣是混得风生水起你说气人不!

他是随心所欲,但也不可能完全不懂人情世故,吃饭当然要笑脸迎个人了,吃人家的嘴软嘛。

对某些掺了水份的“朋友”是纯应付,真有几分交情的朋友就相对放松多了,比如现在。

江洋打扮得人模狗样,油光水滑地梳着三七开,乍一看跟个汉奸似的,可谁知道人家是不是在cos水兵月?

最近饭局爆满,给他省了一笔开销,顺便一家一家吃大户,小日子过得还蛮滋润。

今天倒是和老朋友约,不好白吃白喝,看来有必要认真考虑一下对方的要求,要没大问题就干脆答应了。

Hello?说好的原则呢?

 “眉姐!好久不见,越来越漂亮了!”

没有女人不喜欢听见赞美,眉姐也不例外,谁让江洋身份证上的年龄刚好比她小一点,自然要承担起嘴甜的任务,就当是哄小妹妹开心吧。

眉姐不是小女孩了,虽然保养得貌美,但岁月不止带给她眼角的细纹,还有一如既往作风老练的行事与智慧,从未小看了这个与她几乎同时奋斗了十几年的后辈。

简单一句话,就是她老人家慧眼识珠一入行就先和江洋奠定了牢不可破的交情以至于此时此刻想走后门都是分分钟的事。

“好久不见,我可是听说你的脾气更差了,弄得今天我心里都有些打鼓,就怕你不给我这个面子。”

眉姐特意出门来迎,礼貌得体地拥抱了他,半真半假地嗔怨,飞扬的秀眉干净利落,娇美容颜不下影坛佳丽,美丽明理的女人总是有些特权的。

江洋闻弦歌而知雅意,他有欣赏美的权利,更不介意维持这份情谊,毕竟他可没打算当个孤家寡人。

“我就算不给别人面子,也不能不给你面子。眉姐肯定不会为难我的,还不是小事一桩?”

眉姐一听有门,顿时松了口气,她要求的还真不是什么大事,一面领着他进来,一面说,“我可不是要给你空降个什么角儿!最近签了个年轻后生,条件那是真好!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说不得就是未来的影帝。今儿带给你见见,正好让他跟你一段时间,熟悉剧组,你有什么经验也别藏着,替姐姐调教一下。”

江洋表示吃惊,“不是吧!你居然会这么看好一个人,是施瓦辛格还是李奥纳多?”

眉姐笑得花枝乱颤,“早着呢!现在还是只小虾米,你连人都没见到,可悠着点儿夸。”

两句话的时间,江洋就看到背对着他的未来影帝,忽然感觉说不出的熟悉,眉姐适时开口,“星宇,快过来!”

如果说他听到这个名字只是有些懵,接下去看到那个人的脸,他直接就呆滞了。

江洋老大爷可能并不知道现在的情况,他西装革履,刮干净了胡子,架着一副十分凸显斯文败类品质的纯黑方框眼镜,活脱脱一个精英人士,和先前仿佛山里打滚当野人满脸小胡子完全不是一个画风。

如果这种情况下苏星宇能够一眼认出江洋,那只能说明是爱了吧。

然而苏星宇并没有。

他闻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味道,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人,这种感觉很不妙,要是他们认识,待会儿打起招呼,自己叫不出他的名字多尴尬!

为了避免尴尬,还是先发制人好了,大不了说认错人了嘛。

“是你啊!”

眉姐一脸茫然,江洋却心里一喜,瞧他犹豫那下还以为忘了自己投喂的老母鸡呢,看在他还记得的份上,就不计较他不辞而别了!

“你们认识?”

江洋连忙圆场,“之前见过一次,一块儿吃了顿饭。”还睡了一觉。

眉姐撇撇嘴,又是吃,不过他们认识更好,随即喜笑颜开,“那可太好了,我就不用再操心了。”

三人坐下,等待上菜时,江洋瞥了一眼满脸期待的苏星宇,微微一笑。

苏星宇发誓,他只是在期待鸡腿。

自作多情的江天师问她,“眉姐,怎么忽然签下他了,也没点儿风声。”

眉姐心中得意,嘴上却矜持得很,“还不是我那远方堂妹,自己还没摸爬滚打出个名堂来,倒给我捡了个好苗子,我嘛,你也知道,都给我过了眼,哪儿还能便宜了别人!”

江洋眉毛一挑,堂妹又是咋回事?这小狐狸崽子还学会用美色勾人了不成?

苏星宇大写的冤枉。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清发生了什么,那时李静带着他直奔眉姐经纪公司,只是转念一想他长得也太引人注目了,就在附近餐厅候着。

眉姐日理万机,原本不是很想搭理,她一个演舞台剧的能寻摸到什么好货色?就算是路人还能顶天了?

不过最近市场不景气,真有些青黄不接的意思,还是得广撒网,先看看呗。

在哪儿等不好,偏偏在餐厅,又到了饭点,苏星宇闻着香味儿简直馋得要挠桌,李静只好先叫一桌子菜,问他爱吃什么。

“鸡!我要吃鸡,要好多好多鸡!”

看他挥舞着双手,两眼晶亮的模样,李静一时母爱泛滥,果真点了好多好多鸡。

但是她很快就有些后悔了,孩子挑食怎么办?

更可怕的在后头,本来以为按眉姐的性格,应该不会太早过来才对,但今天怪事一堆接一堆。

眉姐披着外套,气势逼人地踩进来,直白地说,“我们只有五分钟,我希望你们……”

李静倒吸一口凉气,这会儿就来了!再看苏星宇,她更是差点儿倒地不起。

苏星宇不明所以地啃了一口鸡腿,这是唱的那出?

完了完了,眉姐有洁癖,他虽然脸上干干净净,手里却抓着油汪汪的鸡腿,绝壁辣眼睛,只要不合她心意,帅成柏原崇都没用。

指望她看在美少年的份上网开一面?她要是有这么肤浅就好了!

“李静!”

眉姐双眼一瞪,环着胳膊凶巴巴地逼近,李静认命地闭上眼,几乎要绝望地举手投降接受审判。

然而迎接她的不是一指无影戳,而是两颗傲人肉弹,咳,撞得她胸都要爆了。

眉姐激动的笑声在耳边炸裂,抱着她发疯,“亲人!你可真是我亲人!极品哪,有了他我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李静连忙镇压住她,纠结地问,“姐,你肿么了?他,他在你面前吃鸡腿诶?你不觉得……”我那衣服上沾饭粒儿都要洗三遍的姐姐呢!

眉姐十指交错,少女般歪着头,语气梦幻地说,“他在风卷残云吃鸡腿的前提下都能保持无与伦比的英俊帅气,还有什么可怕的?等我包装了他推向大众,就算在观众面前吃一天鸡腿,谁又能抗拒?”

李静被她突如其来的做派吓得默默呕了一声,抓着她的肩膀不死心地摇晃,“姐?你不是说早就不看电视剧了吗?怎么还一副十几年前白痴偶像剧的样子啊,不会中毒了吧?快醒醒!”

眉姐得意地捂嘴咯咯笑了几声,下一秒就自觉收住,恢复了精明睿智,端着高贵冷艳的架势抿了抿头发。

“你做的很好,这个小朋友我签定了!”

有这句话就成了,李静可算是功成身退,按照眉姐的重视程度,苏星宇未来怕是真会红出天际,唉,就是沟通有些问题,这个她也帮不上忙,还是趁早溜吧。

眉姐不大在意她走之前遮遮掩掩地提了一嘴的黑户问题,这点还是有渠道解决的,主要是对方的态度。

苏星宇并不知道自己将要把自己给“卖”了,他听那后面进来的漂亮女人说,“我打算签你做我的艺人,合约十年,有没有兴趣?”

结合从他爸爸和李静那里科普来的知识,他已经清楚了,做艺人大概就是唱歌跳舞演戏之类,原本他都没什么兴趣,李静说做演员能赚钱吃鸡,更有机会围观别人演绎的哪吒,这他就忍不了了,不就是演戏么?演!

眉姐整理好了无比诱人的条件准备讨价还价,结果苏星宇只是叫了声“有!”就继续埋头奋战了,好像他将来名气和财富还比不过手里啃了一半的鸡腿。

我说哥们,讨论的是你的前途,咱能不能严肃点儿!

眉姐嘴上说着金牌经纪人只是大家抬爱,但她经手的确实都能红透半边天,这个称号她是当之无愧!

可是怎么会有人面对如此巨大的名利诱惑不为所动?他是刚从哪条山沟里出来的野人吗?

她亲切地笑了笑,决定主动出击。

“那么,星宇,你是哪里人?原本来上海有什么打算?你选择出道,需不需要你家里人同意?”

其实苏星宇只想做一个安静吃鸡的美男子。

但是安静吃鸡,首先得有钱。

他寻思着我这下山一趟,总不能混得凄凄惨惨地回去,好歹是新一代仙妖混血,就该在人间大杀四方,赚个万人敬仰,就像威风凛凛的三太子才对!

由此可见,孩子的教育问题一定要从小抓起。

“我是来上海旅游哒,嗯,我的家在,祖国的西部!”苏星宇感觉自己真是太聪明了,大手一挥,“不用问家里人,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眉姐震惊了,这不会是藏族同胞吧?看着不大像啊,不过可以肯定十有八九是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就是这笨得,连身份证都不知道要顺出来!

他总算有了些兴奋的意思,这才对嘛,都要当明星了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她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出穷困山区有志青年背井离乡艰苦打拼的奋斗故事,怪不吃这么欢,可怜的孩砸,遇到我也算你时来运转。

“好,那你从今以后就和姐姐混,包你有肉吃!”

苏星宇一听有肉吃,欢呼一声,果断把自己给卖了。

眉姐挑着重要的过程和江洋描述了一遍,不动声色地掩着嘴悄悄说,“我瞧着这小崽子还是嫩,估计在家养久了脑子不怎么好使,你多担待,最好能给我掰一掰。”

江洋还不知道他的底细吗?这小妖精有几分机灵劲儿,眉姐都给他糊弄过去了,不错啊。

“现在的年轻人哪里有不聪明的?你放心,让他跟我三五个月,多见见世面就好了。”

“好!”眉姐一拍桌子,敬了他一杯,“爽快,这事儿算我欠你一人情,随时奉陪!”

江洋当然没有拒绝,天上掉馅饼了他还能不接着?她也真敢出手,看来是下定决心要把苏星宇打造成天王巨星了。

这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终于拿到了正确的剧本。

苏星宇被鸡腿蒙蔽了双眼,并不知道眉姐把他托付给了江洋,直到她走之前才叮嘱了一句,“星宇,好好和江叔叔学习不要贪玩,以后我可就指望你了。”

这句型在寄宿学校门口的出现频率仿佛非常之高。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江叔叔?江,江洋大叔!苏星宇蹦起来指着他开心地说,“我想起来了,你是老母鸡!”

江洋的笑容僵硬了,想起来?敢情现在才想起来?原来他刚刚是在晃点我!苍天哪,我竟然真的比不过一只老母鸡!

“哈,哈,你想起来就好,想起来就好。”

他还能说什么?命运让他俩再度相遇,说明命运就是打定主意派这个小妖精来折腾他的。

苏星宇心想,我真是太塌麻机智了!

江洋作为第一个对他进行投喂的人类,在他心里还是有点特殊地位的,对同住一个屋檐下也没多大的抗拒。

对比深山里的简陋小屋,他在城区繁华地段的精装套房再次刷新了苏星宇的认知。

江叔叔,绝对是个可以顿顿吃鸡的有钱人!

不得不说,他对有钱的定义真是极其的朴实无华。

江洋无论在心里怎么哀怨地咬手绢,表面上暂时也不会破坏英明神武的形象,不仅安排好了住处,第二天就领着苏星宇和他们的团队进行初次友好的会晤。

主要目的是对众人声明一下苏星宇无所事事只吃不干的特权。

大家瞬间炸了,别人搞特殊正常,那可是江洋诶,又臭又硬!居然还有人能啃得动辣么硬的骨头!

苏星宇面对着各种意义不明目光,好奇地挠了挠脸,顿时把在场的女性帅得不要不要的。

场记小贾忍不住凑过去八卦地问,“你和江监制,你们是什么关系?”

她打了头,剩下的一群人也兴致勃勃地围过来,苏星宇认真地想了想。

“嗯,我们大概是住在一起的关系吧。”

众人心知肚明地“噢”了一声,剧务小尹贼笑着说,“懂了,你们之间肯定是纯洁的友谊。”

录音小邴好心提醒,“江监制的脾气大着呢,你可千万别惹他生气,骂哭你喔。”

道具小丁干了他一拳,“傻了吧!江哥此时不双标,更待何时?”

苏星宇听得半懂不懂,仍然一本正经地解释,“江叔叔才不会,第一次见面他就请我吃饭,还请我睡觉,可好了!”

睡觉?是他们猜的那个意思吗?真是人不可貌相,江大监制平时看着严肃禁欲,办事效率还真高!

大家不禁露出了心照不宣的猥琐笑容,“想不到……”

“想不到什么?”

江洋居高临下地扫射聚在一堆的脑袋,像是架着上膛的机枪,随时突突。

所有人都眼巴巴望着他,可怜兮兮地摇了摇头,自觉封口。

“今天提前收工。”

江洋慈祥地笑了笑,哄得大家一愣一愣的,正要喜极而泣,他突然收了笑,露出了邪恶的本来面目。

“下楼买十包去污粉,大扫除!”

 


评论(55)
热度(188)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