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4.0

 ~老朋友上线~


“苏星宇!”

横国某个古装片场上空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唤,惊起一窝鸟雀。

场记从江洋身边路过,掏了掏耳朵,同情地拍拍他的肩。

“江哥!别找了,你家小孩儿肯定又追星去了。”

江洋烦躁地薅了一把头发,追星追星,一个两个都这毛病,真是惯得他们!

他从前带过一个徒弟,现在已经是手下正式的剪辑师了,追星追得那叫一个花痴,剪片子时口水都要流到键盘上,气得他恨不得反手就是一巴掌。

苏星宇更好,带来剧组原本是为了给他开开眼界,好嘛人家根本不需要带了,自个儿就混得风生水起,巴不得长到人家小明星屁股后面,见天儿往外跑。

你塌麻怎么不直接给人当保姆去呢!

苏星宇还真就给人当保姆去了。

江洋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那边,他居然,居然堕落到给人骑在头上,简直令人发指!

苏星宇一眼瞅到角落乌云罩顶的人,立马兴冲冲地蹦过来。

“江叔叔,来玩呀!”

“诶——小心啊!走慢一点别颠着孩子!”

不明真相的工作人员虎躯一震,观望了这边的情况后,才捂着八卦的小心脏走开。

真是的,还以为八点档狗血撕逼大剧上线了呢。

苏星宇肩上坐着的小人儿朝江洋使劲儿挥挥手,响亮地叫了一声。

“江掰掰好!”

江洋盯着他脑袋上晃悠的冲天鬏,努力换上了人畜无害的笑容,“你好,小,哪吒。”

日哦,他一把年纪还要陪小孩子过家家,太羞耻了!

小哪吒白白胖胖的短胳膊圈住苏星宇的额头,两只脚丫一晃一晃的。

“江掰掰,我要星宇哥哥陪我,你能不能把他再借我几天?”

为什么苏星宇叫他叔叔没觉着哪里不对,掰掰和哥哥放在一块儿的对比就如此令人心塞呢!

江洋笑僵了脸,尽量用最温和的语气说,“你还有好几场戏没拍,别让星宇哥哥麻烦你了。”

“这样啊……”小哪吒通情达理地点点头,“那就让星宇哥哥送我回去吧,再带我飞一次!”

苏星宇配合地扭头就跑,稳稳捉着他的爪子,认真地喊,“飞咯!”

江洋嘴角一抽,果然小孩子才能玩到一起吗。

等他过来,看上去还挺舍不得,江洋更是无言以对,“你为什么老去找他,喜欢小孩子?”

苏星宇眼睛亮闪闪的,兴奋地说,“因为他是小哪吒!”

“他,他,只是演戏而已。”

江洋已经很久没有听见过这么清新脱俗的理由了,简直想抓住他的肩膀晃一百遍。

醒醒吧!你们是没有未来的!

“我知道啊。”

苏星宇用一种“你居然辣么傻”的眼神看他,“就因为他演了哪吒,我才喜欢他。”

江洋被堵得半天说不出话,随后恍然大悟。

靠!怪不得他说要去东海,追星都追到人家门口去了!

咦?仿佛有哪里不对。

东海住的不是龙王三太子么?这熊孩子难道还想重走一遍偶像的成名之路?

江洋震惊了,小朋友你这个想法很危险啊!

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的担心多余了。

苏星宇如果要去东海抓个海蛇三太子耍耍,他是不会阻拦的。

“原来你是喜欢哪吒,好吧,那你以后有空也可以去找他,我没意见。”

反正都是小孩子家家的,还怕传绯闻?

这么一想江洋心里就舒坦了,苏星宇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大方得不像话,也没想太多,欢呼一声。

“好耶!江叔叔最好了!”

嗯~他就喜欢听这种大实话。

江洋有些飘,就没注意到另一边飘过来的人,两边猛地面对面,哪怕他是个久经沙场的捉妖师,都给那张惨白过度的脸给吓了一跳。

“哇!小言,你扮女鬼啊!”

梦小言使劲打了个哈欠,挠了挠鸡窝头,抱歉地笑了,“不好意思啊,老师,我昨晚,又没睡好。”

“你是根本没睡吧。”

江洋无情地拆穿她,痛心疾首地说,“你看看你现在,又要熬夜剪片子,又要熬夜蹲场子!那个谁,阳明山还要待两个月,你打算蹲两个月吗?”

梦小言诚实地摇摇头,捂着嘴小声提醒了一句,“老师,那个谁叫杨明喆。”

江洋作势要抽她,“我还能不知道?你给我听好了,适可而止,小心我半夜爬到大明宫亲自抓你!”

梦小言连忙答应,眼神飘忽着,突然看到苏星宇在一旁好奇地盯着她,对这个单纯的小帅哥印象挺不错的,就冲他笑了笑,谁知还没笑完,眼皮一翻,人晕了过去。

江洋毫不含糊地扛着她,冲对面人堆吼了一声。

“把医疗队的拖两个过来做检查!”

苏星宇用力一嗅,皱了皱眉,一张脸拧成团思考了会儿,凑过去问,“江叔叔,小言姐姐怎么了?”

江洋眸光微闪,不在意道,“还能怎么?熬久了低血糖呗。”

是吗?那他为什么隐隐约约感到一股鬼气?

苏星宇纠结地想,难道是我法力太低弄错了?可是这姑娘的症状也太像鬼上身了,他认错什么也不会认错妖气的吧。

唉,果然不能和无知的人类探讨这个问题。

医生的检查结果当然不会是鬼上身,开两瓶葡萄糖吊吊就好了。

总感觉触发了隐藏事件的苏星宇飞速运转小脑袋瓜,心中振奋不已。

终于要踏上称霸三界的道路了吗!

他趁着江洋恶狠狠地威胁梦小言的空隙,蹑手蹑脚地退出来,耸着鼻子嗅了一圈,朝阴气最重的方向跑去。

梦小言抱着脑袋,老实交代了师父盘问的内容,心里不免抹一把辛酸泪,就这样暴露了蹲点处,切断了所有退路!

“我每天晚上都在大明宫西边的道具室附近,那里人少,不容易被赶,所以……”

“所以你一个人在那里待大半夜?姑娘,你没病吧!”

“大姐,你不怕打劫,不怕色狼,也不怕有鬼?”江洋真想敬她是条汉子,“来,看我的口型,不许去!”

梦小言不得不屈服在他的淫威下,等江洋转过身,身后连根狐狸毛都没了。

卧槽!他不会这就当打鬼斗士去了吧!

打鬼斗士苏星宇顺利进入大明宫,这会儿临近黄昏,游客都一拨拨散了,有些剧组人员已经开始准备夜戏,偌大个宫殿人气儿还是挺足的。

他心想,我要是鬼,我肯定不想见到这么多鱼唇的人类。

于是,他悄悄往后殿溜去,专挑人烟稀少的路走,部分宫室老旧,也没开放给游客剧组,算是比较荒凉了。

一看就是适合拍鬼片的地方。

苏星宇张开手,掌心缓缓浮出一只半透的幻莲,散发幽幽香气,诱惑无比。

静谧的宫室唯轻风阵阵,拂动门扇,这莲花是用他的一点微末法力变化的,善引妖鬼,功效堪比猫薄荷之于猫。

就像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

香气散出去,方圆十里的女鬼姐姐们就会主动过来轰趴了。

他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所有的鬼突然都往一个方向飘会吓死人的好吗!

再过三秒苏星宇就会知道,被穿云箭勾过来的不止是鬼,还有一个官方认证捉妖师。

并且一上来就朝他扔了一条锁妖绳,他根本接不住!

苏星宇给锁妖绳捆在了柱子上,动弹不得,直觉自己要完。

“救命啊!来人呐,非礼啊!”

江天师爸爸课堂说,遇到了麻烦直接喊非礼,先发制人,把对方镇住,然后就能慢慢拖延时间了。

江洋:“……”我什么时候教过这个!

谁教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招有效!

随手乱丢绳索的人果然有些尴尬,但是看到了他的脸后,却忽然飞快地站到他跟前,面露讶异。

苏星宇吓了一跳,“不是吧,真非礼?不要啊我还是个宝宝!”

他扭来扭去,一转眼发现江洋似乎从门边路过,赶紧大叫,“江叔叔!这边这边这边!”

江洋立马掉头折回来,见他被锁住,顿时警铃大作。那人转身,两人打个照面,都愣了愣。

“方兰生?”

“你是,江……”

一句江天师就要顺嘴秃噜出来,江洋余光瞥到苏星宇一头雾水的困惑模样,急忙上前一巴掌拍在他肩上,“是我!哈哈哈,好久不见了。”

方兰生稍微动了动发麻的肩头,不知道他这又是唱得哪出,一个劲儿挤眉弄眼。

江天师这是,放飞自我了?

潇洒不羁的得道高人形象瞬间在心中崩塌。

“我……”

“我知道,误会,都是误会。”

方兰生指了指苏星宇,又试图开口,“他……”

“我知道!自己人嘛,他不会怪你的。”

江洋侧过身背对着苏星宇,双手合十虔诚地求他闭嘴。

方兰生这下清楚里面怕是有些不好说的事了,识趣地封口,扬手收回了锁妖绳。

苏星宇重获自由,跐溜蹿到江洋身后,拽着他的胳膊晃来晃去。

“江叔叔,别理坏蛋。”

江洋安慰他,装傻充愣地说,“别怕,他是我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可他是……”是个捉妖的呀!那自己呢?不就是妖了?苏星宇气呼呼地抿着嘴,狠狠瞪了一眼方兰生。

方兰生却看着他怀念地笑了,“小友,其实,我认识你爸爸。”

苏星宇警惕地说,“你想干嘛?我不会和你走的!”

他笑着摇摇头,“我不带你走,我很久没见过他们了,既然你长了这么大,他们一定还好吧。”

哎呦卧槽!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耗子都给猫当伴娘了!

苏星宇吓得有些磕巴,“你真的认识他们?”这个捉妖师一言不合就动手的做法,竟然没被苏凯文打死?

方兰生步入中年,年轻时的锋芒戾气也少了许多,对着故人之子更是和善。

“我一看见你,就像看见许诺,你说我认不认识?”

苏星宇终于接受了残酷的事实,但依旧警觉地缩在江洋身后,谁知道这个捉妖师身上有没有什么降妖除魔的宝贝。

方兰生很想问,小朋友你造你抱着的那个是制霸全服的捉妖师吗?

显然江洋隐瞒了身份,只是看在他并无恶意的份上,方兰生也配合地不去拆穿,反正苏星宇的样子又黏他又亲近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啊哈哈,原来大家真是老朋友,太好了!不如,一起吃个饭,你们看怎么样?”

苏星宇狂摇头,内心是拒绝的。方兰生失笑道,“我还有正事,不麻烦你们了,江,江哥,这么僻静的地方,就别让小孩子乱跑了。”

江洋笑容满面地答应着,目送他离开,才松了口气拖着熊孩子往回走。

“江叔叔,你怎么会认识他的?”

苏星宇其实是想问他知不知道方兰生的身份,江洋立刻反将了一军。

“就是好多年前认识的普通朋友咯,对了,我还没问你为什么跑到这个地方来呢,他又为什么绑你?”

苏星宇心虚地低头,委委屈屈地说,“我,我迷路了嘛。他可能,以为我是贼?”

江洋一听这理由找得可以给六十分及格,总算不像开始那么瞎了,有长进。

“下次还敢不敢一个人乱跑了?要是我不认识他,你早就被抓紧黑屋里关起来了!一个鸡腿都吃不到。”

不能吃鸡的人生有什么意思!苏星宇赶忙表态,“不不不,我再也不乱跑了!”

“嗯,乖,回去给你吃鸡腿。”

江洋捏了捏喜笑颜开的脸,突然觉得还是苏星宇好养活,鸡腿就能收服。

再看梦小言,还勇攀她的阳明山呢!

两个人回去和剧组同事们搓了一顿,又被抓去唱k,江洋还好,没人起哄他,苏星宇就不行了,年轻帅气,多招小姑娘喜欢啊。

结果点了十首歌八首都是对唱!

他还有点音乐天分,越唱越得心应手,把一帮女同事都激动坏了。

哼,本宝宝这可是家学渊源!

江洋不是职业音乐人,所以只觉得他唱的挺好。不过看着周围雌性生物虎视眈眈,一副大战到天亮的架势,他也得出来终止这场狂欢。

闹到了半夜两点,再舍不得也得散了,苏星宇一直在唱歌,倒是没人灌他酒,两人晃到大明宫附近,绕过这片宫殿就到了住处。

宫殿一角仍灯火通明,有剧组在赶夜戏,吵吵闹闹,也没什么好怕的。

江洋走到半路,冷风一吹,整个人清醒了些,四下瞧了瞧,发现他们正巧走到了大明宫西侧,想起梦小言说的道具室就在附近,临时起意,叫住了他。

“等一下,先跟我来。”

苏星宇转转眼珠就明白了他的意图,“哦,你是要去找小言姐姐对不对。”

江洋狞笑一声,双手捏得咔咔作响,“最好不要让我逮到!”

苏星宇一个狐狸,年纪又小,最爱闹腾,自然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后头。

附身的鬼他还没找到呢,怎能放过如此大好的机会?

江洋观察了地形,带他摸到了最适合蹲点的地方,破败的门窗阴风阵阵,苏星宇一眼认出,忙扯了扯他。

“江叔叔,这里我们来过。”

江洋“嘘”了一声,压低嗓音说,“我知道了,小声点,前面好像有人。”

苏星宇用力点头,猫着腰趴在门边仔细一看,果然清晰地看见个人影,架着望远镜,嘴里咔兹咔兹嚼着什么,大概真是梦小言了。

扭头一瞧,江洋已头顶阴云逼近,出其不意地把她的望远镜一抽。

“师,师,师,师父!”

梦小言目瞪口呆,饼干屑沙沙往下掉,脑子仿佛瓦特了,一屁股坐下来抱着江洋大腿求饶。

“师父!我错了!我今天真的没有要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控制不了,就,就跑过来了!饶了我吧师父!”

江洋揪着她的领子,善解人意地笑了笑,“不是你要来的?难道告诉我你是被鬼附身哪!啊?”

梦小言撇着嘴,给他吼得无辜地眨巴着眼,摇了摇头。

苏星宇双眼一眯,她周身弥漫的黑气真是让人想忽视都难。

梦小言对上他的目光,一下子呆呆愣愣的,他近前一步,像一只蓄势待发的小豹子,稚嫩的利齿仍能咬穿猎物的脖颈。

江洋趁她分神,不动声色地夹住她的无名指,双指灌注真力,往外一折,一团黑影当即从她身上弹了出来。

苏星宇闪电似的跳下阶梯,五爪掐住试图逃窜的黑气,重重一捏,霎时恶念业力粉碎,化为清白的三魂七魄钻入地下,立时由鬼差索去。

漂亮!

江洋虽不知他底细,但看这手段,也不会是作恶的,因此真心实意地称赞,表面上却还故作奇怪,明知故问了一句。

“你干嘛呢?”

糟糕,苏星宇尴尬地伸了伸胳膊,踢踢腿,干笑着说,“别管我,我就想活动活动。”

江洋心里发笑,一本正经地说,“别活动了,大晚上的,回去吧。”

说着转头捞了一把梦小言,谁知竟捞了个空。

两人眼睁睁看她从另一边跑出去,连忙追赶,不约而同地暗骂了一句。

居然又特么来一个!

他们追到宫墙边,梦小言倒是不跑了,浑身一抽,当场跪了,露出身前的人来。

“怎么又是你?”

方兰生微微一笑,“路过。”

扯吧你就,大半夜的路过这里你蒙谁呢!

在一种除了梦小言大家都心照不宣的诡异前提下,四个人决定搭伴离开。

那些鬼魂不断附在纯阴之身上,说他们没有图谋谁信?

至少三个人在,鬼魂不敢附体,只要把梦小言从这里带出去就万事大吉了。

然而,他们很快发现,一时半刻,恐怕是出不去的。

方兰生望着眼前高高的宫墙,皱眉道,“好厉害的鬼打墙。”

“什么?有鬼?”梦小言扑到江洋身旁,“师父我怕!”

“哪里有鬼啊,你心里有鬼吧,别吓自己了,走开走开。”

梦小言又可怜巴巴地凑到苏星宇边上,“星宇宝宝我怕!”

他还没说话,江洋就一掌拦过来,“好好好,你怕是吧,来,躲在我后面。”

苏星宇戳了戳他,“江叔叔,你怕不怕鬼呀?”

“不怕。”

“为什么?”

江洋打量着四周,随口回了一句,“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鬼。”

苏星宇秒懂,江叔叔是不相信有鬼才不怕啊,要是他看到了肯定也会怕的,嗯!到时候我就能保护他啦!

他们几个,一个捉妖师,一个妖,一个鱼唇的人类,加上一个假装鱼唇人类的江洋,配置清奇,但杀伤力应该还不错。

于是,这一行四人的打鬼小分队就斗志昂扬地踏上了征途。


评论(45)
热度(143)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