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约·炮【番外】

中秋摸鱼

其实已经不能用约了,人家是光明正大打炮道_(:зゝ∠)_


 

转眼又是中秋,距离上一个平安夜,四舍五入就是过了一年啊。

约等于张晓波和阿霆这对昭告天下的情侣已经交往一年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是跟你吹,这对不要脸夫夫的腻歪程度简直能成为年度最佳情侣的代言人。

依然流连在万花丛中的某小飞表示,每次从大哥大嫂面前飘过都觉得自己接收到了成吨的嘲讽。

Excuse me?

你们他妈约炮约出真爱纯属个例好伐!

 

小飞发誓自己绝对没有因此记仇诅咒他们感情破裂。

虽然暗戳戳吐槽过秀死快啥的。

但只是吐槽啊!当他听到那对模范夫夫闹得天翻地覆的消息时也是震惊的。

扯呢吧,就阿霆那耙耳朵,小炮儿一折腾,哪次不是屁颠屁颠撵上去求和?

张晓波夫纲倒是振得足足的,这回肯定是他又弄了什么幺蛾子。

难道阿霆终于要爆发了?抖一抖大佬的威风,镇压他的残暴统治?

 

很遗憾,从小弟们打听的吵架原委来看,他有些发傻,还有些方。

几个意思?八百年前的事情还拖出来鞭尸?

不是,阿霆居然从没对那炮儿说过他和自己老早就是兄弟?

小飞为大哥的智商感到深深的担忧。

不对,这小俩口的智商都挺堪忧的。

张晓波就从没想过他隔三差五在阿霆眼前晃是为啥吗?他的存在感已经连空气都不如了?

谁知道呢,他那脑子保不齐还以为自己对阿霆有意思,呵呵,天真。

 

阿霆打死都不承认自己是恋爱脑。

但他不是,世上大概也没人是了。

他光速搞定对象,搞定对象全家,似乎造成了一个万事大吉的错觉。

这个错觉能延续几个月,不得不说,张晓波也得负一定责任。

谁让他俩谈起恋爱就智商直线下降,连带自动屏蔽方圆五米内的任意生物。

张晓波处在热恋期,两人好得蜜里调油,还真当阿霆和小飞是在他之后搭上话的。

虽然他的脑洞没有小飞想象中那么大,但这个认知也是蛮瞎。

 

可想而知,埋藏越长的秘密爆发起来威力越大。

阿霆也没想到,自己仿佛老年痴呆,这么重要的事都忘了说一声。

其实自己知道,只要说了,张晓波是不会太在意生气的。

但如果这件事是由他发现的,性质就不一样了。

比如。

“陈霆你这骗炮的王八蛋!”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帮吴小飞找场子来的,滚犊子吧!”

“不过了!离婚!”

 

所以还是张晓波单方面撕逼。

可阿霆确实理亏,这事儿让他想想,前因后果一联系,也是细思恐极。

主要是他们刚好上,又都是年轻人,血气方刚,根本把持不住,这段日子是蛮性福和谐的,可一些罗曼蒂克深入灵魂产生共鸣的交流还没来得及发酵,炮儿就炸了。

单一的肉搏战难免会给人造成他只是为了上床这么肤浅的目的。

好个吴小飞,老子连你女朋友手都没摸过,你还叫人骗身骗心来了!

好个陈霆!敢骗老子的身,老子咬得你断子绝孙!

 

阿霆的小兄弟不禁打了个哆嗦。

然后他又灌了一杯酒下肚,继续拖着小飞诉苦,“这日子没法过了!哥哥我心里苦啊!”

小飞给他摇得发型都乱了,耐着性子说,“过不下去就别过,咱们又不是故意骗他,张晓波那暴脾气也不是什么好鸟,分了算了。”

阿霆一掌拍他脑袋上,“怎么说话呢!”

小飞懵逼了,这尼玛的护妻狂魔,毫无人性!

 

“我的哥!我帮你捋一捋好吧,你说我的马子被人搞了,我来找茬有错吗?他张晓波要撇关系,可是自个儿找上你的,你们都好了这么久了,这点关系还弄不清楚,总得是他自己的问题了吧!”

小飞试图讲道理,阿霆半醉不醒地听了半天,愣愣地反应一阵,恍然大悟,一把抓着他的衣领。

“嗷,我明白了,闹了半天都是你和你的马子搞出来的事儿!”

小飞几乎吐血,暴躁地抓着他的肩膀晃道,“老哥!你这么算我就要跟你谈良心了,我的马子不搞事,你能泡到你的马子吗!”

 

阿霆给他一晃,彻底醉了。

小飞无语地看着逮人就叫波儿的醉鬼,痛心疾首地抚额。

陷入爱情的人全他妈是智障。

阿霆转了一圈,终于逮到小飞头上。

“回家,呃!跟我回家睡觉了,亲爱的……”

神马!我把你当兄弟,你他妈居然想睡我?

小飞把他扔到沙发上,抓狂地命令小弟,“快给我按住霆哥!把他电话拿来。”

 

张晓波正在他霞姨那里。

他可不敢回家,就六爷那暴脾气,准拎着刀杀过去。

被人欺骗感情这事儿挺丢人的,他也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十有八九是这么着,他又没经验,生怕阿霆拔x无情真给他撂下,那才是丢人丢到家了。

先发制人好歹最后不会输得太难看。

话匣子听着他絮絮叨叨的控诉,瓜子磕得响亮,笑得咯咯咯的。

张晓波当场就不干了,“霞姨,我都成失足少年了,你怎么还笑话我。”

 

话匣子心里有谱着呢。

阿霆虽然不敢正面对刚,但十分擅长曲线求国。

张晓波这边摔门出去,他后脚电话就打到话匣子这儿来了,拜托她千万帮忙劝劝。

这会儿知道了前因后果,她年龄大,看事儿自然有一套,慢悠悠地说,“我问问你,阿霆骗你图什么呢?”

张晓波嘟囔着,“还不是帮他兄弟吴小飞报仇。”

话匣子挽起耳边的头发,“那这牺牲可大了,我要是他,能撑一两个月也顶天了。”

 

张晓波顿了顿,摸着下巴说,“您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话匣子笑了,“你自己瞧瞧,阿霆被你抓得那样儿,他是天生欠捶不成?你们小俩口就是年轻气盛,有什么误会直说得了,他是不是故意瞒着你的?跟你解释过没有?”

“没,没啊。”

看他底气不足的模样,话匣子明白了,哭笑不得,“你这孩子,我就知道,话也不听人说就可劲闹腾,要只是误会呢?你爸心脏不好,得亏没叫他跟着瞎担心一场。”

 

怪不得说旁观者清呢。

张晓波冷静下来一想,不听解释就判人死刑似乎不地道了些,哪怕他真骗了自己,自己再要挠死他也算有理由了不是?

他心里有些松动,决定给阿霆一个自辨的机会。

然后小飞的电话就轰了过来。

张晓波痛快接了,听他嘚啵嘚啵描述一通两人的爱恨情仇,心想,他肯亲自来解释,这事基本还是有可信度的。

顿时好受多了。

 

“说完了没?说完我挂了。”

张晓波吊儿郎当地开口,掏掏耳朵,他能服软,但可不是和小飞服软。

小飞听他这语气,合着一堆话白说了,再看满世界撒泼的大哥,心一横,嚷道,“小炮儿!别得意,你不要我哥有的是人要!信不信我这就给他叫十个小姐!”

张晓波蹭地跳起来,一脚踹翻椅子。

“你他妈敢给我叫一个试试!”

 

小飞神清气爽地挂了电话,让小弟们把阿霆扔回房间看好,自己搂着新泡的马子happy去了。

笑话,张晓波至少不会对小弟撒气,阿霆又醉成烂泥,他留在那儿不活靶子么?当他傻?

这闹心的两口子,小爷还不伺候了!

张晓波怒气冲冲杀过来时,雌性生物倒没看见半个,只有一堆小弟愁眉苦脸地守着发酒疯的大哥。

 


>>>指甲盖一样的蛋黄馅_(:зゝ∠)_<<<


 

张晓波蜷着脚趾蹬床单,大喊,“死鬼,有种别搞突袭!”

阿霆痛并快乐着,“亲爱的,别忍,解放天性!”

可以预见,这和谐而又激烈的战况将会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话匣子表示,小俩口还是年轻气盛。

小飞表示,看来真没有事儿是上床不能解决的。

六爷表示……咦,发生了什么?



热度: 242 评论: 17
评论(17)
热度(242)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