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越轨

 启深邪三角出没 实质互绿

3p水仙肾肾肾入!!!

*注意审题*



吴邪端坐在书桌前临帖,一手锋芒毕露的瘦金体,大约是孱弱的身体唯一能赋予他的。

他依然遵循着往日的习惯,不厌其烦地,反反复复勾画着一个字。

启。

这个字拥有太多深奥的含义,令他打心里觉得,一股浓烈的生存欲野草般自乱岩下蔓延开。

他已经很久没有静心临过一篇字了。

与张启山日夜胡闹,消耗了过多的精力,二者总有一边得不到满足,拥有一副健康的体魄,也是他羡慕陈深的一点。

吴邪作为男人,不可避免地会想到,两人的那些事,能让张启山尽兴?

想来,是不能的吧。

张启山念着他的身体,大多时候都是将过程磨得漫长而深刻,吴邪并不是经不起风雨,介于他的爱惜之意,也不好说主动要求多来几次。

如果去问陈深,他一定会不遗余力地嘲笑自己。

毕竟吴邪见识过了张启山夜御二人的本事,哪里还会感觉自己能够让他尽兴呢?

陈深绝对比他更能满足张启山,这是肯定的。

碍于伦理上那层关系,吴邪更多是羞涩,虽然越轨,可这层关系总还存在着,时时刻刻,每次亲近,都带给他异样的刺激。

以邪为名,自然邪气入骨。

他永远不可能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乖孩子。

就像张启山最初也没料到,吴邪会答应那个离经叛道的荒唐要求。

 

食色性也。

纵使这个过程与张启山设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他要的结果,最终必定能够实现。

他向来不舍得拒绝吴邪。

对一个从丁点儿大看着拔高长成的晚辈,产生了禽兽不如的绮念,张启山都不敢揣测,这种龌蹉的,令人唾弃的渴求何时会让他忍不住付诸实践。

吴邪对他的好感,使他心下欢喜,又矛盾。

甚至那颗越界的心已逐渐失守,却因他这个选择,平添几分无奈与气恼。

两人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对方的底线。

每个人都有私心,私心构想着一些自认为对互相都好的打算。

廊上杂乱的脚步声,撞在墙面发出沉闷的响动,吴邪慢腾腾地将字帖收进桌角的红酸枝匣子里,私心想,这两人别是来闹他的就好。

天不遂人愿。陈深敞着领子,裤腰里抽出一大截衬衣,满面情欲未尽,进来就褪了外套,冲他扬眉一笑。

吴邪暗自叫苦,三人也有些日子没在一块儿了,那天之后,他便下意识地逃避与陈深再次坦诚相对的一天。

张启山见他扭头匆匆进了浴房,若有所思地睨了陈深一眼。

“怎么,以为我惹急了你的小宝贝?”

“你久不过来,小家伙又不自在了。”

陈深含笑环住他的脖子,眼波流转,骄矜示威,“你是在暗示我,多来找你们?”

张启山嘴角一弯,捏上紧翘的屁股揉了几下,“那害臊的说不得磨蹭着拖延呢,你去帮帮他。”

 


长途班车




 

 


热度: 235 评论: 48
评论(48)
热度(23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