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6.0

 


江洋:我什么都没干



苏星宇心不甘情不愿地从他身上下来,为免他们大摇大摆地从一间房出去吓坏吃瓜群众,他暂且勉为其难地施了个小法术回到自己房内。

江洋松了口气,拍拍有些呆滞的脸,认命地想,他最终还是被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拿下了,祖师爷的棺材板应该压不住了吧?

唉,这年头,生意不景气,他一个专业素质过硬的捉妖师都沦落到给妖怪补习,祖师爷的棺材板早压不住了。现在,也就是爱上一只小狐狸而已,祖师爷说不定已经没脾气了。

江洋不是古板的人,何况这个时代,猫都不逮耗子了,一切皆有可能。

苏星宇更不在乎,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光忙活着黏他亲亲热热交流感情,完全忘了山上翘首以盼的老父亲们。

老父亲们要是知道他跟个捉妖师搞对象了,表情一定很精彩。

江洋尚未迎来最艰难的一道考验,眉姐的电话就轰了过来。

“江洋!”压抑不住的激动像是要喷他一脸,听这语气倒不是坏事,“赶紧把苏星宇给我带回来!”

“干嘛,你不是让他跟在我身边学习吗?”

眉姐大手一挥,“不用学了,有什么戏以后慢慢演,他可是歌星的料子,不做音乐可惜了啊!”

江洋不解,“你怎么知道他会唱歌,听过?”

说起来还是他们剧组之前的聚会,苏星宇被起哄唱了两首,有人录了一段发朋友圈,都是业内,眉姐点开一看就心动了。

当然她更心动的还有一方面“我的眼光你还信不过吗?正好我手头有几首歌,让他试试,如果高层满意,就让他先以歌手出道,后期势头上来了,你再提携一把,影视歌全面发展,未来几年内,哪个当红小生都别想赶上他了。”

江洋也是老油条,不会这么轻易被她说动,“眉姐,你不是看重你手下的高芒吗?他的背景可比苏星宇大多了,现成的资源,你可别告诉我,你想不到这些。”

眉姐笑了笑,“江洋,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我就跟你透个底。高芒父亲的歌千金难求,这次几首歌,就是他点名要给苏星宇的,连高芒都没这个待遇。听姐一句,苏星宇前途绝对不可限量!”

“好,等这里结束了,我马上带他回去。”

江洋虽答应,但也明白,高芒的爸爸跟苏星宇素不相识,无缘无故就肯给他写歌?扯呢吧,没有猫腻谁信?回去看看情况是可以,要有不对,他可不是软柿子。

又一次见到眉姐,幸好苏星宇还没忘了她,冲着之前那些鸡腿,充满热情地打了一声招呼。

眉姐果然笑得合不拢嘴,招呼他们坐下,单刀直入主题,“星宇,江洋都和你说了吧,让你来我们公司发展,你是同意了?”

苏星宇事先得了嘱咐,不管说什么,都只乖乖答应。

眉姐很满意,拿出一份合同,“那好,咱们就谈谈签约的问题,我跟你说明一下,这第一条,出道五年内,不许谈恋爱……”

“不行!”

这个他还是听得懂的,出道就出道吧,咋连谈恋爱都不许?

眉姐懵了,“星宇,你?”

苏星宇气势十足地说,“我要谈恋爱,我喜欢江叔叔,而且我们已经准备交……”

江洋几乎是从座椅上弹起来捂住他的嘴,干笑一声,“他说的没错,我们已经准备交往了。”

眉姐狠狠瞪着他,“江洋!你到底想干嘛?”

他一面制住惹祸的嘴,一面微笑,“眉姐,这事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反而你说的高芒父亲的事,我倒觉得奇怪,不如你帮我安排大家坐在一起沟通沟通?否则,你也看到了,只要我不同意,星宇是不会出道的。”

苏星宇还跟着连连点头表示附议。

眉姐真想晕厥过去,但权衡片刻,仍是咬牙切齿地应允了。

江洋拖着他出了办公室,才敢松手,苏星宇气鼓鼓地哼了一声,“坏叔叔!”

孩子的教育很重要啊!他故意虎着脸,捏捏白嫩的面颊,“以后不许把这种话挂在嘴边,不然没有鸡腿吃。”

苏星宇委屈地嘟囔,“你们人类真虚伪。”

江洋揉乱他蓬松的头发,无奈地笑了,“好,我虚伪,晚上回家就不和你玩亲亲了。”

他笑弯了眼,正要撒娇,边上突然传来一道高亢的尖叫。

“苏星宇!”

两人虎躯一震,扭头看去,原来是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儿捂嘴对着他们,猛地踩着小高跟哒哒哒跑过来拦在中间,护着苏星宇后退,警惕地摆起了架势。

“呔!你这万恶的捉妖师,有本事冲我来!”

一股妖风扑面而来,江洋危险地眯着眼,裤腰里四十米大砍刀已饥渴难耐。


评论(49)
热度(167)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