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新年放炮摸鱼_(:зゝ∠)_


01



张晓波凌晨五六点才把聚义厅的招牌熄下,送走最后一堆通宵的客人,终于能扑向可爱的被窝补眠了。

 

黑白颠倒的日子他适应了有一段时间,沾枕就着的功力那是杠杠的。

 

生活所迫啊。

 

倒床上乱七八糟梦一通关公战秦琼,睡得天昏地暗。

 

也不知道几点,耳边模模糊糊传来悦耳但堪比噪音的钢琴曲,他不耐烦地翻身,闭着眼在床头摸索。

 

闹铃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But张晓波并没有摸到他的爪机。

 

脑子里像塞了一吨花岗岩,沉得他无言以对。


朦胧中,隐约觉得,身下的床垫比平时更软了,被面也更滑,连气味都带着点说不出的舒适感。

 

这种说不出的感觉,学名叫做有钱人的逼格。

 

当然现在的他还没能领悟这个真相。

 

音乐轻缓悠扬,他却不懂欣赏,深情款款地注视着屋顶。

 

揉揉眼睛,仔仔细细擦得锃亮,探照灯似的扫射一圈周围陌生的摆设。

 

啊,这个占地,这个装潢,这个……这他妈只是个卧室?

 

张晓波默默估算了一下自个儿窝棚面积,彻底打消了好心的田螺姑娘连夜给他家刮大白的设定。

 

他觉得自己被绑架了。

 

又觉得身为肉票,应该没有哪个绑匪钱多到烧得慌为他营造如此安逸的环境,这是身为过来人的心声。

 

此刻,他只有一个想法。

 

我可能喝了假酒。

 

 

所以现在十分需要排毒。

 

张晓波心说,反正我撒泡尿也影响不了剧情走向。

 

于是无比光棍地下了床,忽略某些怪异之处,还算淡定地进了卫生间。

 

放水间隙,他吹着小口哨,瞄了一眼二十几年来相濡以沫的好兄弟,忽然发觉,手感似乎比以往多了两分微妙的变化。

 

张晓波没在意。男人嘛,每天看着自己的鸟都以为镶了颗八心八箭南非真钻,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来都来了,顺便再洗把脸冷静一下。


绑匪不冒头,他只好把自己捯饬干净些,说不定等会儿就要录一段肉票的自白,可不得帅气点儿?

 

正打算撸个精神的发型,张晓波挪到盥洗台前,毫无防备对上镜子,陌生的五官立马给了他一个惊天暴击。

 

就像有人扛着炮筒“轰”地把他炸成渣渣。

 

蹬蹬蹬后退三步,恨不得变张海报沾在墙面撕都撕不下来。

 

“我操!”

 

这他妈谁?

 

一张邪魅狂狷的型男脸,愣是给他挤出一副吃了翔的表情。

 

张晓波怀疑自己最近吸霾吸多了产生幻觉,整容般的幻觉!

 

他维持着吃翔的表情,拼命抠下巴试图撕下一层面具。

 

太可怕了,这个B装得我给零分!

 

 

张晓波不是土包子,他是光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长在国旗下沐浴党的红心那么多年,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冷不丁来了个借壳上市?

 

哪怕不想承认,他都得接受这个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的现实。

 

自己的灵魂钻进了陌生人的身体。

 

张晓波很费解,心说灵魂宝宝你咋就想不开抛弃了我英俊帅气靓绝后海的身体呢?

 

虽然吧,镜子里这位仁兄的颜值跟他有一拼,看在同为帅哥的份上,他就不计较精神损失了!

 

张晓波再四确认不是在做梦,就开始认真打算下一步。

 

是潜逃呢,还是潜逃呢?

 

咦,我可是受害者,怎么能说犯罪嫌疑人的台词!

 

他拉开落地窗帘往外瞅了一眼,嚯!这能见度,他都不确定自己还在不在帝都。

 

卧室内时钟显示也有八点多,他估摸着身体主人的经济条件,铁定是有个非常吃香的金饭碗。

 

药丸。

 

我连人家公司都不知道在哪旮旯。

 

对不住了兄弟,你这个月全勤奖大概破灭了。

 

张晓波在卧室转了一圈,翻出个钱夹。别误会,他可是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

 

何瀚。

 

记下自己现在的名字,再看一眼身份证上的年龄,好嘛,瞬间老了好几岁。

 

张晓波捏着何瀚的手机,解不开密码锁,望机兴叹。

 

还想验证一下这位同病相怜的兄弟是不是也跑到他身体去了呢。

 

算了,一会儿出门探探路,要是在京城,他不就能一骑绝尘杀到聚义厅了吗?

 

艾玛,我个木鱼脑子,怎么才想明白!

 

张晓波兴奋起来,没等他付诸行动,手机催命似的响了,吓得他差点砸个稀碎。

 

屏幕上闪烁着标记为“Sam”的号码。

 

死定了,这位老兄又是何方神圣?他可以选择拒接吗!

 

张晓波没敢犹豫太久,挣扎片刻,反正他现在顶着何瀚的身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老子拼了!

 

“喂……”

 

“Boss,我再有十分钟过来接你,OK?”

 

张晓波脑子一片空白,镇定地嗯了两声,连忙断线,才松口气。

 

等一下,他刚刚说的什么?十分钟后来干啥?

 

这尼玛万恶的资本家,还有司机接送!


张晓波发现自己果然太天真,替人家操心啥全勤奖,没准人家就是发全勤奖的。

 

时间不多了,他一头扎进衣帽间,也来不及怼何瀚这个万恶的资本家,随手摘了一套不知是高定还是限量反正在他眼里跟地摊货没什么分别的西装往身上套。

 

硬是绷出了一身商业精英范儿,眼看人就要来了,张晓波却莫名有些发虚。

 

真去?

 

他一小小酒吧老板,还是清楚自个儿能耐的。到底不是原装正主,这世上聪明人那么多,难说他露了马脚自己都没发现,要不,别冒险了?

 

何瀚兴许也占着他的身体,如果张晓波把他的工作弄的一团糟,谁知道这种万恶的资本家会不会疯狂搞事。

 

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张晓波牢记,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保持高冷,所向披靡。掌握十六字真言,谁还不是霸道总裁来着?

 

所以Sam按响门铃后,迎接他的就是与平时并无两样的上司大人。

 

才怪。

 

“Boss,我们出发吧。”

 

张晓波刚才电话里没听清,现在让他迎面喊出来,不禁虎躯一震。

 

Boss?

 

我居然是个Boss!

 

Sam还没发现何瀚壳子里的凌乱,就看见他走了两步,忽然捂着额头满脸痛苦,顿时大惊失色。

 

张晓波打死也不想去了,而且不服责任地头脑风暴一下,Boss这种生物通常不是被人集火拉仇恨的存在吗?他一小虾米肯定应付不来的,还是装柔弱吧。

 

朕就是这样能屈能伸的汉子!

 

“Boss,你还好吗?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不用,我有些不舒服,恐怕今天没办法去公司,你帮我……”

 

他卡壳了,说请假会不会显得不够高冷?

 

好在以Sam对何瀚的了解,他亲口承认不舒服的程度,那已经是真的撑不住了,极其上道地说:“好的Boss,我会帮你把今天的行程会议推掉,挪到明天?”

 

张晓波暗中大呼庆幸,满口答应。至于明天后天,等他跟何瀚接上头再说,说不定明天就换回来了呢。

 

也是心大,毕竟没钱没权的,何苦来搅资本主义的浑水,他可是光荣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Sam滚蛋后,张晓波就蠢蠢欲动地预备出门,一摸身上的高档西装,活了二十几年都没这么奢侈过,得嘞,咱小人物还是低调保命。

 

他上楼翻出件连帽卫衣换了,整个人都活泛过来,兜帽一罩,我就是世界的主宰!

 

眼瞅着九点,张晓波做好心里建设抽两张毛爷爷揣口袋,这不是要打车么,大不了当是问何瀚借的,事急从权嘛。

 

他出门打了车直奔聚义厅,丝毫不觉得把手机落下是什么严重的事。

 

因此完美错过了正在高歌的来电。

 

如果张晓波能看到这串号码,一定能认出来,这是他小伙伴弹球儿的。





热度: 228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228)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