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2


何瀚是个自律的人,拥有着严格精确到秒的生物钟。

 

所以当他睁眼发现已经接近中午的时候,极其深刻地检讨了自己。

 

看来不能放纵加班了。

 

但,手腕上这个电子表又是哪个星球的产物?

 

身为万恶的资本家,何瀚第一时间接收到了周围物体发射出的,与他品味格格不入的廉价光波。

 

很荣幸,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被绑架,狭小的环境更给了他一种爆炸般的真实感。

 

呵,大意了。

 

正当他安静如鸡地回忆《绑架自救十八条》时,现实就给他上了残酷的一课。

 

张晓波这张脸看上去还算人畜无害,乖仔一样的面相,被何瀚硬是摆出了高深莫测的表情,立刻飙出几分反派气质。

 

很明显,一个成功的商人,首先考虑的就是阴谋论。

 

即使是这种不合常理的事,他也有理由怀疑,他的对头掌握了某些玄幻的招数要借机打垮他。

 

将他的灵魂驱赶到另一具身体,而霸占他身体的人,会不会成为了那些人的傀儡呢?

 

何瀚把一出商战大戏脑补得精彩绝伦,甚至连自己都信了。

 

张晓波的住处前头就是聚义厅,他观察了一下敌情,酒吧不能说开得多么火爆,总归是有生意的。

 

虽然人家卖酒,自己也卖酒,可他不信酒吧老板有能耐应付一整个集团的运作。

 

果然还是做傀儡么,呵呵,我这双眼已经看透太多!

 

何瀚包公似的坐在吧台,雄心勃勃地计划着自己主演的王子复仇记,外边似乎传来开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寸头少年就蹦跶进来了。

 

“波儿哥给你外卖!”

 

他僵硬一瞬,突然发现这是个绝好的试探机会。

 

“噢,放着吧。对了,你手机借我打个电话。”

 

“好嘞!哥你手机坏啦?”

 

弹球儿爽快地掏出手机,何瀚微笑矜持地嗯了一声。

 

他还挠着头怀疑张晓波今儿早上是不是错用洗洁精漱口了,竟然没有爆粗?

 

何瀚拨通自己的号码,无人接听,顿时笑得更优雅了。

 

“那哥我晚上再过来啊,拜拜了您!”

 

弹球儿接过手机,抖了抖鸡皮疙瘩,拔腿就跑。心说这哥们儿可能是醉了没醒,我得给他一点时间冷静一下。

 

酒吧内空空荡荡,牌匾上聚义厅三个字笔走龙蛇,不过何瀚没空鉴赏,他现在要自力更生。

 

得先瞧瞧这群人把自己祸害成什么样子。

 

出了聚义厅,往胡同口一站,杵在风口五分钟,他又裹紧大衣钻回屋子。

 

还是不要轻易挑战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何瀚直觉自己进了四通八达的胡同后会变成个傻逼,因为他路痴。

 

我这么霸道的总裁居然路痴,真是苍天无眼!

 

那一刻,他终于领悟了敌对势力的良苦用心。

 

干什么!路痴没人权吗!

 

何瀚无比怀念人形导航Sam,一想到他的外挂正在兢兢业业地为一个冒牌货带路,心就在滴血。

 

有生之年第一次这么迷茫,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逆袭就倒在了起跑线上。

 

我要这脑子有何用?

 

作为点亮赚钱技能的富二代,无数混吃等死的富二代都会严重鄙视他身在福中不知福。

 

何瀚的人生目标当然不是这些米虫,于是他只能沉痛地接受了自己高分低能的设定并且斗志昂扬地奋战在成为大Boss的康庄大道上。

 

可大Boss饿了,桌上那份外卖的香气调皮地摧残他的理智。

 

介于他没有想象中那么不知人间疾苦,自然也不会有挑剔平民食物饿晕自己的窘况发生。

 

就当卧薪尝胆了。

 

餐盒仍冒着热乎气儿,何瀚打开盖子看了看,一式二十来个煎饺。

 

表皮金黄,焦香酥脆,卖相还真没什么好指摘,他不至于弱智到去计较摆盘的艺术性。

 

张晓波昨晚宵夜没吃多少,加上何瀚经常饮食不规律,胃里有些乱七八糟的小毛病,这会儿饿得直抽抽,就不客气地开动了。

 

他皱眉感受着嘴里冲开的气味,挺香的,或许是张晓波的口味适应良好。他的食谱上基本没出现过韭菜这种植物,居然也不排斥,机械地咀嚼,不知不觉消灭过半。

 

吃得正欢,大门忽然咣当一声,罩着兜帽的人气喘吁吁,做贼似的溜进来。

 

好巧不巧正对上捧着快餐盒猛塞煎饺的何瀚,之后两个人就陷入了一种蜜汁沉默。

 

这个人当然是张晓波。

 

看到自己的身体在别人掌控下眼巴巴瞅着自己这种体验还蛮邪的。

 

再想人家一个富二代龙吐珠落魄成了底层小虾米,他还有一丢丢歉疚,以及……咽了咽口水,饺子真tm香啊。

 

“嗨?何瀚,是吧?”

 

看着自己一向高贵冷艳的脸做出如此生动复杂接近智障的表情,何瀚也是很迷了。

 

而且这剧本走向不对啊!说好的傀儡政权挟天子令诸侯呢?

 

难道张晓波是无辜的?

 

不可能!这么玄幻的事完全没有半点阴谋的痕迹?晴空万里风和日丽,跨擦一下就让两个毫无交集的陌生人灵魂对换了?

 

Word妈,我上辈子到底干了什么缺德事!

 

何瀚对这个操蛋的世界绝望了,一脸冷漠地吞下煎饺。

 

“张晓波,你有办法让我们换回来吗?”

 

“大哥!你看我像是有办法的人吗?咱一没钱二没势,上哪儿给你搞科研去啊。”

 

张晓波见他也束手无策,知道此事暂时无解,唉声叹气地坐了下来。

 

“完蛋了!要是明天换不回来,我肯定要露陷儿的。”

 

何瀚冷哼一声,“小朋友,需要我帮你打掩护吗?”

 

说白了,他虽然能找过来,但自己还是不信面对天降的财富会有人不为所动。

 

而且,自己的身体莫名其妙被人霸占了,好气哦!

 

张晓波心说我看起来有那么像反派吗?

 

哦,肯定是何瀚的锅,谁让他长了一张邪魅狂狷反派脸。

 

要不是这两年脾气收敛了不少,对方早给他喷得体无完肤了,忍下骂人的欲望,死猪不怕开水烫地笑笑。

 

“嘿,大爷我还真不太想操这份闲心,了不起被当做神经病抓起来,就算哪天换回来了我也不亏。”

 

他的意思是,自己死可以,可你何瀚也别想落着好!

 

反正他俩这情况,以后会怎样谁知道?

 

一切皆有可能。

 

何瀚记了这牙尖嘴利的一笔,吃准了他不会撒手是吧,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你记着,我不是帮你,是帮我自己。你也不要以为能借着我的身份指手划脚,如果你做得好,我肯定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他已经在很努力地将他当成普通员工对待了。

 

然而习惯了发号施令的人,语气总是带着一种上级对下级的欠扁优越,至少张晓波没跳起来削他一顿算是很不错了。

 

德性!好像谁签了卖身契给你似的,老子还不伺候了呢!

 

他一把捞过快餐盒,大口塞着煎饺,吊儿郎当地翘起腿。

 

“呦呵!大老板就是有底气,可咱们俩交换身体那是谁都不跌份儿,也没少给你二两肉。倒是我年纪轻轻猛地成了年过半百的风干腊肉,就算赔几个亿我还不干呢!”

 

何瀚额角青筋一跳一跳的,简直气得要爆开。

 

“张晓波!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


热度: 214 评论: 41
评论(41)
热度(214)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