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3


张晓波可不怵,有本事打我啊笨蛋,打我就是打自己哦。

 

“别以为我占了多大的便宜,就你那摊子破事儿,求老子老子都不爱管。”

 

何瀚阴沉着脸,自己这幅死样儿瞧着咋那么欠揍呢,简直面目可憎!

 

“你占了我的身体,难道想一点责任都不负?”

 

这话似乎有些歧义。

 

但张晓波没想歪,他可是比西直门还直的boy。

 

既然何瀚变相示弱了,他也没想把人逼得太狠,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是万恶的资本家,一个不爽天凉王破哦。

 

不过他们又不是要斗个你死我活,早点摆事实讲道理不就好了?明明是两个人的事儿非得弄出高人一等的样子,搞得好像多贪你那俩钱似的。

 

“我不想负责,来找你干嘛?”

 

张晓波故意停顿了几秒,满意地看到何瀚喝了酱油一样的表情。咦,好像有哪里不对。

 

何瀚咽了口气,我忍!

 

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我明白了,那走吧。”

 

“去哪儿?”

 

“当然是回我家。”

 

他耐着性子挤出一丝微笑,张晓波就抗议了,“诶,你的生意是生意,我的生意你不管了?怎么也得先给我解决吧。喏,打个电话给弹球儿,跟他说晚上不开门儿。”

 

何瀚接过他解了锁的手机,一面翻弹球儿的号码,一面问。

 

“原因说什么?”

 

“你跟他说不开就是不开,别瞎几把问!”

 

何瀚手指顿了顿,瞪他一眼,“你能不能文明点。”

 

张晓波从酒柜上舀了罐啤的,砰地起开,潇洒闷一口。

 

“嘁,假正经,这叫生活懂不?”

 

何瀚还想说些什么,却莫名其妙地忍了下来。

 

的确,他出现的分一分每一秒都在对何瀚过去的循规蹈矩发起冲击。

 

就像恶魔忽然闯入了伊甸园。

 

生活?他也有生活,人与人的生活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区别吗?

 

他的举止,思想,都经过了尺度精准的衡量。虽然没有到何不食肉糜的地步,但他确实无法想象,张晓波那种,鲜明到极致的另一种生活。

 

甚至,看着自己的身体做出随性,或是在他感官里有失风度的行为,都会有一种隐秘奇异的向往与羡慕。

 

何瀚是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他能发现,不论是张晓波主动过来找他,还是对他不经意间言辞的敏感,都透出了骨子里对金钱的轻蔑。

 

这太奇怪了不是吗?一个不算富有的人,对待金钱怎么会是这种态度?

 

只能说明,他的心是自由的。

 

张晓波不是有钱人,对成为有钱人也不热衷。

 

也许是因为他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有理想,就是开一间酒吧,实现了,就安安分分地做着小本生意。

 

这样的生活你能说不好?

 

谁又有权利对别人的生活指手划脚?

 

张晓波觉得,比起过去东家一顿西家一顿,咋咋呼呼混日子的时候,现在的安稳才是他最需要的。

 

何瀚理解不了这份安稳的含义,但不妨碍他试图纠正对方身上的一些小毛病。

 

顶着自己的脸张嘴就是国骂,也太惊悚了!

 

“好,我不懂,可是我拜托你,请你在外人面前稍微克制一下,否则我很难收场。”

 

他学乖了,语气稍稍委婉一点,张晓波恰好吃软不吃硬,就勉为其难地坐端正。

 

“知道啦,我又不傻,不会影响你英明神武的形象的。”

 

两人接了半天头,只分吃了一份饺子,大中午的,肚子里还有些意犹未尽。

 

张晓波关了店门,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领着何瀚出胡同,直奔灯罩儿的摊位。

 

“叔儿来俩煎饼果子,大份香肠不加葱!”

 

光听这连珠炮口气,灯罩儿还以为张晓波来了,连忙麻利下手,逮着空眯眼瞧过去。

 

嗯?咋是个眼生的娃,谁家孩子,他咋没啥印象呢?

 

“小伙子,挺面善啊,你爹姓啥来着?”

 

张晓波差点顺嘴秃噜出去,赶紧刹住,“嗨!那啥……我是晓波的哥们儿,他呀跟我提过您。”

 

说着把身后不远慢悠悠溜达的何瀚揪过来,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波儿,这就是你跟我说过你爹的铁哥们灯罩儿叔,我没认错吧?”

 

何瀚一脸懵逼,幸亏智商没降低,成功接收了话里的信息量,笃定地点点头。

 

灯罩儿这才笑开了,跟张晓波寒暄几句,又使了个眼色示意何瀚过来。

 

何瀚只能硬着头皮上。

 

“哪儿认识的?家是干啥的?挺精神一小伙子,靠谱不?”

 

张晓波虽然家里没人,但他爹那些兄弟一向拿他当亲儿子,操碎了心,生怕他结交损友。

 

上来就查户口,不知道的还以为搞对象了呢。

 

何瀚心里蓦地涌起一股酸酸的感觉,他还是能看得出这个满面风霜的叔叔有多少真心实意的。

 

想起自己那血缘上的二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因为有个虎视眈眈要整垮他的亲叔叔,导致他除了老爹和弟弟,再也不信谁能无条件地为不相干的人着想,摊上极品亲戚,思想不阴暗都没办法。

 

但是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他竟然有些小感动,大概是张晓波残留的情绪作祟,他也做不出不近人情的样子。

 

“您放心吧,我不是孩子了,心里能没数吗?”

 

何瀚的壳子很有斯文败类的潜质,可摊上八竿子打不着的主儿,暂时是败类不起来了。

 

笑脸迎人的样子,还真有几分阳光朝气,冒充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应该没问题。

 

灯罩儿放心了些,主要他看张晓波装得贼拉乖巧,被迷惑了。就不管他们交朋友,偷摸跟何瀚挤眼。

 

“瞅好了啊,看叔给你多扒拉点儿料!”

 

不是多稀罕的东西,他却感觉冷飕飕的脚底都渐渐暖了起来。

 

什么都不缺,有时候也是一种缺憾。

 

张晓波听到了可能会说,又是有钱人的无病呻吟。

 

他确实没办法体谅何瀚,现在他虽不觉得金钱是万能的,但无法否认对那些有钱公子哥来说,世上就是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儿。

 

他对富二代这种生物依然提不起好感。

 

两人勾肩搭背走出老远,张晓波趁人不备,野猫抢食一样来搂他那份煎饼果子。

 

何瀚立刻闪身,警惕地护住。

 

“干嘛!那是我的福利,你想独吞啊。”

 

“现在我才是你,给你就是给我。”

 

他还挺正义凛然,张晓波气乐了,“何瀚,你个资本家跟我小老百姓抢吃的,要不要脸?”

 

何瀚无声抗议,揣着煎饼果子扭头就走,后面跳脚的也立马张牙舞爪追上。

 

如果今天之前有人说他会在大马路上风度全无地争一份煎饼果子,他肯定反手就是一巴掌。




热度: 176 评论: 27
评论(27)
热度(176)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