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4


科技拯救世界。

 

从今天起,张晓波决定把这句话作为自己的墓志铭。

 

毕竟,坐着会议室头把交椅,一日间晋升领导阶级的他全凭丹田内一口真气撑着。

 

并且心中已经把何瀚吊起来抽打得体无完肤。

 

怪不得无数人闻开会色变,原来可怕的不是开会时领导滔滔不绝,而是领导他,词穷。

 

此处应有外挂。

 

没错,虽然他跟何瀚并没有利用科学的力量换回自己的身体。

 

但,他们愉快地讨论着科学的作弊技巧。

 

何瀚以Boss的素养整了一套高科技装备,再次展示了rmb玩家的壕气。

 

张晓波戴上那副平平无奇的黑框眼镜,顿时感到自己的中二之魂熊熊燃烧。

 

“真実はいつも一つ!”

 

何瀚一把拍下戳到眼前的手指头,“什么毛病。”

 

张晓波悻悻缩着手,“无聊!有没有童年啊你。”

 

何瀚露出了个春暖花开的围笑,“如果你不小心在我的员工面前怀念童年的话……”

 

闷骚又严肃的老板忽然抽风,张晓波有理由相信,这种行为不叫失态,叫作死。

 

何瀚第一个就会把他咬死,破罐破摔。

 

谁让他们捏着对方的命脉呢。

 

鉴于两人奈何不了彼此,便都退了一步,暂时达成和平协议。

 

就当是发扬精神,互帮互助,助人为乐。

 

本着送佛送到西的原则,张晓波也就耐着性子听从对方的安排,走位串戏。

 

可惜,等到了实战,局面竟然演变成了该配合你演出的我视而不见!

 

这一切的起因都在一个人。

 

原本事情进展非常顺利,就算张晓波有一丢丢怯场,鹦鹉学舌总会了,微型耳机又不是摆设,说话声情并茂,抑扬顿挫,装装b,总能混过去。

 

会议和谐地进行着,议题围绕着这个季度的红酒代言人展开了详细讨论,张晓波高贵冷艳凹造型的同时,某个熟悉的人名儿不断轰炸着他的听觉。

 

当红歌手秦朗,影视明星秦朗,小天王秦朗……

 

“秦朗!”

 

嗷一嗓子,吓得何瀚差点从椅子上滑下来,这又是什么毛病?还一阵一阵的。

 

“张晓波!”

 

耳机那头的人似乎正在爆炸,及时拉回了张晓波的理智,导致他发现,自己被四面八方聚集过来的诡异目光包围了。

 

坐在他下首一个帅气的小哥,哦,那是何瀚的弟弟,这位先生勇敢地打破了沉默。

 

“我的天哪,哥你肿么了?”

 

企宣部另一位勇士弱弱地举手,“总裁是不是不满意秦朗……”

 

张晓波十分后悔自己拍案而起的举动给大家造成了这种错觉。

 

他甚至想摇晃着她的肩膀大吼,“满意满意!不能再满意了!他是我的命!”

 

爱豆给我家产品做代言=爱豆和我见面=爱豆和我共进晚餐=爱豆和我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突然间少奋斗了几十年,张晓波觉得老天爷果然是善良的。

 

谁还没个青春期呢。

 

秦朗在他这年龄段人心目中的地位,相当于周X伦、潘玮X、林俊X……

 

张晓波是男生,粉得虽然没到如痴如狂的地步,但也无法磨灭他迷弟的本质。

 

即使在捉襟见肘的年代,他都曾趴在商场橱窗边看完秦朗的整场演唱会。

 

什么磁带,碟片,对他来说太奢侈。

 

更别提不知何时才能亲身去现场。

 

哪怕现在张晓波已经将自己的事业经营得有声有色,一张门票不再遥不可及,只是演唱会,却不是想有就能有的了。

 

这可是他整个青春唯一闪耀的回忆啊。

 

张晓波扬起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没问题,秦朗很好。”

 

一屋子人让他搞得忽上忽下,按理说秦朗形象健康,积极向上,资历绝对够的。何瀚一咋呼,大家都有瞬间绝望,弄不好又要拼死拼活白干一场了。

 

虽说最后不是这么回事儿,但还是有人注意到“何瀚”的反常。

 

这个有人,仅包括何慕。

 

别人不知道秦朗和他们的关系,他还能不知道?

 

对何瀚这个举动,他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一定是秦朗又想了啥损招恶整他哥。

 

没跑儿。

 

唉,家用消防小能手何慕又要发光发热了,真是颜值越高,责任越大啊。

 

所以散会后,何慕眼疾手快地把企图开溜的张晓波逮住。

 

“哥!秦朗肯定不是故意的,他跟你闹着玩儿呢,你别跟他生气了呗?”

 

纳尼。

 

他跟秦朗,不!何瀚跟秦朗很熟吗?

 

还闹着玩儿?怎么个闹法?难道何瀚这个万恶的资本家和我爱豆……

 

No!!!

 

张晓波心中悲愤地呐喊,有些语无伦次,“不是……我没,好吧,听你的。”

 

“哥你真大气!”

 

何慕一拍手,兴致勃勃地说:“不如我现在把他叫出来吃个饭,反正好久没聚了。”

 

张晓波立马当机,双眼放光。

 

这么快就跳到共进晚餐,想想还有点小激动!

 

何瀚本瀚并没有读心术,但他知道何慕可是人精,鸡贼得很,更不用说秦朗,让两个混世魔王联合会师,这事儿,还真悬了。

 

“拒绝他,就说你没时间。”

 

他想当然地以为张晓波为了避免露馅,一定会严词拒绝的。

 

呵呵,天真!

 

张晓波仿佛耳聋,压抑着兴奋,故作矜持,“不好吧,他方便吗?”

 

“嗨!咱们谁跟谁啊,有什么不方便的。”何慕毫不在意地打包票。

 

“那好,地点你定。”

 

何瀚眼珠子都要惊掉了,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等一下,张晓波!你想干什么!喂!”

 

张晓波挠挠耳朵,米粒大的微缩耳机被他丢进口袋,任凭对面吼到爆肝。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资本家,哼,爱豆的幸福应该由我来守护!

 

口号喊得再响亮,毕竟他没有自认为别人着想的盲目自信,如果这是秦朗的选择,他,他一定会坚强地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哦,我的心好痛!

 

何瀚一脸茫然,发生了什么?

 

他早知道张晓波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男子,却没想到居然能这么放飞。

 

听听,一口一个小慕凑近乎,他都替他牙酸!

 

张晓波是谁啊,能屈能伸一小炮儿,不趁机打听几嘴爱豆的近况简直辜负了他遭这些罪。

 

不是,何慕平时瞧着挺机灵的小伙子,愣是分不清好赖!也不想想,他啥时候这么关心过秦朗?

 

脑子是个好东西,你还是拌份脑花儿吃了吧!

 

何瀚终于意识到,张晓波这是赤裸裸的以权谋私。

 

后槽牙咬得嘎嘣响,秦朗的粉丝果然和他这人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还好张晓波没有顺势扒了眼镜,两个人要上哪儿全在他的掌握中。

 

要是这个狂热粉丝见到偶像把持不住,他以后面对秦朗还怎么抬得起头?

 

何瀚为了自己的一世英名,或许还有清白,毅然夺门而出奔向战场。

 

张,晓,波!


 

老子给你跪下了!

 


热度: 155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15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