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5


偶像剧里的霸道总裁通常都是怎样的设定?

 

没个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的本事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男主角。

 

然后,一段鲜为人知的悲惨身世/童年阴影添块砖,加片瓦,强大与脆弱并存,成功激起广大观众心中的母性光辉。

 

那么这个霸道总裁差不多就可以出锅了。

 

恕何瀚直言,这种设定,谁信谁傻逼。

 

凭什么别的总裁生下来就为了谈恋爱,他这个总裁却要起早贪黑忙成狗?

 

很简单。

 

因为他们在演偶像剧。

 

何瀚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他是个大忙人,还是个吹毛求疵的大忙人,连带着整个公司都在以搭载火箭的速度运转,效率惊人。

 

像他这种眼里只有工作的人,是享受不了生活情趣的。

 

何慕先生如是说。

 

所以,对于何瀚愿意赏脸共进午餐,他都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转念一想,明白了。

 

没准是借着吃饭抓秦朗谈合作细节呢。

 

这才是我的工作狂老哥嘛。

 

何慕强行为“何瀚”的不正常作出了十分靠谱的解读,让我们为他的机智鼓掌!

 

张晓波其实也很想跟秦朗谈谈合作细节,但他上哪儿知道个鬼细节?此刻的脑海早已被弹幕疯狂刷屏。

 

爱豆!

 

活得爱豆!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疑似爱豆的对象?那等待会儿拉拉小手不会被当成变态吧?合个影儿肯定不会被当做神经病咯?

 

等一下,合影也是何瀚的脸啊!

 

张晓波简直气哭。

 

话又说回来,见面之后他到底是要热情一点呢,还是端庄一点?

 

何瀚那一脸性冷淡看着也不像是热情的人,张晓波有时瞧自己的脸都冻得慌,真不知道秦朗看上他什么了!

 

难道是……活儿好?

 

别说,何瀚的实力目测不比他逊,也不是没可能……

 

不不不!

 

张晓波飞快打消这个不可描述的想法,爱豆才不会像我这么肤浅呢,哼!

 

真不知道秦朗看上他什么了x2!

 

何慕目送对面一脸愤愤不平的老哥叉起餐盘上装饰的圣女果扔进嘴里,惊恐地捧脸。

 

“哥!你你你……你造你吃了啥吗?”

 

张晓波一个激灵,心说这小子咋咋呼呼的本事跟我有一拼啊。

 

不就吃你个果子,跟吃了砒霜似的,吵吵什么?

 

何慕见他若无其事,还嚼得起劲,说好的讨厌圣女果呢?可怕,太可怕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佩服秦朗。

 

能把我哥气得怒吃小番茄,除了在下,也就你了,我看好你呦。

 

作为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弟弟,何慕决定义无反顾地扮演一回知心大姐。

 

“哥,秦朗这回又怎么招你了,方便透露一下不?”

 

张晓波仿佛看见他左脸写着八,右脸刻着卦,还怎么着了,我也想知道!

 

大胆揣测一下,不就是小情人间打情骂俏吗,床头打架床尾和,有什么大不了的?

 

嗯,有道理。

 

于是他释放出了慈祥的微笑,“我们很好。”

 

嘶——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扮猪吃老虎?

 

何慕默默为秦朗点了根蜡。

 

大哥,自求多福吧,老弟帮不了你了。

 

说曹操,曹操到。

 

高挑帅气的身影由远及近,背后似乎随时闪耀着亮瞎眼的镁光灯,硬生生走出了一路T台范儿。

 

张晓波突然兴奋,恨不得跳上桌子高歌一曲。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star啊啊啊啊啊啊!

 

他暗中热情,表面冷静,一座火山默默喷发。

 

然而万万没想到,秦朗比他想象中热情一百倍不止。

 

“Hey baby!好久不见!”

 

边说,边给了一人一个大大的涌抱,并且亲切地问候了对方的屁股。

 

张晓波:……

 

我爱豆果然是一股画风清奇的泥石流。

 

何慕悄悄搂过他的肩,小心翼翼提醒,“我哥这两天好像究极进化了,你注意点儿别太刺激他。”

 

秦朗一挑眉,义正言辞地说:“小慕,我是那种人吗?这次可跟我没关系,对吧哥!”

 

张晓波还沉浸在何瀚跟秦朗是可以互相打屁股的关系中。

 

对此,何瀚有话说。

 

[把那个互相给我去喽!]

 

何慕也有话说。

 

[你是不是忘了我?]

 

他捂住耳朵,我不听我不听!

 

前一秒秦朗还是天边耀眼的流星,后一秒已经成了糊他一脸的陨石,张晓波感觉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强大过。

 

毕竟他是将来可能会跟爱豆步入婚礼殿堂的男人。

 

一定要冷静。

 

张晓波满脸僵硬,尽量笑得和善一点,主动拉着他的手,“对,你们都坐下来吃饭吧。”

 

秦朗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看了两眼,终于明白何慕说的究极进化居然特么是真的!

 

何瀚居然没有选择黑着脸跳起来踹他两脚,扭头就走?

 

抗打击能力提升了?

 

他忽然双手一拍,上身前倾凑近张晓波,似乎要把睫毛戳到他脸上。

 

“不,你不是我的大表哥!”

 

表,表哥?

 

表哥表妹,天生一对。

 

这句名言如雷贯耳,但张晓波知道,要是谁说表哥表弟天生一对,绝壁会有人蹦出来抽你丫的。

 

按理说,此时他的内心应该大放鞭炮,庆祝何瀚这个万恶的资本家没有污染爱豆。

 

可是,脸皮厚如张晓波,此刻都不禁有些尴尬。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哦不,是兄妹。

 

好一句恶毒的诅咒啊。

 

此情此景堪称史诗级乌龙,尴尬程度直追奥斯卡颁奖礼。

 

张晓波都快脑补完两人激情四射的生活了,今后还怎么纯洁地直视他们!

 

还好自己没打算以法式舌吻作为开场白,否则,没有最尴尬,只有更尴尬。

 

至于拉拉小手什么的,应该可以挽救一下……吧。

 

他使劲回想着何瀚的包公脸,眉头一皱,严肃地说:“我不是你表哥是什么?”

 

同时心里默念,爱豆对不起,我凶的不是你。

 

秦朗觉得哪里怪怪的,可是说不上来,就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你现在可是我的衣食父母了!我巴结你都来不及,怎么敢得罪你呢?”

 

乖巧地眨眨眼,一闪一闪亮晶晶,啧啧啧,真他妈帅!

 

张晓波脸红得像笼屉里的大闸蟹,绑起了横行霸道的爪子,听话得很。

 

面上还要装出家长的威严,“勉为其难”地接受他的示好。

 

“油嘴滑舌,坐下吧。”

 

秦朗笑嘻嘻地挨着他坐了,围观全程的何慕目瞪口呆,幽怨地瞥了张晓波一眼。

 

我的哥,什么时候撒娇这么管用了?你亲爱的弟弟为什么没有这种待遇!

 

我肯定不是亲生的!

 

哼!

 

我要离家出走!!!

 

 


热度: 133 评论: 28
评论(28)
热度(133)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