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6


何瀚蹲在角落暗中观察相谈甚欢的三人,心情十分复杂。

 

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看到张晓波安安分分地坐着吃饭,他顿时放心不少,想来应该没出大乱子。

 

庆幸的同时,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桌,突然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他们,是怎么聊起来的?

 

何瀚有些焦急,开始回想三兄弟间的共同话题。

 

猛然发觉,脑子里竟一片空白。

 

他已经记不得上一次三个人这样谈天说地是什么时候了。

 

何瀚不禁反思,他一心扑在工作上,确实疏忽了与家人的交流。

 

难道,这就足以让他们认不出自己?

 

他忽然意识到,从换了躯壳起,他精心准备的,似乎都只是在员工面前确保高层的身份权力。

 

因为他在想,如果是朝夕相处的家人,可能要花十倍功夫才能瞒天过海。

 

但是,这两个缺心眼儿的弟弟就这么欢天喜地管别人叫哥了!

 

让他情何以堪!

 

张晓波,张晓波!

 

何瀚恨得磨牙,慢慢地,又泄了气。

 

原来,自己也不是什么独一无二的,随便一个人就能代替了。

 

可他会这么轻易颓废屈服吗?

 

呵呵,做梦去吧!

 

另一边张晓波能有机会近距离了解自己偶像,怎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一路旁敲侧击,套出的内容比娱乐杂志详细多了。

 

聊天嘛,又不是面对狗仔记者,秦朗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顾虑,加上何慕爆料,三人聊得那叫一个happy。

 

一时高兴,顺便连下午茶都喝了。

 

张晓波心里美着呢,听见电话响,拿起来就接。

 

“何瀚先生,请你出来一下。”

 

“谁是何……”

 

他虎躯一震,连忙咬着舌尖刹住,狐疑地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接着朝对面说:“知道了。”

 

说完,管理了一下表情,起身示意,“我去接个电话。”

 

两人当然没有异议。

 

但是等他走后,秦朗就摸着下巴底气十足地宣布。

 

“有情况!”

 

何慕表示强烈赞同,“他能一句工作都不谈,我觉得情况已经非常严重了。”

 

“你说他怎么忽然对娱乐圈感兴趣,以前不是还反对来着?”

 

秦朗混了多少年的人,鸡贼着呢,就那三五句不离地打听他,还真说不准何瀚到底想干啥。

 

何慕同样摸不着头脑,“大概是想了解一下圈子的现状吧,也许觉得代言费太贵了。”

 

“什么!”

 

秦朗跳起来,激烈抗议,“我给的已经是友情价了,不至于抠这两块钱吧?”

 

结合莫名其妙的套近乎,别说,真是有可能的。

 

不过显然两人还不认为何瀚会抠门到这个地步。

 

“那就只剩下一种情况了。”

 

两人对视一眼,眼珠子同时闪烁起了八卦之光。

 

“谈恋爱!”

 

“谈恋爱!”

 

何慕霎时感慨万千,“陷入爱情的人都是傻瓜,古人诚不欺我!”

 

秦朗朝他一顿挤眉弄眼,“你说,该不会未来大嫂是我的粉丝吧?”

 

何慕有如醍醐灌顶,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聪明!我怎么没想到呢,天哪,快让我看看是哪个姑娘把我哥迷得毫无原则!”

 

秦朗指尖敲了几下桌子,双眼放光。

 

“你猜刚才会不会是未来大嫂的电话?”

 

“噢,对对对!肯定是!”

 

两个熊孩子越想越激动,屁股沾着烙铁似的一前一后蹦起来悄悄摸摸跟踪何瀚去了。

 

而前一刻,张晓波才从里面出来,何瀚眼疾手快地把他一拽,拉到了角落。

 

“你?我就知道是你,害我差点儿说漏嘴了!”

 

何瀚不冷不热地睨着他,“我看你当何瀚当得很过瘾。”

 

张晓波也明白自己冲动了,又胡乱揣测他跟秦朗的关系,难得没跟他呛,乖乖认错。

 

“对不起啊,今天是我不好。”

 

何瀚都准备开撕了,谁知他痛快赔了不是,倒没那么不可理喻,面目可憎。火消了不少,只是口气仍然生硬。

 

“看在你表现不错的份上,今天就算了,下次少跟他俩闹,听到没有?”

 

“我也没……没闹啊。”张晓波心虚地挠头,现在有机会三天两头见秦朗了,何瀚却不让,偏偏自己有错在先,不好意思顶他,真是急死个人!

 

“能不能,偶尔让我见见秦朗?”

 

何瀚看他肯好声好气地谈条件,立马有了降服他的招儿,反正以后还要靠他,话不好说太死了。

 

“偶尔?”

 

“就,十天八天怎么样?”

 

张晓波紧张地盯着他,只见他像是要冷笑的模样,赶忙改口,“半个月!半个月总可以了?”

 

何瀚晾着他,更加慢条斯理,心想,总算让我占了一回上风。

 

张晓波索性死皮赖脸,拉着他的手晃来晃去,可怜巴巴地说:“好不好?好不好?”

 

这幅神情放在他自己的脸上还算是赏心悦目,但何瀚看着自己的脸做出撒娇的神态……

 

真是说不出的辣眼睛。

 

“妈呀!”

 

何瀚正要顺水推舟地答应,冷不防背后传来一声尖叫,惹得张晓波也吓了一跳。

 

四个人八只眼睛在仿佛定格的画面里互相注视,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宛如捉奸在床。

 

何慕率先打破尴尬,举手投降,“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不会告诉爸爸的!”

 

秦朗紧接着表态,举手发誓,“我也没看见,我不会告诉舅舅的!”

 

张晓波给他俩叫懵了,还没反应过来这话的含义。

 

“你们……”说的都是人话为啥我听不懂呢?

 

何瀚却瞬间get了两个熊孩子的脑回路,差点气笑了。

 

这事儿闹得,简直……为他发掘了一条极其狂野的路子。

 

“他们既然这么说,就算了吧。”

 

算了?算啥?张晓波不清楚何瀚打断他的目的,只能含糊其辞地接话,“呃,好吧,听你的。”

 

两人松了口气,何慕嘴快,好了伤疤忘了疼,立刻戏谑地说:“哎呀!看来这个家以后还是嫂子说的算,哥,夫纲不振,你很危险哦。”

 

秦朗啧啧称奇,“何止夫纲不振,咱哥都学会撒娇卖乖了,嫂子才厉害呢!”

 

何瀚下意识想怼天怼地,但考虑到现在状况不对,明智地选择了保持沉默。

 

而张晓波已经完全惊呆了。

 

俩人一口一个嫂子,肯定不是在叫何瀚。

 

他们居然以为他跟何瀚有一腿?

 

夭寿啦!

 

关键是,何瀚他默认了,默认了,认了……

 

张晓波承认他不该胡乱脑补,但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惩罚他吧!

 

“谁说……嗷!”

 

何瀚不动声色地站到身边,收回掐在张晓波腰上的手,冲着对面二人露出和蔼的微笑。

 

“我还有话要和你哥单独聊聊。”

 

嚯!

 

这气质简直跟我哥一个地儿生产的。

 

何慕仿佛感受到了如出一辙的压力,原来老哥喜欢这款的,口味还真独特。

 

“你们聊!”

 

秦朗扭头就跑,直觉告诉他,这个嫂子比他哥更可怕!

 

 


热度: 155 评论: 32
评论(32)
热度(15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