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7


“疯了吧你!”

 

张晓波努力控制自己不在人前拆台,等人走了立马弹簧似的跳开,气愤而防备地攻击何瀚。

 

“你有特殊癖好就算了,拉我下水干嘛!”

 

何瀚心中微弱的歉疚瞬间无影无踪,对他防狼一样的架势十分不满,冷笑一声,“别说我没有特殊癖好,就算有,我也不可能对你有兴趣。”

 

“呦呦呦!好大的口气!”

 

张晓波虽然自诩比斑马线还直,但被另一个男人质疑魅力还是有点诡异的不服气,继续互相伤害。

 

“那我谢谢您高抬贵手,老子不伺候了!”

 

他试图当场撂挑子走人,何瀚眼疾手快地拉住,一个壁咚将人困在墙角。

 

张晓波莫名打个寒颤,急了,大叫,“何瀚,你还说你没有特殊癖好!”

 

何瀚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耐心解释,“你放心,我不会跟你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今天你也看到了,只是一个普通例会,你可以蒙混过关,以后呢?你能保证每次都能混过去?”

 

别说张晓波不是这块料子,任何人初来乍到都不可能轻而易举地应对。

 

他面对这些的紧张慌乱只有自己知道,隐隐排斥,却又不得不为了责任承担。

 

“我,我……我做不到。”

 

“所以,让我来。”

 

张晓波惊讶地看着他,慢慢想明白了他的企图,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不可能!你搞清楚,我什么都不懂,要是有一天我俩换回来了,那怎么办?”

 

何瀚的主意短时间内的确可以光明正大插手集团事务,哪怕当个小小的总裁秘书,只要能在公司供职,他就有把握垂帘听政,呃不,挟天子以令诸侯。

 

但又如张晓波所担心的,才出虎口,再入狼窝。

 

何瀚顶着他的马甲搅风搅雨,到时候他还能顺利脱身吗?

 

更重要的是聚义厅,难道从此关门大吉?

 

“如果换回来了,你以为我会拦你?我们公司可不养吃白饭的。”

 

张晓波怒目而视,何瀚识相地改了口风,“当然,有时间我也会帮你打理酒吧,愿意合作的话,算你个友情价绝对没问题。”

 

嘴上说得好,天花乱坠,张晓波还真动摇了,却仍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何瀚见状,又下了一剂猛药。

 

“秦朗可是我新谈的代言人,也是我表弟,只要你能保持冷静,你们见面的机会还有很多。”

 

张晓波终于彻底屈服了,含泪签署了不平等条约。

 

不过他心里依然有一丢丢别扭,纠结地看着他说:“你打入内部就算了,有必要……扯一段裙带关系上位吗?”

 

想必何瀚还是第一次和裙带关系这样的词联系起来,但人家明显很坦然嘛。

 

“你想多了,何慕主管人事,所以我才要给他一些错觉,替我应付麻烦,进了公司,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们的‘关系’?”

 

大家可能会觉得这个空降兵有后台,但也仅限于有后台了,何瀚毕竟是何瀚,一向是碾压众人的存在,完全可以打关于消裙带关系的猜想。

 

张晓波无言以对,话说到这份上了,还是由他作妖吧。

 

事实证明,何瀚的作妖效率很高,第二天就威风八面地顶着特别技术顾问的名号走马上任了。

 

员工们果然纷纷对这个空降兵表示好奇,但人家是跟总裁直接对话的level,浑身写满了神秘,一般人儿都不够格跟他说话。

 

于是,大家不禁更好奇了。

 

尤其据目击者称,这个特别顾问气场两米八,走路带风,迎面而来,几乎让人以为总裁驾到,恨不得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

 

要张晓波评价,呵呵,这位目击者,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他本来已经挺臭屁自己的条件了,但经过何瀚的一番包装,他才发现,这么好的条件,不仅应该臭屁,他都要爱上自己了好吗!

 

众所周知何瀚是个闷骚的人,他为张晓波的身体挑了一套从头裹到脚的黑西装,领口扣紧,刘海上梳,优雅又迷人。

 

张晓波本波认为,虽然气场加分,可硬件才是关键。

 

瞧咱这身材,这颜值!

 

以前怎么没发现自己帅裂苍穹的本质呢!

 

何瀚禁欲系的内涵体现得淋漓尽致,一丝不苟,严谨至极,就连伏案工作的身影,都是那么笔直……

 

张晓波托着脸坐在总裁专属真皮座椅里,无聊到数羊。

 

原来何瀚的最终目的是要他在办公室里当只吉祥物。

 

也是厚,不当吉祥物,难道指望他这废柴治理江山吗?

 

还好没人能看到这幅美妙的画面。

 

哦,除了Sam。

 

作为总裁的得力助手,他简直是在盲目遵从总裁的命令,指哪儿打哪儿,弹无虚发。

 

何瀚这几天的异常,他看在眼里,却并不怀疑,甚至有点激动。

 

啊,Boss终于知道劳逸结合了!

 

而面对顶着张晓波壳子的何瀚,他表示。

 

Boss抓的壮丁果然也有几分Boss当年的风采呢。

 

对于总裁和特别顾问同居这个血淋淋的真相,Sam只能热泪盈眶地送上自己诚挚的祝福。

 

Boss做什么都是对的!

 

他给何瀚送文件的时候,张晓波正没骨头似的瘫在椅子里,两条腿叠在桌上架得老高,睡得昏天黑地。

 

Sam一脸慈祥地点点头。

 

瞧把我Boss给累的,睡吧,可怜的孩子。

 

进入物我两忘境界的何瀚回过身,正好看见自己助理一副欣慰的神色,扭头一看,顿时黑了脸。

 

Sam退出去把门一关,顺利隔绝了里面重物落地的声响以及杀猪般的嚎叫。

 

毕竟他极其了解自己Boss的作风,偷懒还能偷多久?保准没几分钟就又沉迷工作无法自拔了。

 

半小时后他透过自己办公室的窗帘缝儿往里一看,“何瀚”果真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

 

一切尽在意料之中的Sam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看吧,我Boss怎么可能放弃工作呢!

 

与此同时,沉迷CF的张晓波暗骂一声。

 

操!是哪个龟儿子偷袭!爸爸这就教你做人!



热度: 132 评论: 25
评论(25)
热度(132)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