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09

 

【副本】君顶集团红酒交流会

 

玩家张晓波正在输入账户密码。

 

他身披何氏CEO的马甲,一身RMB装备金光闪闪地作为现场everybody的焦点。

 

对此,他只能表示,压力很大哦。

 

鉴于张晓波并没有大杀四方的手速和技巧,所以他选择了游走在人群外,假装自己很忙。

 

在【总裁气场】的加持下,成功浑水摸鱼。

 

当然了,总有小怪不怵这个buff。

 

金发碧眼Richard正在向你接近并吟唱咒语,Long time no see法文版。

 

张晓波一看,来得正好!酝酿已久的回复也不甘示弱地砸了过去。

 

两人仿佛国家领导人般教科书式的标准会晤,握手寒暄。

 

赶在掉链子之前,张晓波毫不犹豫地祭出了神器【何瀚本尊】。

 

何瀚宛若一个黑车司机,十分给力地载着外地人Richard绕到了五环之外。

 

Richard不仅没有让他出示营业执照,还愉快地从诗词歌赋谈到了人生哲学。

 

呃,反正就是关于红酒的一切话题。

 

张晓波连老奶奶都不扶,就服何瀚。

 

富二代果然不是单纯有钱而已,他现在终于体会了,什么叫人家的起跑线是你的终点。

 

给他少奋斗三十年都没能耐享受。

 

张晓波正在认真地感悟人生,斜前方一个中年发福大叔挂着一脸和蔼的假笑,有预谋地逼近。

 

“何瀚,你怎么不招待Richard先生?”

 

有杀气。

 

张晓波看着眼前浑身洋溢着反派气质的人,几乎可以肯定他的身份。

 

何瀚的倒霉二叔,何远庄。

 

这人简直就是被电视剧里的专业反派给附身了。

 

他孜孜不倦地想要独占君顶,打垮何瀚,走上人生巅峰。

 

据统计,何瀚刚上手的时候就不知道被他穿了多少小鞋,有冤都没地儿喊去。

 

他爸爸是这样表示的,年轻嘛,多练练,都是一家人,你叔叔有分寸。

 

呵呵。

 

何瀚无fuck说。

 

张晓波总结出了一点捷径,反派的话,那就得反着听。

 

什么?他问你为啥不招待?那他肯定是不想你招待了!

 

也是,何瀚到手的好处,他又摸不着,怪不得这么羡慕嫉妒恨。

 

“我不是才招待完么,二叔没看见?”

 

就两句话的功夫,亏他好意思说。

 

何远庄瞧这侄子理直气壮的模样,暗中鄙视,几天不见,他睁眼说瞎话的功力见长啊。

 

“我这不是看你以前都亲力亲为吗,谁想今年你也放心丢给别人。”

 

大叔,知道你想亲自上,当面挑拨就弱爆了哦。

 

张晓波想得也差不离,何远庄不是不怀疑这个空降的顾问,他甚至阴暗地揣测,会不会是何远堂插手了。

 

哼,就知道他耐不住寂寞,老了老了怎么甘心痛快放权呢!

 

何远堂:……

 

我就不能安静地度个晚年吗!

 

在何远庄看来,他巴不得老爹和儿子斗上,他好渔翁得利。

 

何瀚也不是刚入行的小伙子了,他都没少在他手上栽跟头,这个顾问还能撑过他的手段?

 

所以,何远庄不介意他积极表现,这原本可都是何瀚该做的,换谁谁不恼火?

 

张晓波就不恼火。

 

“什么锅配什么盖,我看人家做得很好嘛。”

 

一看就是发自内心的称赞,何远庄差点信了。

 

回过神来,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子。

 

想不到,何瀚的表面功夫修炼的更加炉火纯青,连他都被带了节奏!

 

他想,一定是这里风水不好,小兔崽子,改日再战!

 

张晓波见他说没两句就匆忙走开,不由摇头。

 

唉,这届反派不行!

 

何远庄光撩不打,他没了斗智斗勇的对象,瞬间制霸全场,成功晋级。

 

顺利通关,最满意的就是何瀚了。

 

他们这回配合得挺默契,主要还是自己吸引住了Richard的全部火力,当然张晓波的应对也不错,看他无聊得都快咬酒杯了,今天就差不多到这儿吧。

 

“妈呀,终于结束了!”

 

张晓波解放似的使劲儿抻了个懒腰。

 

何瀚心情甚好,居然有心思开玩笑,一副惋惜的样子。

 

“你好像很累,那今晚就别去聚义厅了吧。”

 

“你说啥?”

 

张晓波嗖地站直了,双眼冒出狩猎般兴奋的光芒,乐道:“真哒?我能回去了?”

 

“你怎么像是被我这地主压迫一样,我有这么霸道吗?”

 

他心说那可不么,嘴上却笑嘻嘻地,“不不不,你一点儿也不霸道,我跟这儿瞎乐呢。”

 

好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张晓波又不是傻子,这点脸色总会看的,奉承两句也不会少块肉,对方要不是何瀚,还没这面子让他吹捧。

 

如果两人是单纯的上下属关系,这种态度是没问题的。

 

偏偏何瀚就有些微妙的不痛快。

 

张晓波顶着他的脸,他对对方的容忍度难免一降再降,毕竟除非原则上的错误,什么都要较劲那也太累了。

 

而且他最近认识到自己一个错误。

 

不能否认两人间是存在差距的,何瀚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本就是强人所难。

 

张晓波并非他想象中的一无是处,本该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变成了同病相怜的两个人,他颇有些难兄难弟的情谊。

 

可对方明显是把他当做匆匆过客,大写的不熟。

 

何瀚脆弱的心灵受到了创伤。

 

他一气之下,倒也没有小心眼地出尔反尔。

 

只是心里暗戳戳地想,你不当我是朋友,有的是人想跟我做朋友都没机会!

 

张晓波一刻也待不住,拉着他就往外撵。

 

正值饭点,聚义厅又没到开门的时候,他似乎是想起这点,干脆拉着何瀚在胡同里左弯右拐。

 

街面上撑起的排挡里散着腾腾热气,露天的路面,也支着许多桌椅,每一个夜晚,好像都是生意兴隆,座无虚席的。

 

何瀚心里有数,估计他们也要这么来一发。

 

看着周围一大波兄弟姐们儿小情人,他大胆猜测,这估计是一种表达情谊的特别方式吧。

 

张晓波往那一站,豪气地挥手,“老板,两斤麻辣小龙虾!”

 

“好嘞!”

 

“再炒盘菜杆儿,弄个宫保鸡丁!”

 

老板麻溜应了,他这才心满意足地找地方坐下。

 

何瀚依然在思考一起吃路边摊是什么级别的交情。

 

油汪汪的大菜很快上桌,张晓波感动地嚎了一声,饿虎扑食。

 

何瀚见他三下五除二拆了一只小龙虾吭哧吞下,盯着他的唇陷入了沉思。

 

“你,不觉得辣吗?”

 

他确定自己是不会吃辣的,但张晓波成功地让他开始怀疑至几!

 

“辣啊!”

 

张晓波幸福地哈了口气,唇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又辣又爽,别怕,我可能吃辣了,你也试试?”

 

何瀚谨慎地抿了抿唇,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真有可能不怕……但要不是的话,咋办?

 

正犹豫间,他已呼哧呼哧烫着手剥了一只,热情地递到嘴边,呃,这个,不吃就不大好意思了吧。

 

何瀚张口咬住,虾肉不大,嚼几口也就咽下了。

 

嗯,这东西确实不……嗯?不辣?

 

他只觉嗓子眼儿有一把火蹭地蹿起来,把他烧成了烤脑花。

 

一眼瞄到翠绿的菜杆子,慌不择路地挟了一大口往嘴里塞。

 

张晓波连忙伸出尔康手,“唉!那个也是……辣的。”

 

晚了一步。

 

何瀚已经被辣到不想say话。

 

张晓波安利失败,干笑着说:“要不,你再试试宫保鸡丁?”

 

何瀚拒绝和他说话并干了一罐菠萝啤。

 

在他眼里这可能并不是宫保鸡丁,是宫保青椒,宫保黄椒,宫保红椒,宫保朝天椒。




热度: 133 评论: 16
评论(16)
热度(133)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