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0


这顿晚饭以张晓波吃得肚皮溜圆告终。

 

何瀚心很累了,在这个连菜杆子都辣的世界,他还能相信谁!

 

张晓波好心为他叫了一碗馄饨,可惜以身试毒都没能让他动摇。

 

不吃,坚决不吃!

 

结果就是,一个吃撑了,一个饿着肚子,俩人在胡同里瞎溜达消食儿。

 

开玩笑,这个点儿夜生活都没开始,还真只能在街上游荡。

 

张晓波本着善良的胸怀,十分真挚地指着街边热火朝天的摊子问他。

 

“要不要来点儿?”

 

“不要。”

 

“真不辣,我发誓!”

 

何瀚估计是有心理阴影了,目不斜视地拒绝,“不要,一顿不吃饿不死我的。”

 

张晓波一脸忧国忧民,“那饿坏了我怎么办?”

 

何瀚住脚,犀利的眼刀嗖嗖甩过去,扭头就走。

 

张晓波忍不住笑,嗤地一声破功,赶紧跟上。

 

“诶!哎,Boss,别跑啊,逗你玩儿呢!”

 

“我说真的,你随便吃点儿凑合一下也行。”

 

“好吧,大老板,人是铁饭是钢,整个公司都离不开您的英明领导啊!”

 

“你想吃啥,要不我给你报个菜名儿,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

 

他在前面闷头走,张晓波就慢悠悠跟在后头,嘴里嘚啵不停。

 

何瀚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个屁。

 

有点想笑是真的,毫无波动是假的。

 

张晓波,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成功引起了他的注意。

 

呃,然后呢?

 

他突然有些茫然,最近怎么老是冒出奇奇怪怪的想法?张晓波再有意思,和他,也没多大关系吧,

 

何瀚愣了会儿神,发现身后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直至消失了。

 

他立刻回头,只见张晓波扶在墙面,一手捂着肋上,脸色冷凝,身躯微微发抖。

 

“你怎么了?”

 

才碰到他,他整个人就晃了晃,坐在地上,急得何瀚连忙接住他。

 

“哪里不舒服快说啊!”

 

张晓波咬得唇角发白,拉过他的手按在胃部,“这里……疼。”

 

何瀚知道自己有些小毛病,可他的食谱一向清淡健康,本身又吃不了辣,也没想到发作起来会这么严重。

 

他第一反应就是拨120,他以为自己会很冷静,很镇定,但听到电话占线的声音,他还是慌了。

 

张晓波恨不得躺在地上打滚,好像喉咙里伸进了一只手硬生生扯着胃往外拽,拧抹布似的,折腾不休。

 

疼得精神都有些暴躁,又想骂人,又想哭。

 

何瀚没法子,只能背起他,自己跑到大马路上拦车。

 

张晓波趴在背上,虚弱地说:“还是,打120吧……等出租车到医院,我估计,已经不行了。”

 

“别胡说!”

 

何瀚脱口而出,又觉得自己语气太重,他反而不再说话,默默伏着好似随时都会断气。

 

“你会没事的。”

 

张晓波眨眨眼,皱着眉头也顾不上理会他干巴巴的安慰了。

 

热心市民帮他们拨通了急救热线,总算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直到上了救护车,何瀚都不曾缓过来。

 

他发现自己还紧紧捏着张晓波的手,颤得不像话。

 

就算是个陌生人,他都不忍心看着一条无辜的生命消逝。

 

与其说是担心自己的身体如何如何,可真如何了,他却还是活着的。

 

人死了,才是什么都没了。

 

何瀚对死亡心存敬畏,大概没有人是不敬畏的。

 

所以当医生说张晓波是急性胃炎的时候,他几乎崩断的神经才真正松缓下来。

 

人家是在替他受罪,何瀚还是自觉欠他的,也就主动承担起了照顾的责任。

 

张晓波虽疼得意识模糊,但熬过治疗后,人已清醒不少。

 

身上还是难受,乱糟糟的一团。

 

何瀚特地去买了些清清淡淡的粥,见人正好醒着,就要喂他。

 

张晓波才吐一通,嗓子烧得慌,嘶哑极了。

 

粥递到嘴边,恹恹地把头一撇。

 

“还是你自己吃吧,别再把我的身体饿坏了。”

 

何瀚手一顿,汤匙慢慢没入清粥里。

 

张晓波见他沉默,不免怀疑自己将话说重了。

 

其实也没有怪他的意思,还不是自己胡吃海喝才闹得,这事儿真没法完全怪谁。

 

扭捏一会儿,闷闷地开口。

 

“对不起。”

 

“对不起。”

 

张晓波瞪着眼看过来,何瀚忽然觉得自己的脸做出这幅表情有点蠢,影响发挥,于是把目光移开。

 

“你,你有什么好对不起我的。”

 

张晓波不自在地挪了挪,根本想不到他这样高高在上的人会积极承担错误。

 

“我没告诉你身体情况,也没有阻止你吃那些东西,我觉得责任在我。”

 

何瀚说得认真,张晓波觉得这会儿抢着认错略显矫情,难道要他俩一人一句“我的错!”“不!是我的错!”,演琼瑶剧吗?

 

他一向走的都是最野的路子。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何瀚居然对这个问题感到异常愉悦。

 

可能是疯了吧。

 

“你先养好身体,其他的,日后再说。”

 

张晓波呵呵一笑,算是接受了他的好意。

 

自己又不是什么无私奉献舍己为人的,人家都主动表示了,还矫情个啥。

 

好歹他还要角色扮演,这人情也不怕还不起。

 

何瀚却莫名觉得和他的距离拉近了一步。

 

他从未想过自己的情绪有一天会为一个特别的人奇妙波动,云端上舞蹈,波涛里遨游。

 

或许想过,只不过没想到会这样强烈。

 

在你和陌生人产生交集之前,你无法确定这个人是吃瓜群众还是你的真命天子。

 

这种现象被称为薛定谔的男朋友。




热度: 140 评论: 24
评论(24)
热度(140)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