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1


张晓波很不爽。

 

套用一句琼瑶style的话。

 

他从身体到心灵难受得快要死掉了。

 

想他从小也是吃苦受罪过来的,那叫一个皮实,一年到头连声咳嗽都没有。

 

加上条件不好,有吃的就不错了。

 

何瀚倒是啥都吃得上,偏偏禁忌也多,俩人一比,还真说不好谁更幸福。

 

张晓波让他照顾着吃了药,愣是提不起精神,胃里又不是特别舒服,睡一阵醒一阵的,感觉就要神经衰弱了。

 

何瀚忙活大半夜,只趴在床边迷瞪。他也不敢闹出太大的动静,病房里白得晃人,虽说开的是夜灯,却活活刺得他眼仁生疼。

 

张晓波抽出手按下开关,一片漆黑,这才睡意渐重。

 

何瀚从未这样陪护过,即便睡着背也直挺挺的,没多久就脑袋一歪,呼吸不畅地睁开眼。

 

他呆了几秒,适应黑暗的眼睛看着四面空荡的病房,猛吸了两口代表医院的特殊空气,胸腔内渐渐漫开一股窒息感。

 

像是即将停摆的钟表,拖着沉重的步伐迈向终结。

 

何瀚下意识去摸自己平时放药的地方,口袋空空。

 

恍然意识到,这不是他的身体。

 

自从换了身体,他似乎把那些抗焦虑的药都抛在了脑后。

 

或许他以为换了身体就不会发病。

 

这确实能带来一个有效的心理暗示。

 

但这个暗示的作用正在枯竭。

 

作为停药的惩罚,这次发病仿佛誓要将他扔进绞肉机里粉碎。

 

何瀚捂着喉管,那里的气息争先恐后消散,水份灼烫蒸腾,渗出皮肤,大约会为他留下一个干瘪的肺。

 

他痛苦地倒在地上,座椅发出刺耳的声响。

 

张晓波惊醒,连忙开灯,却被他的模样吓到了。

 

何瀚整个脑袋都是冷汗,严重脱水,面色发青。

 

他总算理解了看见自己身体濒临死亡的恐惧。

 

护士听见铃声匆匆赶来,显然也对何瀚的状况吃了一惊。

 

医生一边做急救,一边问张晓波过往病史。

 

他哪里有什么病史,何瀚的就更不知道了,支支吾吾说不出来。

 

医生也不问了,先打一针安定,再让他通知家属。

 

张晓波四肢发软地瘫在床上,真是拍电视都没这么刺激的。

 

何瀚也太惨了吧,看来自己以后不能气他了,这要是给气得半身不遂,还不得照顾他一辈子啊。

 

苦中作乐地想了想,心里忍不住叹气。

 

他到底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张晓波对他的感官十分复杂,一个人展现了强硬的一面,又展示了脆弱的一面。

 

说他好,也没有那么好。说他坏,更没坏到无可救药。

 

张晓波其实不是很想深入评价他。

 

他们就不算什么亲密无间的朋友,自己对他的看法根本不重要。

 

何瀚也不会去在乎一个,生命中原来根本不可能有交集的陌生人对他的看法。

 

张晓波一底层小市民,只有操心不完的生计,过好自己的日子就够了。

 

不需要做白日梦。

 

何瀚有怎样的经历,怎样可怜,他一点都不想关心。

 

真的。

 

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眼皮像是撑着铁签,固执地不肯闭合。

 

张晓波烦躁地挠了挠头。

 

好似一旦分享秘密就会产生出乎意料的发展一样。

 

电视剧不都是这么演的吗?男女主角经过掏心掏肺的交流,感情突然有了质的飞跃,然后成功为爱鼓掌……

 

等等!

 

什么电视剧?男女主是哪个?谁特么要谈感情了!

 

张晓波猛然发现自己的思想很危险。

 

他震惊地捂嘴,打死都不想承认这个可怕的脑补。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对何瀚……

 

不!一定是自恋,一定是!有什么大不了的?爱谁都不如爱自己嘛,哈哈。

 

张晓波不断洗脑,才勉强压下难以置信的疯狂念头。

 

真是的,想什么呢,最多是对成功男人的欣赏而已。

 

他故作轻松地笑笑,看见窗外渐亮的天色,默默叹口气,揉了揉疲惫的双眼。

 

安定药效过去,何瀚也清醒了,他躺在张晓波身旁的病床,一扭头就能瞧见人。

 

“Hi?”

 

张晓波招招手,翘着腿打了个招呼,吊儿郎当的,看上去应该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昨晚多亏你了。”

 

何瀚稍稍抬起手臂,一阵肉痛,肌肉紧张还未消除,慢吞吞地按摩着。

 

“哗,你还说啊,吓死我了。”

 

似乎发觉自己反应太大,张晓波眼珠转了几圈,目光游移,嘴里嘟嘟囔囔。

 

“还好这里是医院,按个铃儿医生马上过来,要是单纯靠我,你肯定完蛋。”

 

何瀚好笑地说:“你该不会这么靠不住吧。”

 

张晓波眉毛一扬,竖起食指,“诶,那可不好说。”

 

“毕竟我也是个伤残人士,要完蛋也是咱俩一块儿完蛋。”

 

何瀚感慨一声,枕着胳膊,“如果那样,只能说是命了,跟我一起离开这个世界的居然是你。”

 

这话说得,张晓波别别扭扭地想,他大少爷跟小虾米死在一块儿确实委屈了哈。

 

“哎,可别带上我,我还没活够呢。”

 

何瀚眼中露出了些兴味,“怎么?那你就打算看着我死?哦,我明白了,没了我就没人知道咱俩的秘密了,对不对?”

 

谁跟你有小秘密。

 

张晓波咬牙吐槽了一句,故意说:“是是是,到时候我也不用做什么总裁了,直接拿钱把什刹海买下来安度晚年!整片海都是我的,不买票不许溜冰,我也发展副业爽爽。”

 

他以为何瀚会毫不犹豫地冷嘲热讽。

 

呵呵,嘲呗,他本来就是掉钱眼儿里的人。

 

何瀚盯着他煞有介事的表情,忽然憋不住笑了出来。

 

张晓波一懵,啥意思?

 

“你口气也太大了吧,我都不敢说买下什刹海,你还规划得挺美。”

 

翻译过来就是,你可拉倒吧,要啥自行车?瞧给你能耐的,咋不上天和太阳并肩呢!

 

张晓波让他打得措手不及,茫然了半天,有些恼羞成怒。

 

“喂!我在计划卷款跑路啊,你就不怕我见钱眼开悄悄恁死你?”

 

说着,双手一掐,龇牙咧嘴做了个凶恶的样子。

 

何瀚反而见鬼似的看他,“我怕?你要是能对着这张脸下手,那你就动手好了,悄悄动手,我也不知道。”

 

“我……”

 

张晓波我了半天,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沃。

 

自己又不是啥野心家,对自己的身体痛下杀手,不怕有心理阴影?

 

嘿!

 

我他妈想自黑一下怎么就那么难呢!





热度: 128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128)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