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2


 

张晓波本来还怕何瀚一时兴起,说我给你讲个故事blablabla……

 

正在苦恼用什么姿势拒绝收听,又不显得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提起的打算嘛。

 

也是厚,怎么说也是隐私,哪里能随随便便讲出来。

 

他庆幸的同时,还有些小失落。

 

所以,电视剧果然都是骗人的。

 

再迷信这些他就是个瓜!

 

俩人说实话也不算什么大病,隔天差不多就能出院了。

 

何瀚挺有良心地给他放了一天假。

 

呵呵,当然了,说是放假,其实就是换了个地方办公。

 

反正不需要他操心,连签字都包圆了,他还是继续吉祥物生涯吧。

 

要不说何瀚是个龟毛的呢。

 

笔迹这种东西,他铁定模仿不出来的也就罢了。

 

另外在某些小事上的坚持简直顽固得令人发指!

 

张晓波尤其不能理解洗漱用品为啥一定要另换一套给自己用。

 

虽然他是没有用别人的兴趣啦,但这种事情不要强调他都会准备的好吗!

 

何瀚这疑似嫌弃的态度让他极其无法理解。

 

大哥,你自己的身体嫌个什么劲儿?

 

张晓波曾经小心眼地想往他的杯子里吐口水,想想还是算了,反正他也不知道喝了多少自己的口水。

 

呃,换过来好像也是。

 

天哪,好像很恶心的样子,呕!

 

他成功膈应了自己后,总算对何瀚的安排没有意见了。

 

张晓波照例瘫在沙发里,无所事事,浪费青春。

 

“啊,好无聊!”

 

翻了个面,晃着脚丫说:“商量个事儿呗?”

 

何瀚的段数,看透他的小九九不要太容易。

 

“这几天暂时没办法了,你身体还没完全恢复,最好不要喝酒,再等等吧。”

 

“哦。”

 

张晓波其实也没有要紧事非得去聚义厅,就不勉强了。

 

由于这几天的工作何瀚都可以在家解决,张晓波只需偶尔去公司走个过场,晃悠一下表示他这个总裁还健在。

 

一不开会二不训话,何瀚倒是很放心他单枪匹马地上。

 

然而,不训话不代表听不到别人的闲话。

 

张晓波遇上的时候,还不当回事,打算暗暗偷听一下有什么劲爆的八卦。

 

结果最劲爆的就是他了。

 

何瀚顶着他的壳子,虽然能力出众,但身份模糊,靠山成迷,总有人会不服气。

 

“看他这么厉害,倒是总裁的好帮手。”

 

“好帮手?嘁!我可听说了,那位弄不好是来分蛋糕的。”

 

“不会吧,总裁的奶酪也敢动?”

 

“谁说的,靠谱吗?”

 

“就是啊!”

 

“别不信,我看他难保是太上皇的人。”

 

“这要是真的,他应该也斗不过总裁吧。”

 

“不好说,总裁的手段大家心里都有数,硬拼估计够呛,但要是人家肯来软的……”

 

“能跟总裁玩玩,他也算赚了不是?”

 

七嘴八舌,有男有女,满含恶意地哄笑。这个论调倒是似曾相识,隐约可见谁的手笔。

 

原来的张晓波听到这些话,根本不会生气。

 

甚至可以冷静地嘲笑他们。

 

现在不同了,他得承认自己对何瀚的感觉确实不单纯。

 

仿佛真像他们说的,跟何瀚玩玩,算他赚了。

 

他与何瀚,就只配得上一个玩,而已。

 

张晓波感到心有余悸,还好从未将自己的心思说出来,一个人也没告诉。

 

否则,他会更难受。

 

它的根是腐烂的,只能烂在心里。

 

何瀚有什么好,凭什么把自己送给他玩?

 

他很了不起吗?没了显赫的地位,能力再强又怎样,还不是连他自己都配不上了。

 

张晓波并没有自负到认为自己认真起来就能做得比何瀚好。

 

无法与他相配。

 

没有得到对应的珍惜和喜爱,更没有了为爱疯狂的勇气。

 

越想越憋屈,何瀚对他既不温柔也不喜欢,他是蠢猪吗不要一颗糖就能被人骗走?

 

张晓波觉得自己病的不轻,八字都没一撇就在那儿操心未来了。

 

就像上学的时候一本正经地思考将来到底是上清华还是北大。

 

够了吧!什么神经病单恋,根本不符合他日天日地的画风!

 

他应该冲到何瀚面前,直截了当地问一句。

 

你他妈对老子到底有没有意思!

 

不行,再委婉一点。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这个,好像更自取其辱一点。

 

或许别太直接,迂回一下可能会有效果。

 

“聚义厅去不去?”

 

何瀚仍旧沉迷工作,并没有注意到他今天的不对劲,头也不抬,“现在没空,再等等吧。”

 

张晓波此刻像是随时都会爆的炮仗,自己也不知道哪句话就点着了。

 

“再等等?你就这一句吗?也对,我那些小家业怎么能和你大企业相提并论!”

 

他这几天心平气和,听话得很。何瀚没多想,这会儿看他发脾气,还以为公司有人招他了。

 

“sorry,我的确只顾着自己的工作,你要是想回去,我可以抽时间陪你。”

 

“你算老几啊,我想去哪里,不需要你的批准!”

 

何瀚对他总是有几分宽容,现下也还能忍住。

 

“我从来没有限制过你,你知道我们情况特殊,所以我希望最好能和你一起行动。”

 

“呵!说的多好啊。”

 

张晓波冷笑一声,“去你公司的时候你怎么不说?我到自己的地盘,你还不放心上了!怎么,我的客人都是三教九流,给您的贵体跌份了是吗?”

 

何瀚心中本就有些朦胧的暧昧,可他这样介意排斥两个人的身份,恐怕自己只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当下也有些忍不住脾气了,“你吃枪药了是不是?一进来就阴阳怪气,谁惹的你去找谁,别拿无辜的人泄愤!”

 

“你以为我是谁?我就是这个死样子,受不了你走啊。”

 

他说完,忽然恍然大悟,“不,这是你家,要走也是我走。”

 

何瀚还想着等他发泄一顿就好了,没想到真有离开的意思,忙拦着他。

 

“你去哪里?”

 

张晓波飞快抽出手臂,瞪他一眼。

 

“管得着吗?蒙你弟的,真以为我和你交往?”

 

何瀚动作一顿,指甲掐进掌心里,任他跑了出去。

 

这个混蛋真是,气死我了!

 

不止他对感情拿不定主意,何瀚也悬乎着呢,这么一胡闹,他就打算硬下心肠不搭理他。

 

可是坐下来,笔抓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落下去。

 

坐立不安。

 

又开始反思,他们互换身体有一段日子了,张晓波的店面一直让弹球儿帮忙撑着,平时不说,何瀚真就当他没问题,只想着忙自己的。

 

仔细想想真挺不地道。

 

要不是上次出了意外,张晓波没去成,大概也不至于这么惦记。

 

何瀚心里为他找了理由,便想着把人找回来好好说说。

 

在对待感情方面,他一向自认是个有风度的绅士,喜欢对方,就会让着对方。

 

打是亲骂是爱嘛。

 

跟你发发小牢骚,肯定是拿你当自己人呢。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何瀚万万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热度: 127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127)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