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3


乌云满天,空气中漂浮着令人压抑的烦躁。

 

张晓波冲出门,在路边随手招了个出租车坐上去就叫司机放肆开。

 

司机难得逮着个人傻钱多的,立马油门踩到底,尽情放肆。

 

然后他们就在高架上堵了两个小时。

 

这他妈的,司机都尴尬了。

 

张晓波还能说什么?

 

堵车不仅消磨情感,还腐蚀意志。

 

他出门前分明暴躁得挠墙,现在却已耗没了脾气。

 

操!

 

草草草!

 

张晓波果断放弃坐骑,眼瞧着街边一片灯红酒绿,也没细看,脚下瞄着一间格调不错的酒吧扎了进去。

 

不让老子来,老子偏要来!

 

管他是谁开的!

 

他大马金刀往吧台一坐,豪迈一指。

 

来二两烧刀子……是不可能的。

 

张晓波顶着酒保诧异中略带一点不屑的目光点了一杯酒精度数最低的,水。

 

勉强也能说是酒。

 

他可不想一会儿再被抬进医院。

 

张晓波自动无视周围若有若无的打量,反正看的不是他。

 

不过说起来,何瀚的颜值应该很有市场,君不见他屁股刚坐热就有人来搭讪了吗?

 

一定是个前凸后翘的辣妹!

 

张晓波咬着吸管儿,一口水差点吐到面前连头发丝儿都暴露着风骚二字的,男人脸上。

 

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

 

还是说,何瀚这个妖孽,天生就特么的吸引同性?

 

他正凌乱着,那个男人笑眯眯地开口了。

 

“小哥第一次来吗?”

 

张晓波一阵恶寒,这语气听起来总有一种逛窑子的感觉。

 

“老子是你大哥!”

 

风骚男人一噎,这叫人还怎么搭讪?谁把这个直男放进来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洗你!

 

“哥们儿,泡妞去对门,咱们是内部消化,看招牌了吗就乱跑?”

 

他看着白眼翻上天的男人,努力领悟了一下他的意思。

 

内部消化?

 

那不就是……

 

张晓波默默扫了一圈四周谈情说爱的人,再三确认里面真的找不出一个雌性。

 

震惊!我被一群基佬包围了!

 

“怎么着,哥们儿借酒浇愁还要挑地方吗?”

 

他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又不是怪兽,还能咬死他?

 

风骚男人看他也不是排斥的意思,也有些摸不清他的路子。

 

“跟男朋友吵架了?”

 

“谁是他男朋友!”

 

哦,懂了。

 

小两口跟这儿闹呢,他无趣地撇撇嘴,这么好的条件,本就是碰碰运气,没主才奇怪呢。

 

旁边坐下的几个同伴就笑,“Jim,又钓凯子啊!”

 

风骚男Jim摆摆手,“钓个屁!早有人咬钩了!”

 

张晓波还不乐意了,“干嘛,看不起我啊?来来来,我就坐在这里让你钓。”

 

Jim心里一切,城里人的套路他还不知道吗?

 

这种剧情他已经看烂了。

 

您的男朋友正在骑马来的路上。

 

像我这种炮灰,此刻就应该冷漠地坐在原地,以免殃及池鱼。

 

没错,我的名字就是,单身狗。

 

“别逗了,你要不是跟男朋友吵架,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

 

张晓波斗志昂扬地想要反驳他,Jim忽然眼前一亮,拍拍他的肩往后一指。

 

“嘿!那是不是你男朋友?”

 

呵呵,扯淡吧,以为随便指个人就能转移话题了吗?看我不喷得你山丹丹花开红艳艳!

 

“何瀚。”

 

何瀚?什么何瀚,哪里来的何瀚!

 

张晓波好悬没把脖子扭下来,盯着出现在身后的人,半天才反应过来,这声“何瀚”是在叫他。

 

在公开场合,称呼方面何瀚总是做得滴水不漏。

 

然而这不是重点。

 

“你跟踪我!”

 

何瀚当然不需要这么复杂。

 

家中常备定位小芯片,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迷路了。

 

很遗憾,张晓波并不知道身上那件装备里藏了这么个小宝贝儿,自然而然就以为是何瀚尾随他。

 

Jim及其同伴满眼看好戏的兴奋,吃瓜围观。

 

何瀚也没想到张晓波会跑到这种地方来,心中不愉,但还是放软了语气。

 

“有什么事我们回家说。”

 

张晓波侧身避过他来拉自己的手,“不用,那是你家,不是我家。”

 

还说不是两口子,这都住到一块儿了!

 

Jim非常自觉地劝架,“你看你男朋友都找过来了,还是跟他回去吧,有什么是睡一觉不能解决的呢,你说是吧?”

 

当着何瀚的面,张晓波又羞又恼,硬撑着一脸冷淡,“我说了我没有男朋友,要不你跟我睡一觉,看看能不能解决好了。”

 

Jim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子,叫你多管闲事!对着狂飙冷气的何瀚讪笑一声。

 

“两位的家务事,不要伤害无辜群众嘛。”

 

张晓波恢复镇定,认真地问:“还有事儿吗?没有就走吧,要是再让人误会了,我可不负责。”

 

死鸭子嘴硬。

 

Jim和同伴们对视了一眼,总算看出了这是一场持久战。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淡定不了了。

 

快看前方发生了什么!

 

何瀚一把搂过张晓波,用舌头狂甩对方嘴唇。

 

周围顿时响起了狂欢的口哨。

 

果然这种时候就该强吻嘛。

 

Jim对这种套路已经麻木了,不过还是很给面子地起哄。

 

张晓波感到身体猛地一抖,灵魂出窍般,眼前忽然断电,耳边依然响着热心群众的叫好。

 

何瀚居然……

 

他怎么下得去嘴啊!

 

难道他才是天下第一自恋狂?

 

视线逐渐恢复1080P,他鼓起勇气聚焦到对面脸上,也想亲身体验一把亲自己的玄幻。

 

等一下。

 

对面这道剑眉似乎不是我的画风!

 

张晓波眼珠子一瞪,直到同样捕捉到对方眼中的惊疑,终于确认了一件事。

 

他们,换回来了!

 

何瀚意识到这点,心头的喜悦像是香槟酒沫迸发,不客气地反客为主,掌握了自己身体的主动权。

 

然后围观群众就发现一开始闹死闹活的人发起了热情如火的回应。

 

妈的,这哪里是吵架,根本是大型虐狗现场!

 

何瀚的初衷本来是打算讲道理,但是,涵养再好的人,也总有个不讲道理的时候。

 

对于别人小两口吵架的观点,他很满意,并且坚信事实就是这样。

 

谁说不是呢?

 

张晓波可好,上来就撇得干干净净,分明之前,他对自己并不是完全没有感觉,怎么忽然恨不得划清界限了?

 

何瀚当然想不通,甚至被他的作为气得失去理智。

 

吻上他的时候,整个人还都是懵的。

 

好似两块磁铁,一松手,就义无反顾地抱在一起。

 

交换得太突然,张晓波脑子里闪过短暂的不知所措。

 

他心情复杂地闭紧双眼,任凭何瀚将他吻得几乎断气。

 

 



热度: 145 评论: 32
评论(32)
热度(14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