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4


雨幕柔化了城市霓虹,冲刷燥热,风卷着雨雾,扫在脸上生出一丝凉意。

 

张晓波高高梳起的刘海被打湿,杨柳似的一缕一缕垂下。

 

像一只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地低下高傲的头颅。

 

何瀚却好似凯旋的将军,胜券在握,仿佛已经摘取了爱情的果实。

 

他庆幸自己的不理智将两人朦胧的关系摆在明面。

 

而张晓波并没有拒绝。

 

是没有拒绝的吧。

 

虽然沉默,但默认,也是接受的一种方式。

 

何瀚揣着几分期待,指节微屈,小心翼翼地探向他的指尖,肌肤的温热淡淡刺激末梢。

 

张晓波飞快缩手,警惕得犹如荒野求生的猎人。

 

他捉了个空,有些失落,不禁定睛望着灯光下略显柔和的面庞。

 

与镜中看见这张脸的感觉完全不同。

 

甚至可以清晰地分辨两个人。

 

奇妙的羁绊,诱使他悸动,在不确定这份悸动能维持多久的前提下,何瀚决定进一步发展。

 

只要两个人互相喜欢,感情自然是水到渠成的。

 

可事实超出了他的预想。

 

张晓波解脱一样长叹,洒脱的态度又重回眉眼。

 

“终于结束了,何瀚,很高兴认识你。”

 

这句话没有任何值得深思的情绪波动。

 

陌生得像是初次见面。

 

何瀚收敛了喜悦,“你说什么?”

 

“我说。”他的语气也像是初次见面那般轻松,“很晚了,回家吧。”

 

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的意思。

 

何瀚无法装傻,死皮赖脸也不是他的作风,他现在只想弄清一件事。

 

“张晓波,你真的不明白?”

 

他也清楚,怎么可能不明白?不过是垂死挣扎。

 

“我明白,可我不爱你。”

 

一针见血,张晓波直白得令人害怕。

 

何瀚想笑,却完全笑不出来,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我不信。”

 

“你凭什么不信?你就敢摸着良心说,你爱我吗?”

 

他的眼睛很漂亮,如同水晶,冷漠地美丽。

 

“你认为我不爱你?”

 

何瀚不懂他为什么忽然这样绝情,用这么荒谬的理由。

 

不爱?不爱他何瀚会让自己陷入如此被动的局面?

 

简直是被牵着鼻子走!

 

“当然。”

 

张晓波语气坚定,“你对我,最多算是有好感,我也一样。”

 

“这还不够吗?”

 

何瀚难以理解,两个人不在一起,好感怎会升华成爱情?

 

“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们在一起之后的结果?”

 

何瀚似乎听懂了他的意思,脸色难看地摇摇头。

 

张晓波轻笑一声,“我想过。”

 

“我和你也没什么新鲜的发展。”

 

“要么,没过多久,玩腻了就分开,一拍两散。”

 

“要么,你家人反对,咱们根本没戏。”

 

“还是你想告诉我,你已经爱我爱到了考虑好面对各种问题的解决方法?”

 

何瀚确实想得不深,他并不是习惯受人安排的性格,爱情这种事,必须拥有绝对的自主。

 

但张晓波看得透彻,他们情况特殊,到时候局面不是谁都能掌控的。

 

他已经过了一时冲动的年纪,早在意识到自己不对劲时,认真思考过了这段感情将会面临的困难。

 

这不是划一辆车,给钱就能解决的问题。

 

他再也承担不起冲动的代价了。

 

他很清楚自己还没有为了何瀚就能面不改色地面对暴风骤雨的勇气。

 

怦然心动的一刹那,美好,也不堪一击。

 

或许是身体的交换,让人产生超越常规的刺激,等到回归原位,新鲜感消失了,生活该怎么样,依然怎样。

 

难道张晓波仍能过着吃喝不愁,躺着数钱的日子?

 

本该是两条永远没有交集的直线,照着原来的人生轨迹,也挺好的。

 

说穿了,他对这份感情没有信心。

 

两个人应该都需要一点时间和空间冷静。

 

哪里可能没了谁就活不下去呢?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能说服我的家人,你愿不愿意……”

 

“订一张空头支票有意义吗?”

 

“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张晓波笑了,带着些讽刺,“你知道吗,要是张学军还在,哪怕他是个老混混,都会拼上老命打断你的腿。”

 

对啊,一个人再坏,也是见不得孩子受欺负的。

 

所以,张晓波认为在这段关系里,他是注定被欺负,被辜负,不平等的了?

 

凭他那样无法无天的性格,到底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现在被辜负的,不是我吗?

 

你不信我爱你,不信我能给你最好的未来,所有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值得吗?

 

何瀚神色变幻不定,嗓音几乎要被雨声淹没。

 

“原来你就是这样看待我?”

 

“张晓波,你一定会后悔的。”

 

这一次,何瀚没有再试图挽留。

 

他眼睁睁看着张晓波的身影消失在雨雾中,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雨天总是令人讨厌的。

 

但张晓波从未像此刻这样感谢这场雨。

 

至少能让他成功骗过自己。

 

谁哭了?反正不是他。

 

可他,还是很难受。

 

或许他比想象中的更喜欢何瀚一点。

 

这都不要紧,他们的人生不会再有交集了,谁会永远记得一段插曲?

 

只是,张晓波并不明白。

 

放弃接近,也就没有了珍贵的机会,去成为彼此生命中必不可少的旋律。

 

但他已作出选择,沉溺过去又有什么意义?生活依然要继续。

 

张晓波继续着昼伏夜出的事业。

 

何瀚继续着昼夜伏案的忙碌。

 

仿佛,曾经作为另外一个人存在,只是一场荒谬的幻想。

 

可总有人能察觉这件事是真真实实发生过的。

 

比如,何慕。

 

他发现何瀚完全颠覆了这段时间的宽松作风,不禁恢复了工作狂本性,而且更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最重要的,他亲爱的大嫂整整缺席一周了,他哥居然没反应?

 

他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哥,我嫂子呢,你把他藏哪儿了?”

 

“不知道。”

 

“啊?”何慕半信半疑,“你可别蒙我,他总不能连工作都不要了吧?”

 

“人家想去哪儿是人家的自由,我们有什么权利管?还有……”何瀚瞥了他一眼,冷哼,“注意你的称呼。”

 

何慕谨慎地捂嘴,倒吸一口冷气,“你们,吵架了?”

 

“冷战?”

 

“分,分手?”

 

何瀚脸色狰狞得好像下一秒就要跳起来咬人。

 

“给你三秒,从我眼前消失!”

 

何慕连滚带爬地溜出来,终于确定,这必须是失恋了。

 

都说失恋使人变态,果然没错。

 

可两人不是很合得来吗,怎么不声不响就掰了呢?

 

张晓波能力出众,办事又吹毛求疵,追求完美的性格简直跟何瀚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这样一个人,总不会是骗财骗色吧。

 

呃……也不是没可能。

 

难道,他的财产真被卷走跑路了?

 

何慕心中正义的火焰顿时熊熊燃烧。

 

岂有此理!

 

大哥,就让亲爱的弟弟我为你讨回公道吧!





热度: 135 评论: 30
评论(30)
热度(135)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