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5


聚义厅在胡同里也算小有名气。

 

何慕摸过来时,对着高端大气的招牌直咂嘴。

 

哪个男孩子心里没个江湖梦?

 

本来他是找茬的,这会儿不免收敛了两分。

 

自己得有大侠的风范,上来就砸场子,怎么看都是地痞流氓这种炮灰角色的活计。

 

他去过的酒吧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地儿倒跟他之前玩的不同,甭管是摆设还是布局,都新鲜得很。

 

所以张晓波暂时并不缺客户。

 

开始谁不是图个新鲜?就算腻了,总能留下几个常客吧。

 

别人不说,洋火他们隔三差五谈生意呢,那些老板都不是抠门的主儿,大碗喝酒,收益还挺可观的。

 

张晓波知道这份照顾的缘由,之所以没有拒绝,是因为他长大了,分得清什么是人情,什么是施舍。

 

人家有钱没错,可也没义务事无巨细地关照兄弟遗孤的吃喝拉撒。

 

他光棍一条,有手有脚又饿不着自己,都是有骨气的,何况一个大小伙子,直接塞钱不埋汰人么!

 

小时候那么艰难也熬过来了,张晓波就不信他养不活自己。

 

张学军要好的兄弟做什么的都有,再不富裕都能偶尔捧个场。

 

他从前不懂事时埋怨过这些狐朋狗友连累得他没爹没妈,后来一看,在结交狐朋狗友这点上,他爹还真不如他。

 

酒肉朋友,说散就散了。

 

这个年代,哪里找得到托付后背的过命交情?

 

可笑张晓波跟他老子怄了这么多年气,到头来肯四处奔走的也只有这么个老子。

 

他现在已经明白,尖锐的棱角并不能让自己活得更好,他要试着去接纳,理解这些老伙计的善意。

 

不喜欢欠人情是一回事,但张学军的余荫,总得要有个让他们使力的地方。

 

毕竟他走得那么匆忙,又让他们热血了一把,对于他的离去,多少都有些惋惜。

 

张晓波能过得好,怎么说也是个安慰。

 

这个小酒吧就清清静静地开了下去。

 

何慕虽然认为他有骗财骗色的嫌疑,可说实话,还有待观察。

 

因为一般来说,卷了款该潜逃吧,人分明好好地跟那儿擦杯子呢,一点也不怕他哥秋后算账,这么嚣张哪是爱情骗子该有的态度啊!

 

难道被偏爱的总是有恃无恐?

 

他想通了关键,不禁庆幸。

 

好悬没有胡搅蛮缠大闹一场,要不丢人丢大发了。

 

还是说,他俩走的是情变的正常流程?

 

何慕依然抓心挠肝地想要知道真相。

 

不行,主动搭讪之。

 

“嗨,嫂……呃,晓波?”

 

真险!差点就尴尬了。

 

张晓波正抓着里里外外擦了几十遍的玻璃杯发呆,随口答应了一声,意思地瞥了一眼。

 

然后他震惊了。

 

“何慕?”

 

张晓波看着他身披泡吧专用战袍,整个人金光闪闪,散发着一种“来啊,钓我啊”的凯子气质,顿时目瞪口呆。

 

现在的资本家,都喜欢这个调调吗?

 

倒不是说他的装扮有多浮夸,而是有一种叫做反差的东西,极其挑战视觉。

 

他在公司还打扮得人模狗样,谁知化身夜店咖,简直换了个人一样。

 

跟现在的小年轻比,何慕也不算多出格,顶多穿得像个DJ。

 

当然跟何瀚还是没得比,好歹是亲生的,张晓波也是不懂为什么他的便服就单调得令人发指。

 

“是我!”何慕直觉以两人现在的关系会有尬聊的风险,果断决定强行切入主题。

 

“你,没有话想对我说?”

 

看到他,张晓波满脑子都是何瀚,胡乱嗯了一声,“对不起,辞职报告我会发给你的。”

 

不是,这切得太快我有点晕!

 

何慕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拗到了辞职上,忙摆手,“不用不用!我不是问这个,你这么优秀的人才,辞职了是我们的损失!”

 

张晓波未置可否,都这样了,他还能怎么解释?只好说:“不好意思,我有些个人原因,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何慕觑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开口,“你跟我哥,到底怎么回事儿?”

 

张晓波神情古怪,仿佛在忍耐什么,半晌才憋出一句。

 

“你哥,怎么说的?”

 

“他啊?”何慕挫败地挠头,“他让我消失,我还能咋办?”

 

那个画面,让张晓波突然想笑,末了,唉了一声,“我们是和平分手,原因,基本在我,不方便透露,你也别瞎猜了。”

 

这不跟没说一样吗?

 

何慕心里吐槽,还和平分手呢,何瀚就像个不定时炸弹,无差别轰炸,两个人看起来又不像是没意思的样子,真不知道搞什么飞机。

 

他暗戳戳地揣测,难道是爸妈冲张晓波甩支票了?

 

亲娘诶,不会这么狗血吧!

 

好一出荡气回肠的灰王子。

 

何慕想,张晓波提出分手的姿势一定十分冷酷无情,要不能把何瀚气这样?

 

为了爱人的事业,前途,忍痛割爱,多么伟大而真挚的感情啊!

 

“喂……”张晓波在他眼前打个响指,奇奇怪怪的,不知脑补什么,有钱人的思想都那么复杂吗?

 

何慕俨然生出了救苦救难的心,坎坷的小情人儿,就让亲爱的弟弟来拯救你们吧!

 

“好了好了,既然你们是过去式,我也不管了。”

 

他眼睛乱瞟,瞄见后面柜台上一摞秦朗的杂志封面,又兴致勃勃地接口,“你是秦朗的粉丝?”

 

张晓波来了些精神,“没错,我可是十年铁粉!”

 

何慕反倒惊了一下,看来再高冷的人,碰到爱豆一样根本把持不住嘛!

 

灵机一动,清了清嗓子,举杯示意,“我有一张秦朗粉丝见面会的门票,反正也没空去,看在朋友一场的份上,送你了。”

 

张晓波原本还犹豫,只是想到他们表兄弟,一张门票也不是很难弄到手,又没有提什么过分要求,于是爽快接受了。

 

何慕暗中奸笑,hinhinhin!好戏在后头呢!





热度: 120 评论: 15
评论(15)
热度(120)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