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薛定谔的男朋友[瀚炮]

*互换身体*


18


张晓波冷静地看着巴士开出了机场。

 

终于忍不住向邻座的大婶咨询。

 

“阿姨?这趟车是去白金岛吗?”

 

显然他忘了一件事。

 

黑头发黄皮肤的不一定都是中国人。

 

“#&%@……思密达?”

 

张晓波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摆手说nothing。

 

我特么连英语都是渣,韩国人就不要来凑热闹了好伐!

 

妈蛋,实在没办法,只能到时候再求助秦朗。

 

老天保佑,何瀚可千万别掉马甲。

 

巴士开到港口,一车人分别卸往几个方向。

 

司机大叔非常殷勤地亲自送他上船,可能是在场的人里何瀚的气质看起来最想肥羊吧。

 

张晓波呵呵,掏出何瀚的钱包,打开一看。

 

眼都绿了。

 

尼玛一叠美钞,不宰你宰谁?

 

不行,不能纵容这种资本主义习气!

 

他果断抽了一张面值最小的五美元递过去……应该够吧?

 

司机大叔的笑声更加响亮,红光满面。

 

张晓波秒懂,哦,肯定还是给多了。

 

他跟着几个车上下来的游客一同进了船舱,记得之前好像也是陆路转水路,大概没错。

 

然后张晓波在海面上又飘了半小时。

 

无聊得都快啃手指甲了。

 

摸出手机一看,没信号。

 

这会儿他心里已经感觉有些不对劲。

 

十有八九,走错路了吧。

 

关键是,他还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要去哪儿!

 

真是天要亡我。

 

张晓波老老实实坚持到船靠岸,很好,天还没黑!

 

不等他发射求救信号,电话就迫不及待地闹了。

 

一看,陌生号码。

 

还是别看了,何瀚手机存的对他来说基本上都是陌生号码!

 

张晓波只好清了清嗓子,模仿着他的语气喂了一声。

 

“张晓波!”

 

对面传来怒吼,吼得他脑子一蒙,结结巴巴地说:“何瀚?”

 

何瀚像是运动过后急喘了几下,声线中并未暴露出任何情绪。

 

“你在哪儿?”

 

张晓波看了一眼脚踩着的沙子,“我,我不知道。”

 

“别闹了,快告诉我。”

 

已是有些警告的意思在里面,他不禁委屈了一下,哼着:“我说了不知道,谁跟你闹了!我说我要去白金岛,谁知道他会给我带到这个鬼地方?你以为我现在很高兴吗。”

 

“你……”何瀚深深一叹,放软了语气,“你留在原地别动,看看周围有没有路标,说给我,我去找你。”

 

张晓波默了默,把眼前度假村的招牌念了一遍。

 

何瀚沉思片刻,问他,“带你来的人,是不是说,hakuraa huraa?”

 

他仔细回忆了,果然是这样,忙说:“对对!我也是这么说的,他自己都‘ok!’了。”

 

何瀚松了口气,解释道:“你要去的是Hudhuran Fushi,他说的是哈库拉岛,我很快就过去,你千万不要乱跑,待在度假村等我,别走。”

 

张晓波略不自在地咳了咳,“哦……知道啦,我又不是小孩子,你好啰嗦啊。”

 

何瀚似乎在那头笑了一下,气声性感撩人。

 

他捏着发烫的脸,心想,总有一天我会爱上自己的!

 

一屁股坐在喷泉边,试图冷静。

 

百无聊赖地往水池里瞧,看见水里满满铺着一层钢镚儿。

 

全是钱!

 

张晓波啧啧赞叹,要是搁家里挖个坑冒充许愿池,这就发家致富奔小康了啊。

 

他一直是无神论者,但是最近的经历显然在给他上演打脸传奇。

 

心里依然对这套不怎么感冒,可闲着无聊,那顺便搞个事吧。

 

张晓波摸出个硬币,暗暗寻思。

 

我扔进去,如果是正面,就要跟何瀚在一起。

 

手指一拨,银光划着半弧,咕咚落入水中。

 

正面。

 

张晓波呆住了,我就随口一说,这手气真特么旺!

 

颇为心虚地想,巧合,肯定是巧合,哪有这么灵验的。

 

捡起硬币,又扔了一遍。

 

正面。

 

这,这……封建迷信要不得!

 

再来,看谁肝得过谁!

 

张晓波撸起袖子,从艳阳高照,掷到太阳落山,全是正面。

 

老子信了你的邪!

 

难道这就是命?

 

不行,不可能那么衰!

 

他捂着硬币默念,如果是反面,我就跟何瀚在一起。

 

吹口仙气,信心满满地一抛。

 

有本事再给我正面啊笨蛋。

 

张晓波就着灯光,眯眼一看,冷汗就滴下来了。

 

反,反面。

 

这是什么孽缘!

 

他注定要跟何瀚缠缠绵绵到天涯吗?

 

冲这时不时交换身体的概率,他应该这辈子都撇不开何瀚了吧。

 

张晓波心烦意乱,忍不住狂啃手指甲。

 

然后被人握住了手腕。

 

“你居然已经饿到吃手了吗?”

 

天哪,多么熟悉的乡音,亲人呐!

 

他心里大石落地,看着何瀚说不出的顺眼。

 

“甭废话了,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吧。”

 

何瀚连忙拽住他,“等等,我进来的时候最后一班船已经开了,你要游回去吗?”

 

“啥?那我们不是要在这里待一晚上?”

 

何瀚大概是看他一副天塌地陷的样子太惊恐,好心提醒,“我们又不是来荒野求生的,这里有现成的度假村,你怕什么?”

 

张晓波义正言辞地说,“我是不会跟你开房的。”

 

何瀚差点一顺拐摔个狗吃屎。

 

“你脑子里能不能装些正常的东西?”

 

他傲娇地一扭头,“怪我咯,这是你的脑子。”

 

何瀚盯着他,忽然移开目光,轻飘飘丢下四个二。

 

“可我的脑子里都是你。”

 

张晓波虎躯一震,边关连连告急,几乎要控制不住举起白旗投降。

 

咬牙半天,愣是没憋出几个字儿,“你……”

 

何瀚冲他笑了笑,云淡风轻。

 

“这是你自己挑起的,我纯属正当防卫。”

 

张晓波也分不清他哪句真话,哪句假话,只能狠狠撂下一句。

 

“算你牛逼!”


 



热度: 120 评论: 21
评论(21)
热度(120)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