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男友是九尾狐【番外】

o(*≧▽≦)ツ大概可以叫我的儿砸是九尾狐


关于生孩子这件事,许诺表示,他就算没吃过猪肉,好歹也看过动物世界。

可这一切并没有什么卵用,他家孩子不是按照正常程序怀上的,自然不可能按照正常程序出生。

老实说,许诺那天一早醒来发现自己身边多了个蛋,当时他就震惊了。

甚至有那么一刻,他猜测这是亲亲老公给他打的野食,很久没像正常人一样吃饭的许诺顿时有种立刻架锅点火煮了的冲动。

还好这颗蛋的爸爸及时出现,慧眼识蛋。

所以许诺只能老老实实地把蛋揣在怀里,一脸懵逼。

不要再提起哺乳动物生了个蛋这种专业严谨的科学课题,他现在的内心已经强大到可以面不改色接受这个事实了……才怪。

首先,必须声...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三十三回】完结


妖的内丹,既是无上的滋补佳品,又是走投无路时玉石俱焚的引子。

涂山君是个无恶不作的妖,所以他不明白,同为妖族,女娲何至于偏心至此,分明他才是她的本源传人,她却将成仙的机缘毫不犹豫地给了那只该死的九尾狐!

正如她向来疼爱的人族一般,凭什么那些不知所谓的凡人和妖狐可以得到眷顾!涂山君不甘心,妒恨交加,急于增长自己的实力,也不走那漫长而艰苦的正道修习,反而踏上了凶残快捷的妖修之路。

或许从那时起他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吸食凡人精气,抢夺小妖内丹,蛇性冷血,自然未曾觉得有任何不妥,哪个妖不是这么过来的?长期的杀戮扭曲了心性,涂山君越发残暴,他看不惯那个天子...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三十二回】


五色霞光冲破云层,白雪皑皑的山峰瞬间耀目之至,许诺沉沦在疼痛与欢愉的漩涡中,忽然浑身一轻。

冥冥中仿佛能感到一股清气渗进身体,与体内骤然涌入的热液融合,慢慢涨开,他觉得自己好像和天地融为了一体,丹田处久违地凝起强劲的内息。

积雷山汇聚的天雷越发猛烈,许诺清晰地探知到了岌岌可危的混元珠,还有枝叶凋落的红莲。

涂山君竖起浑身碧鳞顶着雷霆余威逼近,挥舞利爪残暴地撕扯着一再削弱的护体真气,几近四分五裂,梦寐以求的宝物唾手可得。

恰恰此时,犹如枯木逢春,铁树开花,奄奄一息衰败的莲瓣蓦地光华大盛,浴火重生般再次绽放。

涂山君见混元珠闪过一阵流光溢彩,一点点没入莲...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三十一回】


许诺终于明白,他真的死过一次,什么判官鬼差,都是真的,他还能清晰地回忆起身体被剜开的痛楚,以及再也感受不到的赤红莲华,原来全都不见了。

苏凯文就是这样用自己的命来填他的命。

破败的身体重回生机,他抹了抹脸上余温犹存的血液,忽然攥住了摁在额前的手。

“你敢消了我的记忆,我会恨你。”

许诺很少对他说出这么狠心的话,也从没有哪一次让他觉得如此笃定,似乎他说得出,就一定会做到。

苏凯文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他的抗拒又太过强烈,竟一时奈何不得,只好如他所愿,收回了手静待时机。

许诺怎会看不出他心里的想法,既惊且恸,猛扑上去抱紧了他。

“不要再有下一次了,求求你...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三十回】


这一年来许诺以为鬼怪神奇的事也见多了,可猛地听到黑暗中传来的笑声还是忍不住毛骨悚然。

寂寥无声处缓缓飘出一道虚虚晃晃的倩影来,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垂首又添万种风情,未及近前,苏凯文已上去纳头便拜。

“不肖子孙有苏氏叩请祖宗安康。”

那幽魂飘荡上前,面容模糊,却隐约窥见妖艳非常,闻言一笑。

“哦?妲己罪孽深重,自绝于天地,有苏氏因我没落,你竟还认我这个祖宗?”

苏凯文坦然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若无您的因,便无我今日果,何况祖宗余荫佑我,我不认您,岂非数典忘祖?”

妲己幽魂浮动,似是极为满意,“后人果真长进了,不像我们当初兽性未除,哪管他人伦道法,这千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二十九回】


许诺一缕魂魄晃晃悠悠脱体而出,只觉眼前白茫茫一片,恍惚中想起自己横死,心中哀恸,挣扎着回首,忽然感到项上一紧,枷锁般将他勾去。

耳边似乎有无常鬼模糊细数生平,嗡嗡念动,他听不清,既苦涩又不甘,人生短短二十余载,到死也没得到什么,终究是悲苦一世。

浑浑噩噩地被鬼差拘下了地府,堂上判官吒吒呼喝,许诺却还在想他的前世冤孽,今生缘尽,也不知来世再见他,是否一眼便唤起前尘?

他溺在自己的幻想里,不曾注意判官与鬼差的纠葛,他们一恼怒一忧愁,争执不休,许诺静静地候着宣判,怎知这时凭空生出一股力量拽得他向后跌去,判官与鬼差眼睁睁瞧他魂魄不见,相视苦笑,只得把那生死簿上的...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二十八回】


方兰生暗自握紧了匕首,他本就发觉今日一场地动来的蹊跷,现在看来怕是那妖魔按捺不住出手了。

只是不知涂山君这一来是乘胜追击,还是穷途末路。

虽说这几人血肉之躯不好损伤,但苏凯文早将几招杀手教给了他,纵是以寡敌众,倒也能游刃有余。

许诺发觉事态有异,连忙将几人缠斗的画面挡在身后,又担心言蹊看到了多想,一时间也顾不得她的倔强,双手握住她的两只胳膊将人从地上拽起来,急急忙忙地想要避开。

言蹊痛苦凄厉地嘶喊着,钻心噬骨地疼,方兰生已动作迅速地将几人用火符烧下指甲大小的蛇蜕来,见了这些明显附身不久的蜕皮才暗道不好,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许诺是升起了防备之心,言蹊的...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二十七回】


许诺仿佛忽然丧失了说话的能力,胸口无限的委屈与不甘都在翻滚沸腾中逐渐蒸发。

他静静地靠在苏凯文肩上,月色朦胧凄清寥落,强而有力的心跳却隐隐轰鸣,迸发出一股令人安心的力量。

“我现在这幅不人不妖的样子,你恐怕要久等了。”

苏凯文眉尖微皱,将他撇到一边的脸轻轻扭过来,“你是不是不喜欢,是不是嫌弃我是个妖怪?”

许诺慌了,眸中泛起水光,连忙紧紧拥住他,“不!我没有嫌弃你,真的没有……”

苏凯文像是失意落寞,又体贴地说,“如果你真的不喜欢你自己变成这样,我可以离开,再也不来打扰你。”

许诺拼命摇头,“不要不要,我只是在说气话,你别当真。”

一时冲动后,恢...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二十六回】


“你确定,那个东西真和许诺有关系?”

季彦坚定地点头,指手画脚地说,“你们还别不信,我亲眼看见的!他当时慌慌张张,跟做贼似的,要不是因为这个,难不成是见鬼了?”

司文挠挠脸,思考了一会儿才说,“所以你到底是想告诉我们,许诺让哪个女人怀孕了,还是许诺他自己怀孕了?”

季彦分析了一下可能性,郑重说道,“我觉得许诺怀孕了比较靠谱。”

“好了,你们歇会儿吧,这种没有根据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季彦你也是,小心许诺知道了和你没完。”

魏歌不得不打断他们,虽然这话荒唐,也不是什么好事,被别人听去还不晓得会传出多难听的话来,他们之间的兄弟情分已经岌岌可危,这个罪魁祸首是...

【凯诺】我的男友是九尾狐

【第二十五回】


“有……吗?”

苏凯文吃了一惊,他刚刚也没想什么不好说的事,哪里会无缘无故把尾巴露出来呢,于是就有些不信。

许诺警觉地到处看了看,见四下无人,便上前往他的屁股狠狠拍了一把,“骗你干嘛!我跟你说要不是我临危不惧急中生智,整个教室的人都得给你吓死。”

他确实没必要说谎,但苏凯文也是真的没有感觉,要是就这么无知无觉地露出原形,那后果……还是挺严重的。

毕竟抹灭百八十个人的记忆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会天打雷劈的。

谁都不想平白招道雷劈自己玩玩儿,不过这样大的隐患在苏凯文眼里也不亚于被雷劈了,试想,他的法力未曾出现任何问题,居然会莫名其妙地控制不住自己,莫非是,上...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