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江城子【尘远】【七十二】

【七十二】爱恨两难


“哥!宁致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看这些!”

宁佩珊推进书房,绣鞋点地,不由分说一掌按在桌上,纤纤玉手掩住了账册文字,宁致远揉了揉酸涩眼眶,靠在椅背。

“别慌,天没塌下来呢。”

宁佩珊心里一酸,含恨道:“不,这回天真要塌了!”

说着,又轻轻推他,满目忧色,“现今城中财名略显的人家无不被安逸尘设计霸占家产,逼得一家子背井离乡,赶尽杀绝,说不得下一个就是我们,你说他究竟意欲何为?”

宁致远微阖着眼,头也不抬,“我怎知道,这黄白之物,谁还嫌多了。”

她暗暗咬牙,“那也不能这般豁出脸面明抢!你可知外面如何传的?都说安都督有意求娶小雅太郎之女,这才一家一家搜...

江城子【尘远】【六十八】

【六十八】美人如玉


大夫过府看诊,亦得出了个劳累过度的结果,开了副药,仔细叮嘱了许多。

宁致远自恃年轻力壮,并不在意,等那大夫走了,又要起身看账。福林哪里肯?如今宁家只这一脉,更是护得眼珠子一般,二更已过,正是该歇息的时候。

因他盯得紧,宁致远不好违拗,见他也有了年岁,恐自己不依老管家就跟着啰嗦一夜的,唯有抛了事务,安生歇息。

这会儿虽躺在床上,但翻来覆去,仍是白耗了许久才入眠,早晨倒起晚了些,一觉睡了足足的,这回总没由头拦他了。

宁致远才收拾好,瞧着福林迎面进来,只道他仍旧要劝,正打算开口回绝,他却先说,“少爷,有客到。”

“哦?一大清早的,谁会上门?”宁致远将信...

江城子【尘远】【六十】

【六十】万国香会

 

“事情办得如何?”

文世轩打了个冷颤,指节焦躁不安地摩挲杯沿,抖索着眼皮鼓起勇气直视她,“东西我已加了进去,他并未发现异样。”

末了,又忍不住追问了一句,“这对他可有妨碍?”

小雅惠子冷笑道,“现在才来顾念亲戚情分,不觉得晚了么?还是你认为,明日就是万国香会,还有机会挽回?”

文世轩慌忙道,“不!我不会告密,也不需要挽回,一切都是他们罪有应得!”

小雅惠子温柔地轻拂他的肩,“别怕,那可是个好东西,能够将他们家一网打尽的好东西。你不说,他们又怎会想到是你这个端方正直的好女婿,好妹夫在背后下刀子呢!”

嘲弄讥讽的笑声不停歇灌入耳内,轰得他脑中嗡鸣,好...

江城子【尘远】【五十八】

【五十八】比翼连理


“杀人灭口?”

文世轩怔忪不宁,几乎陷入混沌之间,小雅惠子的声音不断引导他对这个事实深信不疑,他竟也真有了几分松动。

“我娘,我娘不过一妇道人家,他声威赫赫,纵有什么勾当,凭他手眼通天的本事,谁又能碍着他半分了!”

一通宣泄,重拳击在桌面,已然心生怨怼,屏风后突兀地响起一阵轻笑,“你得如此想,倘若这件事发,无论他现下爬得多高,恐怕都要一朝跌落尘埃了。”

文世轩冷静了些,凝神细思,愕然道,“莫非是……”

谁人不知当政那家深恶痛绝者为何?即便他只是嘴上一提,也要再三思量,惶惶不安,生恐让人听了去。

“文少爷该明白了,你说,就算他身为三省都督,可能扛...

江城子【尘远】【五十五】

【五十五】奉天之乱


安逸尘最担忧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彼时他正因着江淮水灾的善后事宜敲打城中富商,半是邀请半胁迫地诱他们放血救灾,好添补骤然空虚的国库。

岂料次日,大街小巷都被报童响亮的号外叫卖声充斥了,居然声称沈阳沦陷。

举国哗然,一时所有人对此议论纷纷,或惊惧,或疑虑,安逸尘比寻常人更了解驻军布防的,更觉不可思议。东北军少说十数万,便是作战一番,也绝无可能一日之间便陷落了,简直天方夜谭!


>>>>>不是车!!!避让敏感词!!!_(:зゝ∠)_


安逸尘自战火中打滚了一圈,到底守得云开,他心知此番上台,再要下去是没那么容易了,且经此...

江城子【尘远】【四十八】

【四十八】万事俱备


周士琪一听,好悬没从榻上滚下来,“什么?我哥到了!进门了没有?快快,快把鞋给我刨出来,赶紧跑路!”

两人手忙脚乱了一通,只听门外传来一声重重的冷哼,“几天不见,你大哥是越发不受待见了,一脚还没踏进门便想着跑,是不是还巴不得我立马滚回金陵?”

来人二十几岁年纪,却面容冷峻,语气严厉,眉头拧得能夹死苍蝇,活生生像个老古板夫子,周士琪连他老子都不怵,唯独对这个大哥又敬又怕,忙不迭辩解道,“不!我可没这意思,弟弟心里高兴还来不及,哥,你怎么,这时候来了?”

他壮着胆子嘿嘿傻笑两声,周士琨也不买账,直接让手下把这混小子拿住,斥道,“我怎么来了?你闹出这样的事,...

江城子【尘远】【三十七】

【三十七】春嬉秘戏


“安逸尘?”

宁致远呆愣片刻,艰难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脑子还有些蒙,完全料不到会有这样的转折。

“是我,没事了,别怕,别怕。”

安逸尘松开手,轻柔地抚上他的额头温声安慰,宁致远急喘了几下,抿抿干涩的唇,猛然想起一事,慌忙将手中匕首丢开,紧拽着他的袖子。

“我弄伤你了,快别管我,先去治伤罢!”

他极为内疚,安逸尘不免又说了许多话来开解他,也不离去,直接让人送了药品来自个儿处理了,因他初初转醒气力不足,只受了些皮肉伤,将养十余日即可痊愈。

宁致远见他总是一声不吭,无法估量他的伤势,心中正急,安逸尘便讲起前事来分散他的注意。

却说那时他不见了宁致...

江城子【尘远】【二十六】

【二十六】上元灯会


先不论安逸尘日后将面临的狂蜂浪蝶,只说这一整日马不停蹄地应付下来,也就老奸巨猾的宁昊天可以在当中游刃有余地周旋。

待到过了午,来客不减反增,聚了满厅,安逸尘便不大耐烦,牵了宁致远进去内院,叫那些人不得跟随,又不好扭头就走,他们如何不知今日安逸尘是特意给宁家做脸来的,于是更加自认不露痕迹地奉承起了宁昊天。

宁致远正被闹得头昏脑涨,让他拉走也是称愿,但却一时挂心老父,把手往回略扯了扯,“你倒是会躲清闲,人家分明都是冲你来的,你也敢丟了我爹一人去对付他们。”

安逸尘挣了个耳根子清静,笑道,“你爹的本事可厉害着呢,你长这么大见他吃过几次亏?”

这一问正好问...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