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6.0

江洋:我什么都没干


苏星宇心不甘情不愿地从他身上下来,为免他们大摇大摆地从一间房出去吓坏吃瓜群众,他暂且勉为其难地施了个小法术回到自己房内。

江洋松了口气,拍拍有些呆滞的脸,认命地想,他最终还是被那个磨人的小妖精拿下了,祖师爷的棺材板应该压不住了吧?

唉,这年头,生意不景气,他一个专业素质过硬的捉妖师都沦落到给妖怪补习,祖师爷的棺材板早压不住了。现在,也就是爱上一只小狐狸而已,祖师爷说不定已经没脾气了。

江洋不是古板的人,何况这个时代,猫都不逮耗子了,一切皆有可能。

苏星宇更不在乎,典型的有了媳妇忘了娘,光忙活着黏他亲亲热热交流感情,完全忘了山上翘首以盼的...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5.0

 

方兰生望着前方阴气最重的院落,警觉地说,“大家小心,有古怪。”

夜空乌云遮蔽,阴煞冲天,好像方圆百里的鬼魂都聚在那儿开party,女鬼姐姐们大晚上的不跑业务,弄什么集会,搞邪教吗?

只有两位捉妖师心里门儿清,肯定是有啥吊炸天的装备让这些小鬼眼红得跟磕了药似的。

方兰生扔了个手榴弹,哦不,扔了一张镇魂咒进去,让聚众吸毒的鬼们都暂时冷静一下。

梦小言作为硕果仅存的正常人,虽然看不到满院子群魔乱舞,但直觉阴森森的,看他们都有要进去的意思,弱弱地申诉,“师父,我们就待在这儿不行么?”

“不行。”

江洋无情地拒绝了她,拎小鸡一样揪着她的领子把人提溜走了,哼哼哧哧到院子里,扶了...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4.0

 ~老朋友上线~


“苏星宇!”

横国某个古装片场上空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呼唤,惊起一窝鸟雀。

场记从江洋身边路过,掏了掏耳朵,同情地拍拍他的肩。

“江哥!别找了,你家小孩儿肯定又追星去了。”

江洋烦躁地薅了一把头发,追星追星,一个两个都这毛病,真是惯得他们!

他从前带过一个徒弟,现在已经是手下正式的剪辑师了,追星追得那叫一个花痴,剪片子时口水都要流到键盘上,气得他恨不得反手就是一巴掌。

苏星宇更好,带来剧组原本是为了给他开开眼界,好嘛人家根本不需要带了,自个儿就混得风生水起,巴不得长到人家小明星屁股后面,见天儿往外跑。

你塌麻怎么不直接给人当保姆去呢!

苏星宇还真...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3.0

江洋发誓,他有生之年从未加过这么久的油,好像身体被掏空。

总算座架开足了马力,把人也带的精神振奋,正准备兜出去浪一圈,就差苏星宇了。

他坐在烧包拉风的保时捷中等了小十分钟,方圆百米内行人的注目礼都快将他盯出个洞,苏星宇却始终没有出现。

什么意思?

我被抛弃了?

江洋有点方,难道他拿的剧本不是领着男主角开车兜风鲜花美酒策马奔腾相爱相杀日久生情五十度X?

老子信了你的邪。

他就算没有这些花花肠子,也不信苏星宇不告而别了,他和他最后倔强硬是停在原地等到太阳落山。

在目送走第二百五十个杵在车前拍照的路人之后,江洋生无可恋地想,还有比他二百五的二百五吗?

他只能默默祈祷苏星宇不要在别人...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 2.0

 #你果然是这样的江叔叔!#


顶着一张厚了几百年的老脸,这时候的江洋也觉得有些尴尬。

身为老光棍儿,又是走清心寡欲挂的,他可真心没多少陪人睡觉的经验。

苏星宇更不用说了,放养长大,能知道床长什么样很不容易了好吗?

从小就没享受过跟爸比一起睡的待遇,还经常要被弄个结界圈起来,方便他们制造不可描述的画面。

所以他还是个宝宝,他真的啥都不懂。

虽然光看年龄,苏星宇在妖界属于奶娃,但根据智商,他绝对可以算是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上进青年。

不就借个宿吗?荒山野岭的,也没别家了,他是个自律的狐狸精,又不会像传说中那样吸人精气。

而且主要是他认为这个大叔看起来心肠不错,同床共枕应...

论捉妖师的自我修养 1.0

江洋是个捉妖师,一个和蔼可亲的捉妖师。

听到这个评价,那些年在他刀下扑街的妖怪们不禁发出了玉石俱焚般的笑声。

要知道,时间倒推五百年,他们听了他的名号那叫一个闻风丧胆,纷纷骂娘,绝没有妖敢昧着良心夸他一句和蔼可亲。

但是现在不同了,时代变了,尤其是世上放眼望去都找不到一只两百岁以上并且牛逼哄哄的老妖怪,当然这锅江洋不背,他可是个有原则的捉妖师,从不草菅妖命。

毕竟这天下注定人族大兴,大小妖怪被各种挤占生存空间,最后进化得越来越弱小,甚至越来越玻璃心也是正常的,

俗话说,捉妖师不捉妖,活得还不如一条咸鱼。

江洋身体里流传着捉妖世家神秘的血脉,漫长的生命可不是用来浪费的,哪怕世道变...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