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有猫阶级

【瀚溪番外】

wuli甜食控何总又来惹~这次他爱上了另一件事

抽风之作_(:зゝ∠)_


何瀚,一个霸道总裁。

这是君鼎全体员工以及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眼里的他。

何瀚,一个完美情人。

这是已婚人士前总裁助理简溪眼里的他。

何瀚,一个铲屎官。

这是何太太养的猫眼里の他。


潘潘是只挪威森林猫,身高腿长,肤白貌美,引无数母猫竞折腰。

监护人简溪先生每天都会用一种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它,仿佛在说。

这小伙子长得真帅,不愧是我儿子。

潘潘高贵冷艳地扬着尾巴想,朕也这么觉得。

而何瀚,在这个家里排行老三,地位稳固,谁也撼动不了!

傲立于三口之家顶端...

热度: 124 评论: 22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完结

70


当西蒙太太踏入她久违的小店时,简溪正把打好的奶油往何瀚脸上糊。

两只脸上都沾着白胡子,并且依然在不遗余力为对方进行涂墙大业的花猫对归来的主人升起了一丢丢的心虚。

身强力壮的保姆和厨子将她连同行李扛进来后,立马撸起袖子奔赴料理台展开救援。

简溪飞快地吐了吐舌头,拉着何瀚跑上楼换了身衣服,洗干净脸,这才下来。

西蒙太太见他们出双入对恨不得长在一起的模样,倒在躺椅里哼哼起来,“哎唷,我这把老骨头都要散了,也没人来关心一下,真可怜啊……”

简溪殷勤地扑过去给她捶腿,仰起脑袋露出一个乖巧的笑脸,肉拳快速又轻盈地拍打在腿上。

“太太,我这不就来关心你了吗,你看我多乖啊。...

热度: 131 评论: 35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9

69


何瀚拉上玻璃窗,那些随风而至的冻人颗粒打在透明的晶体上,前赴后继,砌出一面玲珑冰镜,而不像是落在脸颊,转瞬即逝,朝生暮死。

他伸出手指点在窗上,冰冰凉凉的触感,指尖逃逸的几缕温热氤氲了浅浅水汽。

身后忽然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拥住,霎时驱散了悄无声息渗透的寒意,何瀚垂手,在窗面划下一道水痕,颈边随后就印上了软软的东西。

“我都知道。”

落寞的声音掉落在耳畔,他惊了一瞬,整颗心都揪起来,隐隐地担忧,又期待着什么。

简溪扳过他的肩,双手捧着脸,热乎乎的掌心烘着他微凉的面颊,却低垂着眼,不敢直视他。

“我知道,你尝不出味道了。”

并不是最期待最害怕的宣判,何瀚心中经过...

热度: 64 评论: 5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8

68


他在想什么呢?

大概像是听见河道中飘扬的歌声时就升腾起的喜悦,延续到重逢那一刻,带着缺憾的快乐。

甜品不再拥有专属于它的甜美,何瀚却依然如获至宝。

他曾陷在绝望中,曾以为自己已经失去了热爱的资格,没有爱情,没有味觉,他爱的人抛弃了他,他恨的人放弃了他。

没有味觉的继承人,被放弃是理所当然的,如果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他也许会后悔,后悔不该盛怒之下给他一个耳光,罚他在寒凉夜雨里跪上整夜。

但是废了一个不听话的儿子算什么,他该庆幸自己有两个儿子,无论他是否愿意费心再去调教一个出色的继承人,这一却终究无法挽回了。

何瀚可以不在意这些,甚至毫不留恋总裁...

热度: 62 评论: 9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7~

67~


简溪陷在暖和的怀抱里,浅浅的指甲在背后勾来勾去,下颌的软肉抵在肩头,双唇挤得微微嘟起。

他挪了挪脑袋,顶着乱蓬蓬的毛发一倒,立刻注意到了那只透红的耳朵,眨了几下瞪得圆圆的眼,忽然双手紧紧搂住何瀚的脖子,凑近耳边。

“你在玩角色扮演吗,あなた(亲爱的)?”

何瀚能感到热热的舌尖划过皮肤,左耳似乎烧得更厉害了,好像不懂简溪在说什么,说话了么?他只听见了喵喵喵的,仿佛乖巧的小猫咪伏在肩上撒娇,整颗心都要融化了。

他张口咬向后颈,小心地叼起一团,平滑的齿尖仔细地碾下两道痕迹,不疼,酸酸的,简溪忍不住缩起脖子,何瀚又贴着他耳后蹭来蹭去,嗓音性感得不得了。

“嗯,おかえ...

热度: 47 评论: 6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7

67


年岁久远,亚历山大有些记不清少年时代的这个故事,但始终未曾忘却它留下的教训。

心理疾病不是依靠理论的优势就能被战胜,人是最复杂的生物,人的情感,再精密的计算都无法定论。

好比西蒙先生被进行遗忘疗法已经过去了一整年,心理状态趋于稳定,他的生活温和平静波澜不惊,甚至重新爱上了西蒙太太,爱上那个会说中文会煮中餐温柔和善的女人,爱上这样一种假象。

但是结果,自然是假象被撕下了,美梦破碎了,选择遗忘的往事逃出了潘多拉的魔盒,西蒙先生最终等不到希望降临。

亚历山大领教过简溪对何瀚的感情,都是失恋,简溪却比他还更惨些,糊里糊涂被设计驱逐,要不是遇到西蒙太太,大概只能算着日子等...

热度: 50 评论: 4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6

66


坠入爱河,简溪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用坠入,就像你好好地在路上走着,结果忽然被撞了一下腰,扑通掉进河里。

大概正因为这样突如其来,神出鬼没,才叫人无法防备。

但是它却会让你莫名其妙地享受坠入的时刻,甘愿体会那种将整颗心无所依托地悬在空中,而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浪潮席卷淹没的那一刻。

每个人都在毫无征兆地闯入彼此的生命,那个让你坠入爱河的人,他自己也逃脱不了这种命运。

爱情就降临在那一瞬间,就在何瀚拥着他坠入叹息桥下的那一瞬间,那份朦胧的好感像是StreamHeart霎时迸发的酱心,蓦然升华。

在品尝Stream Heart之前,简溪想,要是它真的能让人回忆起什么美好,...

热度: 45 评论: 4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5

65


何瀚的酒量并没有退步,他不是喝醉了,只是人有些不清醒。

比如,他分不清眼前的一切是梦境还是现实。

他的梦总是荒诞而无稽,光怪陆离,唯有简溪是永恒不变的主角,但他却不想连梦里都无法争取到完美的结局。

在被第二天朝阳的微光捏着眼球醒过来时,何瀚以为泡沫破碎的时刻又要来了,就像过去每个恋恋不舍的清晨。

但现实很快给了他一个温柔的早安吻,他的怀里仍搂着年轻鲜活的躯体,窝在窄小的床上交叠,肢体纠缠。

他无法形容肌肤贴合的美妙感触,那是在梦里体会不到的,再旖旎的梦都比不过简溪足以震颤每一寸血肉的心跳。

何瀚昨晚是选择睡觉的,但现在这显然不是正常睡觉之后的模样,所以带着醉...

热度: 63 评论: 17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4

64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在威尼斯的水里冻成狗。简溪披着何瀚事先脱下来放在船上的风衣哆哆嗦嗦地想,他果然是有预谋的作案。

两只落汤鸡回到店里时夕阳正在没入海面,眼前灰蒙蒙的,零星的灯光在沿岸的房屋中零星点亮。

何瀚没有要走的意思,简溪也没有要撵他走的意思,要不是心太软,他就让这个闷骚直接游回来了。

虽然距离他们初次见面只有一个月,也可以说是三十二天九个小时四十五分钟,用这段时间确定一段感情,或许很仓促,但是,你决定了和他在一起,只需要一天,一分,一秒,甚至一眼就足够。

说不清,道不明,只在看见他的时候,好像有人抱着你的心高高抛起,落在云端,被软软甜甜绵绵柔...

热度: 60 评论: 9

<爱吃甜食的总裁>【瀚溪】63

63

 

简溪下意识地捂住酒窝,这个男人的指尖好像带着强劲的电流,爆出火花直击心脏,他瞪着眼,感觉自己受到了非礼。

“太太,这个人想泡我。”他微微噘起嘴,委屈,又笃定地向西蒙太太告状。

路易斯先生笑而不语,显然也认为何瀚的举动有些亲昵,即使这是意大利,即使那是男孩子,但没准真对他有意思呢?

西蒙太太再次盯着何瀚看了会儿,睿智的目光中逐渐露出一丝了然,于是笑着说,“小捣蛋鬼,你的第二十五个追求者可就要来了。”

简溪更加不开心,他和西蒙太太打赌今年二十五岁生日之前没有第二十五个追求者,赌注是一年份的冰淇淋,现在看来十有八九泡汤了。

都怪他!气鼓鼓地斜了一眼何瀚,低着头回到柜...

热度: 68 评论: 17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