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投桃》

又名少年越苏的烦恼,越苏初试xx情等

避开节假日高峰出行_(:зゝ∠)_

来不及多说了,快上车!!!


“屠苏。”

“师兄!”

陵越风尘仆仆地进门,手捧书卷的少年立即起身,常年冷淡的面容难掩喜色,好似暖阳融了昆仑山的冰雪化作潺潺流水,清冽而鲜活。

屠苏上前接过他手中的包袱,轻轻掂了掂,随即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期待地发掘着师兄为他带回来的小玩意儿。

陵越每当听见弟子们议论屠苏性子孤僻,不会笑云云,他都会站出来义正言辞地反驳,屠苏哪里不会笑了?接着便罚嚼舌根子的人互相对着笑一个时辰。

身为大师兄,听见有人非议同门自然要主持公道,小惩大诫,他行事光明磊落,无人不服,...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