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须尽欢【隐凡】

今夜我为隐凡站台!


大家月饼节快乐(*^▽^*)

标签:隐凡霆峰
热度: 313 评论: 26

渡魔[隐凡]

【不定期番外】

喜闻乐见小树林⁄(⁄ ⁄•⁄ω⁄•⁄ ⁄)⁄


这日张小凡与曾书书入了空桑山查探,直至夜半三更依然没有寻到线索,反而碰巧遇见了曾书书那讨厌鬼表兄李洵正在被一群蝙蝠围攻。

好歹是血脉亲人,不可能见死不救,二人便聚精会神地对付起了黑压压的蝠群。

曾书书虽祭出了法宝,但寡不敌众,张小凡原在为他掠阵,难免忽略自身,不想乌云浓雾般的蝠群中隐着一只庞然大物,一爪挟住他的肩腾空而起,颓势渐露。

丛林深处倏地打出一道幽幽碧光,击散黑雾。蝠群一乱,便给了他们可乘之机,曾书书忙借机救人。

张小凡那时只觉双肩一松,整个人朝地上摔去,烧火棍脱手掉在另一边,...

热度: 351 评论: 49

渡魔[隐凡]

前情>【上】 【中】<

【下】


张小凡劈了两段柴火,抬眼见田灵儿挎着个篮子蹦蹦跳跳地进门,不自觉眉开眼笑,唤了一声。

“师姐。”

田灵儿一瞧是他,也笑嘻嘻地快步走过来,献宝似的举起篮子问,“小凡,看我摘的桃花好看吗?”

他点点头,真心实意地赞道:“嗯!师姐摘了好多,可以做好多桃花酥了。”

田灵儿鼓起脸,恨恨地戳着他的脑袋,“你啊!真是牛嚼牡丹。”

不过很快转怒为喜,憧憬道:“但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哎呀,我的馋虫都被你勾起来了!给,快去做。”

张小凡接过篮子,原本惴惴的内心顿时明媚,欢欢喜喜进了厨房。田灵儿就在一旁晃悠,因他手脚麻利,烹调又是拿手好戏,灶台...

热度: 468 评论: 63

渡魔[隐凡]

【中】

大家快上车!全员一卡通!


七夕快乐,玛莎拉蒂


他感到动静,眉心轻蹙,似是梦呓,丁隐坐在身边,摸着他的柔软发际,温和一笑,垂首凑在唇边细听。

“师姐……”

丁隐立时脸色一沉,笑意尽敛,眸中腾起暗暗赤红幽光,冷峻面容掠过一道狰狞,回忆起初次遇见他的场面来。

那时偶然路过大竹峰,远远的,便能看到一抹白影竖在翠竹间,深深凝望着另一处,才貌仙郎,绰约娇娘,天作之合两心相悦,自不见为情所苦痴情郎。

世上痴人不多不少,眼前这个,为了心上人与情郎幽会,宁愿守在一旁,油沥火煎。

张小凡不甘,师姐从小喜欢齐昊,他也从小喜欢师姐,可这又怎样?师姐对自己,从来没有那种心思,若是有,...

热度: 349 评论: 44

渡魔[隐凡]

【上】


“灵儿!”

正轻手轻脚欲溜出门往通天峰去的田灵儿脚下一顿,耷拉着脸回过身,垂首侍立。

“爹。”

田不易问:“你偷偷摸摸干什么呢!”

她眼珠一转,飞快抬头讨好地笑道,“我去找师弟练功啊。”

田不易了然地点点头,随手一掐日子,忽地变了脸色,“今日不许去!”

“为什么呀?”田灵儿委屈地瘪着嘴,他正要教训两句,身后传来一声轻斥,“不易!”

苏茹上前来瞪了他一眼,转脸对女儿笑道:“别理你爹,你往别处练去,咱们正找小凡有事。”

田灵儿一喜,乖乖应了,粉衫轻扬地翩跹而去。

见她走远,苏茹才轻轻一叹,嗔道:“你看你,若不是我来,这事儿可就给你捅出来了。”

田不易甩袖,哼道,“...

热度: 512 评论: 69

《同归》[隐凡/ABO]

【番外】

吃我一记大肉粽!(๑•̀ㅂ•́)و✧


世人皆传,鬼厉心狠手毒,行事狠辣,但凡出手非死即伤,无人不知其残暴,无人不知其冷血。

世人偏只会传,却连鬼厉究竟是圆是方都不得而知,无数自诩正道的义士将他的声威捧得甚嚣尘上,也不过是欲拿他作扬名的踏脚石,到头来误了自身性命,只得算咎由自取,技不如人了。

那侥幸逃得性命的,自然怀恨在心,越发把他形容得青面獠牙,三头六臂,恨不能生啖人肉,渴饮鲜血。弄得人人畏惧,每常借了他的名号来吓唬顽皮的孩童,渐也能止小儿夜啼,倒因此在人间颇有凶名,被那人云亦云的谣传塑造得危险而神秘。

就连田埂边上的放牛娃都听过家里老子娘念叨鬼厉如何如...

热度: 339 评论: 46

《同归》[隐凡/ABO]

·完结


丁隐注视着逼向自己的剑锋,不合时宜地出了神,想起那两个口口声声说爱他、在乎他的女人。

一个,终究是敌不过天下苍生,若不能成为她心目中匡扶正道的侠义之士,她便会毫不犹豫地背叛他,刺向他。

而另一个,无心无情,自私凉薄,她臆想的那所谓和睦团圆,在丁隐看来简直可笑之极,父母俱在,儿孙满地,前尘恩怨一笔勾销,端的美满。

只可惜,即使是虚妄的世外桃源中,也不曾留给自己无辜枉死的父母一席之地。

一应妖魔,仿佛只有改邪归正才能大彻大悟,终得解脱,岂知有多少人硬生被那正道逼得反身向魔,若是到头来唯有重回正道,这癫狂半生,又究竟为何?

丁隐之道,为本心,无谓...

热度: 375 评论: 76

《同归》[隐凡/ABO]

·拾捌


众皆哗然,任谁也想不到,德高望重的天音寺普泓大师,居然会向一个身负偷师嫌疑的青云门叛徒下跪。

道玄真人震惊无比,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苍松道人沉思一瞬,顿时有了计较,心知大约是草庙村事发,着实不愿放过这个打压天音寺的大好时机,便假惺惺道,“这是怎么说的,区区竖子何德何能,住持真是折煞他了。”

在场诸人且无心理会他的话,都只盯紧了普泓,张小凡心情复杂,他知道眼前的人是与他有半师之谊的普智同门,当年普智传他功法,他是打定了主意不外传的,哪怕今日生死之间,他不过想着黄泉相见也算对得起普智了,但普泓这一跪,又是为了什么?想让他保密么?可笑,落到这个地步,说出了真相还有几人...

热度: 225 评论: 58

《同归》[隐凡/ABO]

·拾柒


赤魂石。

苍松道人只要想起这三个字,就会克制不住日渐膨胀的野心,然赤魂石真正名震天下之时,青云门尚未崛起,凭着上古传说,及血魔丁隐的所作所为,即使两千多年过去,它的吸引力仍旧不下当世神兵。

丁大力,若丁大力身怀赤魂石,若他能得到赤魂石……道玄真人,诛仙剑阵,不知比起赤魂石又如何!

依苍松道人的性子,宁可错杀,不可错放!他心里早预备了千般诡计对付丁隐,不多时便雷厉风行地向掌门禀报了此事。

道玄真人乍听赤魂石现世,亦是惊骇得无以复加,只是转而想起他的性情,又觉不能听他们的一面之词。

“师弟,虽有人证,到底不足,须知眼见方为实。”

苍松道人心下不屑,两个人证都...

热度: 254 评论: 66

《同归》[隐凡/ABO]

 ·拾陆


丁隐此次出行找了个正当借口,只需表白一番潜心钻研道法的决心,田不易再没不应的,自然大方放人,师父发声了,旁人亦无二话。

张小凡猜测他至多五日便能回来,也无法安生坐着,每日一早定要在山门徘徊半晌,弟子来来往往,偶尔有些异样的眼光看他,向来敏感的他都无从顾及,只一门心思充当望夫石。

田灵儿练剑回来,见他还守在那儿,不解又不忍,便上前道,“小凡,别看了,咱们回去吧。”

见他未曾答应,好似长在了原处,不免泄气,“你怎的如此固执,小师弟又不是不回来了。”

张小凡悠悠叹道,“若是齐昊师兄出门,想必师姐当懂我了。”

田灵儿设身处地想了想,扭捏一阵,才说,“那...

热度: 223 评论: 53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