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3
©微风吹过夏天 | Powered by LOFTER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5



上海滩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给足李默群脸面,这场宴会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所以他并不吝展示自己的亲和力,表演一场盛大烟火,与民同乐。


陈深不大爱看这些花花绿绿的闪光,在或真或假鼓掌称赞的人群中显得不以为然。


无趣地移开目光,偏巧,对上斜刺里一道难以忽略的视线。


程霆没有躲避,坦率而深邃,那双眼,像是淬情抹毒的匕首,刺中他的心脏。


陈深几乎要忘了,这种刻骨铭心的滋味。


仿佛一个眼神,一个笑容,依...

热度: 110 评论: 8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4



毕忠良暂时还动不了徐碧城。


一个正经纳了投名状的,投奔光明的前国党人士。


这大棒下去,就怕那些同样出身的兔死狐悲,生出别的心思来。


所以,他得有个详细计划。


陈深只好照常去米高梅出任务。


侍者按惯例为他开一瓶格瓦斯,邻座的椅子,总是空得不长。


李小男今天穿了一身香槟色旗袍,松松挽着同色披肩,上臂纤白丰盈,笼在温暖色调里,润着琥...

热度: 96 评论: 4

寂寞深庭

霆深

年下



03


陈深今天难得没有迟到。


太阳依然是从东边出来的,扁头打着哈欠,走廊里碰见他,立马昂首挺胸,热情招呼。


“头儿!”


然后美滋滋捧着钞票去给他买早点。


陈深走到会议室门口,身后传来娇声呼唤。


“陈队长。”


标准的上海甜姐儿,柳美娜脸颊透出薄红,身段玲珑,踩着小细跟哒哒近前。


“你好长时间没在处里和我们一起吃饭啦,这下抓到你,可跑不了了。”


陈深微笑着,食指抵唇摆了副悄声的架...

热度: 103 评论: 14

寂寞深庭

年下



02



毕忠良挑的房子地段好,独院独户,就算是夫妻两个,住着也极合适的。


夜里十点,街面上便没什么行人。


“地方简陋了些,跟花园洋房不能比。”陈深下车,去后箱提出行李,“砰”地扣上车盖,“好在离极司菲尔路近,肯定不会迟到。”


程霆从他手中接过皮箱,徐碧城拢拢肩上卷发,笑问:“老师的家也在附近?”


他只轻描淡写一句,“我不住福煦路。”


单身汉的住处,不必打听那么清楚。


徐碧城也没有非要知道,互相道了别,两人目不斜视地进屋。...


热度: 141 评论: 17

寂寞深庭

年下

我为舒克霆站街!


01



“陈深?”


刘兰芝搭着楼梯扶手,一双眼朝上盼了又盼。


“再不下来,忠良就把车开走啦。”


地面终是传来不徐不疾的踢踏声,显出主人随性,西服剪裁合体贴在身上,一双手却悠然塞进裤兜。


“嫂子,你说哪有临出发叫人现换衣裳的?”眉峰微拢,半是抱怨半是玩笑。


“你知道他那人好面子,要不是李主任张罗着为两位新官接风,谁还当回事了。”


刘兰芝一面替他整了衣领,方觉得满意,两人一道往外。


陈深作恍然状,十分上道地为她拉开前座...

热度: 185 评论: 18

前尘应念

cp: 元凌x韩云溪 (古剑+醉玲珑)

*私设多如狗*


【完结】


从睁眼那刻,韩云溪就慢慢发觉了所有人不同寻常之处,让他在显得理所当然的事实中格格不入。

不是没有怀疑,但他认为,应该不会是大家联合起来做戏,他实在想不出怎样的好处能够打动这么些个人联起手来对付他。

韩云溪保留了三分不解,一分警惕,他笃信的记忆岌岌可危,却又不欲轻易否定自己,两边都不能充分信任的前提下,唯有凭着本心。再高明的骗局也不会全无漏洞,假若是一场幻梦,他可以洒脱畅快地喜欢元凌,倒也不错,至少,他是幸福的。

楚蝉的只言片语很容易推断出她眼中两人感情如何。

韩云溪不知道自己有一天是不是...

热度: 124 评论: 52

前尘应念

 cp: 元凌x韩云溪 (古剑+醉玲珑)

*私设多如狗*


【贰拾陆】


韩云溪脚下踏空,沿长阶滚落,登时头昏眼花,撞得晕过去。

元凌霎时手足僵冷,顾不上旁人如何,倏地奔到身边,众人不免惶然,魏王虽心中不满,也只得出言抚慰,勉强圆场。

元湛倒想上前瞧瞧,可他有什么底气?好歹在许多人眼皮下,他还是自矜颜面的,没敢过于外露情绪。

何况对韩云溪本不算真心,更多是得不到的扭曲欲望,至于往常怜香惜玉的性子亦让他接二连三抗拒消磨了,及至此刻,方能彻底安坐展现出恰到好处的担忧。

大约是元湛笃定他再没有力量反抗,清高冷傲的人格也将随自己践踏,对于囊中之物,便都少...

热度: 102 评论: 25

前尘应念

 cp: 元凌x韩云溪 (古剑+醉玲珑)

*私设多如狗*


【贰拾伍】


一场风波看似消弭,他们不闹腾,魏王自然没有精力理会,忙着为科考弊案收尾,料理一干人等,明旨安抚了读书人,才算了结。

适逢春耕,他有心去晦气,便安排礼部预备祭天,祈祷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又命女娲氏主祭。

往年不过由一些供奉的巫祝相帮,到底不比女娲氏名正言顺,魏王正要彰显皇威,自认天命所归,因此韩云溪是抛不开了。

好在他本就是照着巫祝培养,各项礼节极为熟稔,倒也不怕。

待到吉时,魏王领诸子肃容跪坐,当中十二皇子太小,定不下心,遂不曾过来,五皇子一向体弱,整天折腾下去估计半条命都没...

热度: 68 评论: 13

前尘应念

  cp: 元凌x韩云溪 (古剑+醉玲珑)

*私设多如狗*

【贰拾肆】

元凌一大早来府上要人,显见着有所倚仗,元湛甚至来不及编织理由搪塞,眼睁睁看他带走湖光,只觉颜面尽失。

他自然谈不上多喜欢,不过聊作消遣,正因如此,再没有为个玩物亲兄弟反目成仇的。

这里烦闷着,门房忽然慌慌张张来报,说是韩云溪亲自将湖光送了回来。

他们瞧这架势多半是人家原配找麻烦了,遂无人敢撩虎须。

元湛腾地起身,叫人看了以为多在乎湖光似的,定了定神,面色如常地吩咐心腹下人安置湖光,请韩云溪花园叙话。

韩云溪既不曾撂下人就走,他又岂会放过这个机会?无论有什么说法,他都顾...

前尘应念

cp: 元凌x韩云溪 (古剑+醉玲珑)

*私设多如狗*


【贰拾叁】


元湛并未见到湖光动作,也不知他误打误撞调换了卫嫣炮制的灵丹妙药,接过递到自己手上绘着御袍黄的茶盏,稀奇地瞧他一眼,倒不曾说破。

湖光一向最依从他喜好,甚少有这般擅做主张之时,奉了茶后也不则声,柔顺地垂首侍立,联想门外动静,不难猜出他的小心思。

元湛乐见他们为自己争风吃醋,他再宠湖光都翻不过天去,全然无法威胁卫嫣地位,她正是爱他,才处处针对,虽性子不好,却还能得几分偏疼,毕竟又好颜色又好家世,谁不捧着?

湖光原就是鹌鹑,更不敢与正室争锋,只不妨碍他心里拈酸,故意埋没卫嫣殷勤,一时意气,过后...

热度: 90 评论: 28

不怕寂寞 唯有玩乐